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73章你不是慕容羽的孙子?/青春的死胡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被一下就丢进了泉池里,当时我的心就凉了,这尼玛的,把我弄过来要救我,又不管我了,这是要我老命的节奏啊。

我这才刚刚恢复一点点,刚刚被止住一些血,直接就送进了这要人命的泉池里,一进去以后,神血池里的血水就入体,那滚烫沸腾一般的朱雀神血,本来就是火属性的神血,还是老祖宗朱雀留在人间的唯一的东西,本来就不属于人世间。

所以,才会一直保留着这么狂暴的力量、沸腾的炙热。

如果是全盛状态的我,能进入血池呢,毕竟是我的本体潜能神血,我会兴奋的要命。也会拼命的驾驭出自己的本身潜能,抵御外来的血液的入侵。

但现在,我全身哪有力气,只有那么一点点微弱的刚刚恢复的气力,用来保命啊。

一旦我的最后一点气力没有了,被这个该死的朱雀神血给入侵了。那我就会和那些死去的、承受不住神血洗礼的家伙一样,死在这血池内。

怎么说呢,这种感觉就像是凤凰在火里面重生一样,火可以烧死凤凰,但凤凰也可以借助火来重生。

跟我此时的情况是一样的。

神血入体以后,钻心的疼痛。袭上心头,我的全身,只有刚刚复苏的心脏附近有反抗这些神血的力量。

因为是在血池里,所以,一瞬间,我的身体里就被灌满了这些血液,本身我身体就缺血,一旦我身体里,包括心脏周围都被这神血入侵,那我就会失去意识,死在这血池之中。

所以,我的最后一丝残存的气力,以及慕容彩刚刚给我恢复的那些潜能能量,拼命的护住我的最后一道防线。

渐渐地,我的意识都快要模糊了,因为我发现,我周围的神血力量实在是太狂暴,太强大了,比起当年我吸收慕容羽的血魔之血的反抗能量,大十倍还不止,而我此刻虚弱的不行,只能守住最后一节,守不住我就得死。

渐渐地,我在守住的情况下,慢慢的将我心脏周围的自己的朱雀之血,狂暴的释放了出来,抵御那些朱雀神血,并且将那些朱雀神血,以我的汲取、吞噬的玄蛇之力,将其转化为我自己的血液。

我估计连慕容彩都想不到,我居然能得到玄蛇之力这么神奇的古武功法,并且还可以在这里用上,而我,也因为这门功法,多次救了我的狗命。

像大蛇摆尾在对阵冷封,对阵上官霸、上官泉等人的时候。都是以此救了我的命的。

而现在,却也是汲取让我活下来。

我不知道外面的时间过了多久,反正,慢慢的,我的五脏六腑都恢复了生机,并且,我感觉像是重生了一般,五脏六腑比之以前,强大了数倍不止,可能是因为被打烂了,然后又恢复生机的缘故,重生了一样。

渐渐地,我的汲取,开始汲取更多的神血,然后用来恢复我的其他的地方。

但是因为我受伤太过严重,几乎就是命悬一线,只差一点就要死了,所以恢复的时间。十分的漫长,连我自己在泉池里面好像是睡着了,因为我的汲取运用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所以,我睡觉的时候,身体里的机能都会自动的汲取。我已经让我的身体记忆住了这种能力,所以,我就直接睡过去了。

也不知道睡了多久,在梦中,我似乎是见到了一只很庞大的朱雀,教会了我最正宗的天翔之翼。而我也在它的指导下,将天翔之翼给完善到了最佳的状态。

反正这一觉,睡的时间很长很长,真的很漫长,漫长到最后如果不是有人拼命的喊我,都估计我都起不来了。

我听到有人喊我。默哥的声音,也有人喊我,许长老。

更有一个冷冷的声音哼了声,骂了句,“真是个畜生,整个神血泉池的血。被你吸的只剩下这么一点了,还不知道起来呢,要不是为了慕容羽那个家伙,我还真舍不得让你这家伙吸食这么多!”

这声音我挺熟悉,是慕容彩的,而我。在这时候慢慢的睁开了眼睛,外面的世界好亮,我的眼睛被阳光刺的睁不开,十分的难受,后来适应了一下,这才好了一些。

而他刚刚所说的。我没听懂,我就左右站起来看了看,我这就愣住了。

我记得当时我被扔进来的时候,神血泉池像是汪洋大海一样,整个一池子满满的纯度很高的神血,如今。就只剩下那么一小滩了。其他的,都变成了清澈见底的自来水的模样。

我直接愣住了,不光是我,此时此刻,守在外面的那些人也是十分的震惊。

慕容狂战似乎是身体好了不少,能走动了。我这到底是昏迷了多久啊。

他啧啧咋舌道,“该死的小子,老子进入泉池的机会总共才两次,两次加起来也没你一天吸食的多,更何况,你小子整整吸食了一个礼拜!”

我愣住了,我昏睡了一个礼拜了么?

而慕容彩看了看我周身,道,

“怎么还不舍得出来?”

我赶紧的感慨的跳了出来,这时候,我愣住了,我身上没穿衣服啊,该死的,幸好慕容彩早有准备,给我批了个外套,这才使得脸红扑扑的红月、小雪等人没有那么尴尬。

倒是慕容狂战这样的老家伙,哈哈大笑,说看到我们这样,还真是怀念年轻的时候了呢。

红月看我这么完好无缺的,一把就抱住了我,然后问我这问我那的,问我好不好,问我身体恢复的怎样了,还叫我动一动,叫我没事儿走两步给她看看。

我看小雪也是那副紧张的模样,我就叹了口气,然后就顺着她们的意思,走了几步,说,“看到没。我没事,你们别担心了,我已经完全恢复了,说到底,这神血还真是神奇,不但可以修复我的五脏六腑、体内破损的脉搏骨骼。还可以重接上我断裂的地方,真的是恢复的神药啊。”

我的这话一出,慕容彩就哼了声,十分的不爽的说了句,“真是猪八戒囫囵吃人参果,没尝出个味道来。浪费资源!”

我连忙十分的抱歉,走了过去,拱了拱手说,“还没正式拜见您这位老人家呢,您是叫慕容彩,是叫彩老吧。救命之恩无以为报,请受我一拜!”

我就跪下,给他磕了个头,他倒也没有拒绝,然后说,“救了你的命,你给我磕个头,倒是也没什么,但我要告诉你,我救你,完全是因为你是慕容羽的后裔!”

可是,我的话,却让他硬生生的把这话给噎了回去。

我说,“我不是他的子嗣啊。”

他惊呆了,脸色难看的道,“怎么可能,那他们都说你是,你自己也承认了!”

我说,“我只是他的没见过面的徒弟,他已经死了,我也确实算是他的后裔,只不过不是他的儿孙而已。”

我就把我得到他的手札,吸食他的血池之血的事情给说了一遍,我看到慕容彩的身子骨晃动几下。似乎是接受不了这样的事实,显然,那边的慕容狂战也料到了这样的效果,慕容狂战也跟他说过慕容羽已经死了的事实,但是彩老不信,非要听到我亲口说出才信。

他问我怎么死的,我也如实说了,我并没有任何的隐瞒。

他只是一个人恍惚了许久,最后点了点头道,“或许这就是天意吧,他没有子嗣,而你是他的徒弟,却依然有着惊人的天赋,你也毕竟是我慕容家族的人,吸干了神血,也不亏。但你能告诉我,你的父辈、爷爷辈是谁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