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49章尿裤子不敢来了么?/青春的死胡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所有的人,在这一刻,都惊讶的说不出话来,其实,在整个慕容家族现在的状况来说,像我这样的果断、凶狠、残忍的人,不在少数,只因为慕容通就是一个这样的人,上梁不正下梁歪,所以,很多族内有实力的年轻好手,都纷纷学习他的暴政,想要和他一样成为慕容家族里令人闻风丧胆的人物。

可是,像我这样,连续两场比赛就这样果断,直接斩杀对手,把对手和围观群众那些鄙夷的目光,直接打压下去,这样的果断,就基本上没有一个年轻人能做到。

而今天,慕容狂战和慕容通他们都来了。他们不是不认识慕容工这个年轻人,在他们看来,这个名将他可能是可以成为一个年轻的长老的,但是今天,却因为他的轻敌而直接一命呜呼。

看到这一幕的时候,他们虽然心底里有点惋惜,但是。却忍不住赞叹我。

慕容通这家伙,他扫了一眼我身上的号牌,虽然确定了我是慕容狂战那边的人,是左派的人,但是,他依然站起来,为我欢呼了句,

“小子,你很不错,我看好你!”

随即,他又转过头,对着慕容狂战微微笑道,“狂战老弟,今年,你又多了一员虎将啊,这小子,有我当年的气概!”

慕容狂战其实对我这人一点印象都没有,听了他的话,只是哼了一声,然后微微眯起眼睛盯着我的方向,同时在旁边。对他的一个心腹低声语了几句,似乎是交代他查一下我似的。

……

此刻,裁判宣布,慕容许获胜。

周围的人,也不知道是什么心态,居然不少人为我欢呼,看来,这个慕容家族现在确实比青龙族疯狂的多,青龙族好歹上下团结一致,只有族内派系之争,老百姓起码都是善良的。可是,在这慕容家族里,许多老百姓的血液都是肮脏的,心理都是仇恨的。

我稳步下台以后,慕容礼,礼叔已经不知道怎么说我了,只是拍拍我的肩膀,低声在我耳边说了句,“你小子的实力,尚且不止这些吧,你到底是什么人呢?我听说,你似乎是从封印之外来的,但你又为什么会使用朱雀潜能?莫非……?”

我低声咳嗽了句,同时说道,“这种事儿你知道就行,宣扬出去,你也会死的难看吧?”

我走下擂台,一路到了我那边的休息区的时候。几乎所有人,都望着我的方向,而我,却没有一点害怕的意思,而是直接直勾勾的盯着他们,用我的充满杀意的眼神,同样回敬给他们,顿时,不少人被我的血红色的眼神所慑服,不敢再与我对视。

但却还有一个家伙,他十分的恼怒,从他的眼神里,我看到了不死不休。

他冲了上来,在离我几米远的地方,停住,他那急促的声音,跟我刚刚听到的那个声音一样。

“我让你住手,你他吗的没听到是不是?小工已经不是你的对手,你为何非要下杀手?”

慕容礼身为我的“监护人”似乎还想为我说几句话,但是这家伙不理,这人的实力应该也不弱。似乎也是名将榜上的高手之一,对他的责任,我只是淡淡的不屑一笑,冲着台上的那个尸体摇头道,

“他先动杀机要杀我,我怎么就不能杀他了?”

“你!!”

这人怒的不行,就要出手。可是,却有个长老路过这里,低声喝道,“要打,可以到台面上去打,在这附近不可斗殴!”

然后这家伙眼圈红了,点点头道,“行,慕容许,你敢不敢应战,下午你和我,死战!”

我呵呵一笑道,“有何不敢?”

而慕容礼,在这时候。赶紧想要捂住我的嘴巴,却已经迟了,我已经说出口了。

然后,他挽首叹息,这一幕落到了这家伙的眼里,他冷笑一声,反悔已经来不及,要投降,在擂台上跪下给我磕头,并且到小工的坟前跪三天三夜,否则,只要你还在族内,我就见你一次,打你一次。打到你活不下去了为止!

他走了以后,许多人,对着我议论纷纷,许多在这时候才知道有我这么一号人物,而慕容礼则是叹气问我,“你干什么要接受?你不知道他是谁么?”

我说:“不知道,怎么了。管他是谁,我迟早也要打上名将榜的!他也是名将榜的吧,排名第几?”

慕容礼点头道,“是,排名第五,但他的身份,却是二长老慕容云的孙子。你们之间死斗,只能他杀了你,否则,以慕容云护短的性格,你就是得罪了二长老,你还有命在么,哪怕有大长老慕容狂战保住你。也得看慕容通的意思!你知道,二长老慕容云和慕容通是一条阵线的!”

听了他这么说,我越发的来了兴趣,我的嘴角微微扬起笑意,我说,“既然这样的话,我就非要杀死他不可了。这不是越发的可以早点靠近慕容通么?”

他翻了白眼,骂道,“疯了,真是疯了,我知道你要报仇,但这族内有几个人不想找慕容通报仇,他杀了那么多人,随便拉一个都是他的仇人!但有谁敢动手的?你就算是报仇,也不用这么快吧,你实力能有多强?”

我没管他,而是拉着小雪的手,往回走,我说,“很强很强。强到你都觉得不可思议的地步。”

这一战,彻底的打响了我的名声,也让人很期待下午的一战,我和那个家伙的一战。

至于那个家伙,族内我也有耳闻了,二长老慕容云的孙子,慕容强工。听了这名字。我当时没忍住笑了出来,小雪比较呆萌不太懂,我就觉着,搞笑,这这慕容工是他的‘女人’吧,他叫慕容强工,难怪会对慕容工一往情深,看来,在这朱雀族内,同性之间的恋爱也是合法的啊。

反正慕容礼的意思是,让我罢战,或者说,让我直接现在就去找慕容云长老,去求情。去抱大腿,说自己这一战是失误杀死了慕容工,否则的话,下午一战,不死不休,不管我是否能杀死慕容强工,那都是不好的下场。

能杀死。我名气大振,得罪慕容云,他肯定不会放过我,哪怕台面上不弄死我,背地里也会弄死我。

杀不死,那就是我死。

对于这样的两个结果,我只是微微一笑。懒得去管,反正,我都已经来到族内了,目的就是为了斩杀慕容通,所以我再怎么隐藏实力也没意思,还不如就这样直接一路打上去,顺便藏在慕容狂战身边当他的嫡系力量。这样,伺机而动,哪天就有机会把慕容通斩杀在当场!

下午的时间,很快就到了,很多人都在期待这一战,很多人都十分看好慕容强工,名将榜的第五名不是开玩笑的,实力是在血魔中期左右,都快达到最后一位长老的实力了,实力不可小觑,最主要的是,他还是个年轻人,三十岁不到四十岁的样子,就已经有这样的实力,那是有多恐怖?

但也有更多人喜欢看黑马,毕竟这点将大赛就是这样的,有猎奇,才有人看。

妥妥的,慕容通他们也在场了,慕容狂战也是饶有兴致的望向了我,看来。我成功引起了他们的注意。

慕容强工这货,在我刚刚步入比武场地的时候,他就已经尖叫了起来,嘲讽的贱笑说道,

“我还以为你怕的尿裤子,不敢来了呢!”

这语气很嚣张,而且声音很大很洪亮,让人觉得他完全不把我看在眼里,并且要像杀死一只蚂蚁一样杀死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