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77章欧阳海潮即将死去!/青春的死胡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怎么也没想到,我没来的早,也没来的晚,刚好就恰恰碰到这么一幕。

而我来的时候,发现外面那些战斗的痕迹,也都是近期才发生的,

我怎么也没想到,我没来的早,也没来的晚,刚好就恰恰碰到这么一幕。

而我来的时候,发现外面那些战斗的痕迹,也都是近期才发生的,

所以我十分的怀疑,这白虎族近期发生了什么大事,所以我才会加快速度快马加鞭赶到这大堂附近,却发现了这么一幕,却看到了这么一个女人,被戴上了手铐脚镣,跪在堂下,而堂上的那个女人,不是别人。正是灵儿女王,刚刚新晋的那个,不过现在都过了这么久了,她也有了女王该有的样子,该有的威严。

但是,我怎么也想不到,她对付的台下的那个可怜女人。居然就是海潮!没错,我认得出海潮的模样,更何况她还是那副妖娆妩媚性感多姿的模样,纵然她已经成了阶下囚,但依然有着那副祸国殃民的身材和脸蛋。

她的确很美,可以令很多的男人激动和心动,让人无法自拔,就算是她戴上了脚铐手镣,也会让有的痴汉觉得是在玩那种行为吧?

但是我却没那个闲工夫去观赏她的美,但她现在还没事,所以我想听听看,到底是因为什么事,所以导致变成这样,照理说。海潮还是灵儿的前辈,是上一任的女王,而白虎家白虎五祖都死残光了,还有谁能管得了海潮呢?我想不明白。

只听到堂前,高高在上坐在主位上的灵儿女王,这时候,以一种上位者。极为狂傲的姿态,鲜红色的嘴唇抿了抿,淡淡的笑道,

“海潮师姐,也的确,我的很多东西都是你教的,从小到大,都是你比我强,你长得也比我妖孽,所以什么事,都是你教我,而轮不到我教你,在你面前我就一直是个长不大的丑小鸭,即使现在很多人都认同我的美貌。甚至我这位子,都是你传下来的,只因为你信任我,觉得我是你的师妹。”

她渐渐地压低了声音,把嗓音变得低沉,继续说道,“但是,你千不该万不该,勾搭那个朱雀潜能的家伙,那个叫许默的家伙,他害了我们白虎家族接手的枫叶组织不说,还把五祖给害的死的死,残的残,现在你来跟我说,你要回来接手。想要帮他找他的女人,叫什么萱萱的,你觉得,我会同意?”

“而且,你以为我没看出来,你对那个叫许默的小子,八成是有了情谊,枫叶的残余部下回来禀告的时候,我就知道了,你似乎就因为和他发生了关系,所以才没法继续做女王了,没错吧?你这么贱,你觉得,我还会以你马首是瞻。听你的命令么?”

“你刚回来,我怕那个小子跟着你,怕他的实力太过强大,所以,我只能先奉承着你,但是过了这么久了,我才发现他没跟来,这下好了,我明白了,你是被抛弃的那个,纵然你再怎么发骚,他也是看不上你的吧?咯咯咯,可怜的师姐,你说你的美貌,你的身材,给狗,狗还知道摇摇尾巴报答你呢,而你的许默,默少,不但不报答你,还把你害成这样,想必,在几千公里之外的他,还在找寻他苦苦追寻的萱萱姐吧,而你这个贱女人,他会看的上么?”

“另外,你的实力不错,纵然是当不了女王了,你的实力还是比我强,所以我一开始不敢动你,但是,我请出了族内的隐世高手,当年的退役的大长老,如今实力已经达到了血魔后期,有他,我就自然不怕你了,而且,他是只听命于女王的,没了女王皇冠的你,凭什么跟我斗,就算我当着这么多白虎族高层的面儿,这么说你,他们也不会反抗我,只因为,你已经不属于白虎族,只能算是一个叛徒而已,所以,给你上脚镣手铐,让你在监牢里待一段时间之后处以极刑。这对你来说,已经是莫大的恩惠了,你还想怎样,海潮?”

一番话,说的人心底发寒,怎么也想不到灵儿这个女孩,比当时我和她斗的那时候。要狠辣十倍了,这段时间她成长了许多啊,居然都可以这么对付自己的前辈了,果然厉害。

而台下的海潮,并没有因为她的这番话有多伤心,似乎早已预料到了,她已经变成了这幅鬼模样,已经不再是当年的清纯的小女孩灵儿了,所以,她就只是轻轻地,若有所思的笑了笑而已,没有做过多的争执和反抗,而是,淡淡的对着台上的灵儿,已经掌握大权的灵儿,看了眼,道,

“我回来以后,我早就说过了,我不是为了来族内争权夺利的,我只是为了帮许默找找他深爱的萱萱姐而已。没别的意思,是,的确,他和我发生了关系,但那是一个错误,是被欧阳明下药导致的一个错误,我也不希望发生的,但确实发生了,至于你所说的,我贱,我喜欢他,我想和他继续有什么情谊,我告诉你,没有。我海潮没有那么贱,他的女人已经很多了,也不会再收我一个,而我也只是报答他的救命之恩而已,很多人都说自己不怕死,但只有等到真正面临死亡的时候才知道那才叫恐惧,所以,那段日子我在孙家以来,都是噩梦的日子,是他解救了我,千方百计的帮我请来了世界顶级黑客,帮我解除了我身体里的炸弹,这才让我重获新生,我不觉得我报答他有什么不对,但是有一点你说错了,我没那么贱,也不需要用身体去取悦他,我只是帮他找人,把我欠他的,还给他而已,只因为。当初他的萱萱姐会被欧阳明缠上,也是因为我们枫叶组织的缘故。”

她的一番话,铿锵有力,每一句似乎都发自肺腑,连在暗中藏着的我,都觉得心底里热血澎湃,原来海潮是这么看我的。她确实很有骨气,我也很佩服她,她比红月还要坚强十倍,虽然她已经没了任何的亲人、家人,也没了地位,但她却可以坚强的一个人走日后的路,不需要依赖谁,而且,她把她和我之间的事情分的很清楚,并没有指望和我发生什么可歌可泣的爱情,也没指望我能照顾她的后半生什么的,我真的挺佩服她的。

我心底里暗暗决定,等下一旦发生了任何动荡,我都会出手,保她周全,她回来确实都是因为帮我找萱萱啊,对她的这份情,我接下了。而我心中还很疑惑,这灵儿请出来的血魔后期高手,莫非是那个欧阳博,不可能吧。照理说欧阳博我知道他是什么性子啊,当年的神兽四杰之一,应该和慕容羽、上官泉他们一样的性格,不喜欢追逐名利,也能看的清谁是谁非的啊。

这种情况,只要明事理的人都能看的清楚,虽然海潮做的也不对。但明显是灵儿更卑鄙无耻一点,而且太下作了,我觉得,欧阳博不会帮灵儿做这种事,肯定是其他的隐世高手,看来,我若不是进化人,还真不敢横行无忌。

而我也真是来得早不如来的巧,居然刚好赶上这种事儿,赶上海潮落难,如果再晚来一段时间,可能她就会被秋后问斩了,那到时候我怎么后悔都来不及了。就好像海潮所说,我和她之间确实没有什么爱情,有的只是微妙的关系,我敬重她,她也尊敬我,我俩之间相敬如宾,仅此而已。并没有灵儿所说的那么污浊不堪。

相反,对于海潮的话,十分不屑,十分鄙夷,万分生气的灵儿,这时候一下拍在案底上,站了起来道,

“贱妇海潮,跟外族之人通-奸,居然还敢强词夺理,呵,看来不用刑你是不会招供的了,在这么多族内高层面前,你不招供,搞得好像我欺负你似的!来人啊,上刑具!”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