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63章囚禁许默/青春的死胡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说实话,以我的实力,能神不知鬼不觉偷袭我的,真的很少很少,在这族内,也就只有实力比我高强,或者说是跟我差不多的,才可以偷袭到我。

那么,除了那些隐世护法之外,就只有族长和大长老两人了,所以,当我醒来的时候,我发现自己是被关在了一个地牢里,这里面很潮湿很阴暗,而且我被大铁链子给锁起来了,这种铁链子肯定也不是普通的凡铁练成的,否则也不可能来关押我这种人。

莫非,我是被慕容通偷袭了么?

该死的,没想到他们居然想到了先发制人,可是很快,我就想到了一个更加另我害怕的事情,那就是小雪呢。

我现在真是屋漏又逢连夜雨,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我怎么这么背啊。红月还没救出来,小雪却又被绑架了,我怎么都想不到,身为进化人的慕容通,居然下降身份来偷袭我,还组建一个部队来偷袭我,简直是不要脸到了极点。

我看着身上,没有什么太大的伤痕,就是后脑勺那一下十分的难受,我现在还晕乎乎的,显然,慕容通是为了速战速决,他也怕被慕容狂战知道了这事儿以后来救援,所以把我给绑过来了,到时候还可以顺便用来威胁慕容狂战,好计谋啊。

我怒的不行,直接想要跳起来,把这该死的铁链子给拆开,我不想被这么牵制着,我就不信我打不开这破地方的牢笼。

可是,我只能放弃,我发现,这些真的不是凡铁,以我的实力,起码也得花费一个月左右才能慢慢的把这些东西给弄开,然后逃走,但是那时候,黄花菜都凉了,红月和小雪都会有危险。

我突然间想起我爷爷留给我的那个手札,幸好被我藏起来了没放身上,否则的话,我就惨了。

我开始闹,开始在这里面大喊,想叫个人来,然后,我再想办法骗出去,我就大声喊我要吃饭,我要喝水,我要尿尿。

果然,没多久就来了,我以为他们会谩骂我的,哪知道,这些人却对我十分的客气,还对着我拱了拱手说道,

“许长老,对不起了啊,只能委屈你在这里两天了,两天过后,我们就放你出去,你也不被怪狂战长老,他也是身不由己,不想你去以身犯险,你虽然强大,但以你现在的实力,绝对不是慕容通的对手,更何况,他还有其他的高手在身边,你去就只是死而已。”

他的一番话,直接把我给说的懵逼了,是的,我懵逼了,我怎么也想不到,偷袭我的,对付我的那些黑衣人居然是慕容狂战的人。

而他的护卫不是说他睡觉了么?

他们说完。还给我一桌好酒好菜好饭,顺便给我一个木桶让我尿尿拉粑粑的。

然后就打算走。

我直接怒了,“等等,你们什么意思,你们的意思是说,这是你们的慕容狂战长老让你们做的?打晕我的,也是他,对不对?”

他们就说是,然后还说,“如果是慕容通的话,许长老你觉得你还会有命在这里么?”

我直接暴怒了,一脚就踹翻了那些饭菜和酒肉,然后,把这个木桶也给踹翻了,我怒骂道,

“草泥马,老子那么信任慕容狂战,居然这么对我,我警告你们,最好是把我给放出去,否则的话,我要你们的狗命!!”

他们却在这时候,不理会我了,直接就拱了拱手说对不住了就走了。

而我。疯狂的大骂,“你们最好是给我开锁,让我出去,否则我就杀了你们,你们这些畜生,我帮你们左派的人杀了那么多慕容通的狗,你们不但不感谢我,还这么对我!”

“我曹你们的吗的!”

我疯狂的大骂。但是,却没有人理会我,而我这时候也知道,如果我不赶紧的话,那么红月可能就会嫁给慕容通了。

因为他们说,慕容狂战打算关我两天,这就是要等婚礼之后啊。

吗的比的,他怎么会是这样的人。陷我于不义。

我肠子都悔青了,居然帮他,他也是为了自己一己私利的人。

于是,我运用自己的走火入魔的潜能,像慕容通那样,疯狂的怒吼,我的声音,穿透了这个地牢,直接到了外面,估计外面的不少人都能听到,我就是让慕容狂战听到,让他放我出去。

我大骂,说他是忘恩负义,说他贪生怕死,怕了慕容通了。

我说,“你既然怕死。就放我出去,老子不怕死,老子的女人如果被嫁给了慕容通,那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我大吼,“我告诉你,慕容狂战,一旦我的女人红月出了什么事,我出来以后。第一个杀的不是慕容通,而是你!!”

这些话,外面肯定都能听到,吼完以后,我都感觉力气耗费了很多,慕容狂战肯定也很快能知道。

果然不出我所料,没多久,慕容狂战就带着几个精英嫡系到了我的地牢这里来了。他知道,他不亲自来解释的话,我这两天是没法熬过去的,我会一直闹,一直闹的天翻地覆的。

哪怕他们锁着我,我也可以大声的呼喊,震的这附近的人都听到,甚至可能会让慕容通听到。那么,他们肯定会来阻挠的。

为了防止被我破坏计划,慕容狂战肯定会出现。

他阴着脸,估计是觉得我骂的难听了,他毕竟是大长老,却被我这么辱骂,而我骂人的话是从外面的世界学来的,他们慕容家族都听不懂。但是却知道很丢人。

他过来以后,沉着脸跟我说道,“许长老,我偷袭你,也是万不得已的下下策,没办法,为了保住你的命,为了保住我们左派的有生力量。我必须这么做。”

“许长老,自古以来,成大事者不能拘泥于女色,多少美人毁了江山,多少温柔乡是英雄冢?这个道理难道你不懂么,我知道,你所说的那个红月,她肯定是个刚烈的女子,等婚后,可能她就会死,会自杀,自尽,那样的话,她已经死了,你出去以后,痛苦会化成力量,和我们一起对付慕容通,而不是像现在一样无脑的去找他,他已经设好了天罗地网等着你,难道你傻吗?”

他的话,很有道理,而且有理有据,但对我来说,却是狗屁不通。

我摇摇头。摆手道,“慕容狂战,我叫你一声大长老是尊敬你,但你真不值得我尊敬。确实,以你的观点来看,以大局为重,儿女私情放一边,甚至连她的命都不要紧。但我不一样,我欠她的太多太多,她还救过我的命,因为我,她的家族,她的父亲,她的亲人全部都死光了。”

“在你看来,成大事者不拘小节。放弃小我,成就大我,是你的大局观。”

“而在我看来,她如果死了,慕容家族以后就算是在强大,我也会不开心,这就是我的人生观,咱俩不一样。我就这么说吧,你不放我出去,哪怕她死了,我也不会帮你,我会离开慕容家族,你想拦着我的话,我想,慕容通是不会放过你的!”

我的话,也是在威胁他。

而他,却是怒了,指着我喝到,“你真是不可理喻,没救了你,为了个女人这样。”

然后他对着左右说,“这两天不用给他饭吃了,两天饿不死。许长老现在脑袋被女人给冲昏了,等两天后,他就会醒悟过来,我这是在帮他,你们这两天无论听到什么声音,都当做放屁,明白没有?”

他们左右的那些护卫、嫡系、亲信都立马点头道,“是!”

然后,他微眯着眼睛说道,

“如果慕容通的人敢靠近这地牢,无论是谁,杀无赦,如果慕容通亲自来,立马通知我,我就不信了!”

说完,他挥了挥袖袍。就这么带着人走了。

任由我怎么反抗,怎么喊叫,他都是不听,而其他的那些守卫也是这样,不再管我怎么闹。

而我,也知道这材质,我是没法在两天内炼化开来,起码十天半个月啊,如果我是进化人,估计可能还可以提前一点,但我不是,慕容狂战也是走火入魔后期,所以他明白我的弱点,不会轻易放我的。

我愤恨不已,一直到后半夜,我依旧在拼命的嘶吼,拼命的叫,红月如果真的被迫嫁给了慕容通,在行房的时候,她估计会自尽,以她的性子,我觉得肯定会,这就是在害死她啊。

我不由得对着月亮,流出了痛苦的眼泪,我对不起她,如果可以的话,我真想保护她,照顾她一辈子,但是已经没有机会了。

一直快到天亮的时候,都有几个守卫在巡逻,我已经不抱希望了,打算休息一下继续闹,喊。

但是,快凌晨六点的时候,一个守卫,悄悄地到我的牢房门口,对着我喊道,“慕容许,我是慕容扇啊,小雪让我来跟你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