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13章许默要死了/青春的死胡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副族长愤怒的不行了,他们派系的人,严重的感受到了生命受到了威胁,说一定要把我给绳之以法,碍于众怒,族长怎么也没法保我,没办法,只能说暂时把我收押候审。

在这种情况下,我也没法反抗,就算我反抗,也是没有作用的,因为,族长本人,副族长本人。以及前任大长老,应该都是走火入魔的实力,而我也是,再不济,他们可以去顶峰请出青龙族以前的隐世高人,来镇压我,那我就真的没戏唱了,所以,我的实力仅仅只是入魔后期而已,还不到进化人,我还没有直接叫板一个族的资格!

所以,没辙,我只能跟他们走,虽然浩子跟我说,他要和我共进退,要和我一起杀出去,但是,我只是跟他说,“族长和我是一伙的,昨晚的事情他也是知道的,令牌都是他给我的,所以,他会救我出去的,放心吧,他还要靠我对付副族长一派呢。”

他这才同意让他们带我走,而我让他务必照顾好小雪,让她不要乱来,而我,肯定是可以照顾好我自己的,只要他们俩没事就行。

浩子、小贾都答应了我,而我,就要被带走的时候,突然之间,人群之外,有人嚷嚷着冲了进来。似乎要救我,而且还带着哭腔的。

我定睛一看,居然是上官雪,她不是去找上官飘了么,她就拼命的要杀到我的面前来,而她所使用的是正宗的青龙潜能,没人怀疑什么,但是,她实力也就仅限于此而已,没那么厉害,要不是我赶紧的出手,她还真的可能会被副族长他们给伤到了。

我呵斥住他们道,“她是我妹子,只是因为关心我而已,没别的罪名吧,放了她吧,我控制一下她的情绪,让我和她单独聊聊吧!”

他们虽然有点不爽,但也没辙,只能让我和她聊聊,族长也是首肯的,副族长不耐烦的摆手说道,那你去吧。

我过去的时候 ,看到小雪哭的不行,嚷嚷着一定要救我出去,我跟她说,“你放心,我可以自己逃出来的。没人能拦着我,放心吧,我可是你无敌的默哥,你忘了我的实力了?”

她看着我,点点头说,“上官飘,他,他死了!!”

这话一出,我直接愣住了,我怎么也想不到,她一大早去找上官飘,居然会是得到了他的死讯,他们父女俩,还没有得到dna的验证他们百分百是父女呢,就这么死了,他们俩,甚至还没有单独待过一个下午,一个晚上,一整天,就这么死了,难怪。她会伤心到这个地步。

她跟着我,一路心心念念,一路走来,多么的辛苦,就是为了找寻当年她的奶奶的音讯、下落以及当年的那些事情,还有奶奶的族人,自己的亲人亲戚。

可是,等知道真相她奶奶不是她的奶奶,而是她姑姑,真相有那么多的惨烈的状况的时候,她已经崩溃,而她好不容易再次接受了这样的事实,接受了这样的一个父亲,接受了自己可能是个野=种是事实,可是,最后,她这个可能是她父亲的人,居然死了。

我问了下她什么情况,她却说,“那个守着他的人说,似乎是因为见到了小雪的缘故。这几天精神状态有点反常,然后,就这么安乐死了。”

也就是说,他走的时候,脸上都带着安详,带着满足,似乎他虽然有点神志不清,智障,但是,能见到小雪这个女儿,就足够了。所以,他才会这么安详的走了。

但对小雪来说,是多么大的打击啊。

她都快崩溃了,所以才会来找我的。可是得到的却是我要被抓走的消息。她怎么可能不反抗,不救我。

最后,我没办法了,只能安慰了她一会儿,告诫浩子照顾好她,一定要照顾好她,否则的话。我不会放过他的。

浩子给我立了军令状,说是我帮他报仇的,我圆了他的梦,我当他是兄弟,所以,除非他死了,否则不会让小雪有任何闪失。

有了他这话。我就放心了,然后放心的走了。

我被副族长一派、大长老他们带走的时候,所有的旁系中人,都在那里看着我,望着我这个昔日的英雄,都希望给副族长一脉一个警钟,希望他们不要虐待我什么的。要查清楚事实真相,不要冤枉了好人。

很多人都在为我高声呼喊,我觉得,这青龙族的普通人,以及那些旁系中人,也都是很多好人,就好像朱雀家族一样。肯定也有不少是普通的好人,而真正的坏人,都是那些掌权的人物之中的某些败类,并不能一棒子打死所有人。

我猜想,就算我和青龙族,白虎族有着这样的仇怨,四神兽家族本来就是世仇,但是,我却不一定需要屠族,就好像那个蛮夷族,他们虽然也都是蛮夷,但我不需要把阿穷他们全部杀了,因为没那个必要,只要关押他们不让他们出来即可。

一路上。副族长一派,以及那些执-法部门的长老,让我老实点,让我不要做无谓的反抗,说是会一点点的调查我的,绝对不会冤枉好人,但是也绝对不会放过一个人坏人。还跟路上的行人保证了,一定会公事公办,找出凶手才是真的。

但我却觉得,这凶手,肯定此刻用 眼睛盯着我呢,就是不知道是谁,在整个一个青龙族。居然是这么阴险狡诈的一个地方,幸好我的实力够强,不然如果我早点来这里,直接就跟浩子一样被碾压的连公平两个字都喊不出来。

一路被押送到那里 以后,我惊愕的发现,昨晚上的那两个和我交接过的守卫,居然没死。还和我确认了下,说就是我闯进去的,而且,他们还瞎几把说话,说是我杀人的,我虽然否认,但是大长老他们说,“别忙着否认,他们会仔细调查的,我的否认是没有用的,同时他们说,不会冤枉一个好人。”

而他们也带我去了一趟那个牢笼那里,两个死人还在那里,并且,上官雀身上没有别的伤口,就只有脖子上的那个口子,就是我扣出来的,但是我记得当时我没把她弄死啊!莫非她是自杀?

我把我的想法说了出来,大长老他们摇头说,不对,验尸报告显示。这是因为脖颈上的那个血洞过大,流血过多而死,你说,“这血洞是你制造的,那么,你杀她的可能,不排除吧?”

吗的,这是把我往沟里带啊。

而且,他还说了,我杀他们俩的动机也有,就是为了浩子这个兄弟报仇,浩子很惨,妈死了,一家都死了。小贾的妈也死了,所以,我为他们 报仇,是很明显的动机。

搞得我十分的无语,我怒吼:“不是我杀的,是墙壁后面有人射了暗器,并且那个人很强。我去追,但是没追到,后来惊动了所有的守卫,我才逃出去的!”

可是他们检查了下,发现那个墙壁没有任何暗器穿透的现象发生,并且,我发现,那墙壁似乎是后来堆砌上去的新的,只不过是加了一些青苔在上面,搞得让人看起来像是旧的似的,但是我这么说,他们都 不信。

这下我脸色变了,这样的话,我的罪名真的坐实了啊,就算上官宏远被暗器射杀的事情,没法证明是我的死罪,那么,上官雀的脖子的血洞,是我弄的,我已经承认了,而且没法狡辩了啊,并且,她身上没有其他的伤痕和致命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