第1803章当面对质/青春的死胡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等待的过程是漫长的,虽然只是三天,但我还是担心,担心这个族长会跟副族长他们同流合污,但是我又相信他不会做出那样的事情,因为那时候我们见面,他的眼神,他的魄气告诉我,他是个非同凡响的人物,肯定不屑于做那种卑鄙无耻之事。

而这几天,果然也没什么人来找上官浩他们的麻烦,而且。上官云儿前辈的事情告一段落,我让他们不用再帮我们费尽心思去找了,不过细心的他俩,也看出了我和小雪的不对劲,想问问为什么,不过,我只是说了个大概,告诉了他们我认识了族长本人,但却没说小雪身世是那么凄惨的事情,毕竟,小雪现在还是那种状态,整个人陷入了那种浑浑噩噩的状态。看了我都十分的担心。

所以,这三天,我几乎是寸步不离她的身边。

直到三天后,族内高层人士,传唤我、上官浩、小贾、小雪等人去大堂里见他们,我就知道。肯定是族长替我们主持公道的事情要开始了,而这一刻,上官浩似乎期待了很久了,他看着我,咬了咬牙,我问他,怕不怕,他说,不怕,怕,就不是男人,而且。我背负着这样的血海深仇,如果他们不给我一个让我满意的公道,我是不会善罢甘休的!

这里是族内所有高层开会的地方,这里的建筑金碧辉煌,不得不说,能在世外桃源造出这样的建筑,确实是巧夺天工了,外面有着两圈鹅卵石铺成的路,据说那些族内高层清晨傍晚都可以在这里锻炼身体、傍晚乘凉什么的。而进入内部大堂的路上,还有着红地毯,看似很冠冕堂皇的样子,但上官浩他们却是带着淡淡的不屑,他们认为这都是压榨族内人士做苦工做成的,高层可是一点都没动手。

不过这些不是重点,重点是,我们进去的时候,周围一排排的阵仗整齐的族内潜能高手,似乎是在迎接着我们,浩子和小贾还有点紧张,小雪我没让她来,怕她的情绪太过于波动,再加上,今天我们来处理的只是浩子、小贾家人暴死的事件,并不是小雪身世的事件。所以她来也没用。

他俩有点怕,但我却对着他们微微点头,说,“没事,族内又没有枪阵,比外面安全多了,而且,有我在,你们还怕什么呢?”

上官浩似乎是想到了我还是个走火入魔的高手,在族内,可能就只有一两个人有这样的实力,就算是打不过,从容逃走却是不难的。

所以,这一刻,他们都露出了自信、不惧一切的眼神和表情,迈着稳重的步子,往里面走去。

一直到了大堂里面,里面被白炽灯给照的亮堂堂的。而此刻,在高位、侧位上的人也都就位了,我一眼就看到了在主位上的族长大人。

而剩下的,估计就是副族长一派系的人物了吧。不过我却不认识。

倒是有一个中年妇人模样的家伙,眼神直勾勾的盯着上官浩、小贾,眼珠子咕噜噜的转,她长得还可以,类似蛇精的那种长相,年龄也大了,姿色尚且不论,就她这样,我估计她就是那个什么上官雀吧,上官杰的老妈。

而这时候,在内堂里,被推出来了一个人,这人,正是被我打成那副逼样的上官杰,他的身上到处都是伤,没死就不错了,此刻只能坐在轮椅上,被一个侍者推着出来,模样极其凄惨,不过表情却十分的狰狞、恼怒。

进来以后,他就一眼瞪到了我,然后就冲着那个蛇精女怒道,“妈,就是他,就是他杀了那么多的人,就是他在血池之中,把所有神血都给吸食完毕。就是他把我打成这样,险些要了我的命,要不是黄叔速度快,我早就死了!!”

本来还安静的大堂内部,他一来,就吵吵闹闹的感觉了。族长都还没发话呢,他就在那咋咋呼呼的。

果然,他这么一说,那个蛇精女,也就是上官雀,立马眼睛憎恶的瞪着我,道,“你就是那个上官默?”

“还有你们几个,就是你们杀了那么多族内长老的儿孙们?你们可知道,这是大逆不道之罪,要被处于族内家法,直接乱棍打残、当众烧死!”

她气得七窍生烟。那张蛇精脸本来就惨白不好看,这会儿更难看了,她的巴掌,一拍案底,立马震的桌面上的东西碎裂了一地,显然,她的实力也还不错,照我估计,起码也得有巅峰大圆满,只是没到血魔,不过一介女流之辈能有这样的实力,实属不易。

她的话。说完以后,上官浩等人被她一下吓住了,毕竟这次我们来,他们以为是族长要给我们主持公道,但是,怎么一来就被她给下马威,还被这么吓唬?难道真要被家法处置?不过,我却没有被吓到,我扫了一眼族长的位置,他依旧轻描淡写的看着这一切,甚至,还淡淡的喝着茶,仿佛这里发生的事情,不关他的事情一般。

我立马明白了,族长,就是这样的,他在族内确实不如副族长一派的实力,而现在。副族长还没出关,那么,为首的就是副族长的女儿上官雀的势力一派了,所以,我们必须要靠自己的力量,起码得在这大庭广众这下,在这族内所有高层的面前,把这道理给说清楚来!

因为,在这里的,虽然还不是族内所有的高层都来了,但也来了许多,还有长老,甚至那天的大长老也在。

我立马,在这时候悄悄地上前一步,昂着头,挺直胸,直视着在高位之上,高高在上、目空一切的上官雀。

她也看到了我往前一步,眼睛都瞪圆了,刚想说什么,却被我直接打断,

我先是瞪着上官杰,冷冷的道,“败军之将。还敢在这里大放厥词,你也好意思说你是副族长一派,连我这个旁系中人都打不过,你还有脸活着?”

“另外,你说在血池之内,我大放异彩。打伤了你们,可是,如果不是你们先捣乱,甚至还在最后关头动了杀机,我又怎么会打伤你们?是不是你们自找的?这一点,大长老也在场。他可以作证!”

“还有,在上官古家门口前面,你带来的那个黄叔实力高强,并且,还有十几个你们副族长一派的嫡系年轻一辈潜能高手,围攻我们仅仅三人,换做是族内任何人,都会被这一小股势力完全歼灭,你可别告诉我,你派那么多人来,只是来跟我们玩过家家的?你,不是想杀了我们三个吗?而我,作为正当防卫,我杀了他们,又有什么不对的?难道非要我站在那里,让你斩杀在当场,这才算是公道,这才算是青龙族的族内公理?”

“你,你!”上官杰似乎说不过我,再加上他想继续说,却看到我可怕的眼神,硬生生的把自己的话语给憋了回去。

而我,继续往前跨了一步,平视着上官雀,我冷冷的道,

“至于你,身为他的母亲,身为副族长的女儿,好歹也是族内高层,不能管好自己的儿子,为族内众人以身作则,反而还在这里对我们这些卑微的旁系中人如此喝问威逼、恐吓威胁。如果说,我杀了副族长一派的嫡系年轻高手,就是犯了族内死罪,那么,您的儿子,如果他杀了我们,您是不是也会把他放到族内以家法治罪,在族内所有人面前,当众焚烧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