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06章副族长出关/青春的死胡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声音,豁然间出现,令所有的在场中人,不由得心底里一震。

本来,这族长今天借助我、上官浩的事件,把副族长的一派给打压了,并且,打算扶持自己的势力力量,他的这番大刀阔斧的改革,确实很给力,族内人也不敢说什么,毕竟他有理,他说了算,而且,他的拳头大。也没人敢说个不字,唯一敢说的上官雀,这时候也蔫了,连她的夫君都被关起来了,少了主心骨,她也没了主意,怕这个族长突然间暴走动手。那么在场中人,还真没人有把握能拦下他。所以,这一仗,本来是他赢了的。

但是,如此突如其来的突兀的声音,响彻了全场,就连族长本人。也微微侧目,看向了来人。

来人,与族长差不多的年龄,也是一副老态龙钟的模样,不过,他似乎更年轻一点,可是现在。他的脸上似乎容光焕发了许多,精神饱满的他,身上还穿着闭关之前的那一套衣服,衣服有点破烂,但是,却丝毫不影响他的那股威严气势。

“爹!!”

看到了来人来了,上官雀找到了主心骨,在这迫在眉睫的情况下,副族长上官凤出现了,这对在场的所有人来说,是不是又是一场别的变革呢。

上官雀过去,就要抱住自己的爹,而她爹,也是将她给搂在怀里,还问了句,“是谁欺负了我女儿,我不会放过他,不管是谁!!”

这声音很有力量,穿透了每一个人的心弦似的,但是,是个人都知道他是在故意说给族长听的。

而族长这时候,也笑了笑,不愧是族长,泰山崩于顶而纹丝不动,哪怕是副族长出关,来了,他也能淡定的住,看来,他今天是做好了一切的准备,打算应付所有人,所以才会露出这幅表情。

对上官雀的瞎说话,他懒得搭理,只是,这位副族长回来了,他多少也得问候句,想到这,他就立马对着上官凤拱了拱手,道,

“副族长,你出关了?这是好事,另外,你女儿。没人敢欺负她,她在族内就是一霸,这么多年都是如此,谁还敢欺负她?还有,你刚刚说,认为什么不妥?是认为我所做的这个改革不妥么?”

而副族长上官凤,他是接到了闭关外面守着的人的呼叫,才紧急出来的,本来他是可以多闭关一个月的,但是因为家族里出了点事,所以他不得不提前出关,而且,他是已经有所突破了,只是需要稳定一段时间,但是现在看来时间不等人,他只能提前出来了。

而听到族长的质问,上官凤微微一笑,点头道,“是!我是这么认为的。”

“哦?副族长有何高见,请说!”

族长在这大庭广众之下,并且。青龙族也算是有族法,有家规的,总不能有人反抗他,他就杀之,那青龙族早就灭亡了,也不用繁衍到今天,并且繁衍的这么强大。所以,哪怕他不高兴,也得在这里明面上笑呵呵跟人家说出道理来才行。

副族长点头道,“是这样,族长,我虽然在闭关,但是这段时间我家里的人总是来催我出关,并且也用纸张的方式把近期所发生的大事给我描述了一遍,我大概能理解这其中的原委。据说,近期不是出了一个叫上官默的绝世天才,他大杀四方,在血池大放异彩,甚至连我的外孙都给打的差点残了,我族中嫡系众子孙,也死伤无数,这人,他就是旁系的,没错吧?



“照族长所说,任用旁系中人,我听我家里的那个老黄和他交过手,他所使用的潜能,有点杂。不完全全是我们青龙族的潜能,也许也掺杂了其他的能量也说不定,还有,那位叫上官浩的叛逃出去的族内人士,如今回来了,他的潜能也不纯,所释放的青龙潜能,也是带有其他的杂质的。”

“族长,这就能看出事情的本质了,您看,这位叫上官默的天才,实力是很强,您不想打压旁系的人才,想要任用他们的心情。我可以理解,但是,您看到没有,在我族内,哪有嫡系的子孙,如此残暴,大杀四方。肆意屠杀族内中人,到这么恐怖的地步的?而且,在我族内,纯粹的血液纯度的浓度多少,才决定是否是嫡系成员,如果任用太多旁系中人,夹杂了其他的潜能。那么,我青龙族,以后还能称之为青龙族么?据说,这位上官浩所使出的青龙潜能里,是带着黑灰色属性的,如果以后这位被族长任用为族内高层,那我青龙族。还不如改名叫黑龙族好了,您说是不是?”

“族长,大范围改革,是好事,我知道,您也是为了族内的发展好,但是,大刀阔斧的改革,把我青龙族老祖宗的根本给改了,那青龙族,就不是青龙族了,不是么,所以,我认为族长您的此举。甚为不妥!”

这一番话,说的有理有据,吗的,连我都觉得有道理,看来,我还是不适合玩政-治,我都找不到反驳的理由了,族长本人更是,微微顿住,不过族长也不是省油的灯,他倒是说了句,

“但是不改革,如此停滞不前,也没什么意思啊。嫡系中人,尤其是副族长所带领的那一派系,总是欺压旁系百姓,实在是太纨绔了些,所以我才会任用旁系中人改革,以此来提升我青龙族的整体实力,这难道不对?”

副族长笑着,坐到了族长旁边,说,“您坐下,我没有说您不对,我的意思是说,您可以改革,但不能这么大刀阔斧。可以任用旁系中人,但不能替换的太多高层的位置,这样吧,我们合计一下,定个数,就64开,很公平了吧。4成,可以任用旁系中的优秀人才,并且有试用期,一旦不合格,就排除!”

对于这个说法,在场的所有高层们,都纷纷表示同意,而副族长,也是卖着笑脸的,给了族长面子,族长也不好说什么了,而今天,我和上官浩的目的差不多是达到了,至少他爹是有了应有的惩罚。就是是上官雀和副族长一家,确实难搞,还得从长计议。

看到大家都没有异议,如今都这样了,副族长也不计较我、上官浩的事情了,说明他妥协了,族长深深看了我一眼,没办法,这会议只能到此结束。

副族长就是厉害,没想到他一回来,就能起到这样关键性的作用,一下就力挽狂潮了,虽然他是保留了一部分的改革,不过也很牛逼了。

而且恩威并施。也不完全得罪族长,给足了他面子,族长也没法跟他硬碰硬的来,这就是族内的政-治吧,挺无奈的。

等到结束了以后,晚上我们回去的时候,这族长还来联系了下我和上官浩,他说,“本来这件事是板上钉钉的,但是谁知道这老家伙居然提前回来了,看他的气势,可能已经突破了血魔大圆满的实力,可能还真到了走火入魔,这样的话,虽然还不及我,但也算是很强大的实力了,并且,对付他们,只能慢慢来,不能直接逼迫的方式,你们说是不是?今天的事情,还满意么?”

对小贾来说,他说挺满意的,毕竟能把上官宏远送进牢房里十年,不过,上官浩却冷笑,说:“有上官雀、副族长打点,估计十年不到就出来了吧,这种暗地里的操作,谁知道他们会不会搞,我妈死了,我全家都死了,小贾的母亲,可都是死了的下场啊!!谁更惨一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