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88章萱萱姐的照片/青春的死胡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欧阳明的徒弟这家伙虽然还是贼头贼脑的,但是,迫于我的淫威,只能被我一路牵着鼻子走,而我,因为带着对萱萱的迫切的期待感,所以,我绝对不能让他找到任何一丝一毫逃跑的可能,除非他死了,哦不,我也不能让他死,他可是我唯一的线索了。

海潮派了几个精明能干的好手,并且熟悉都城的人,和我一起押送着这个家伙去。这一路,都充满着紧张和期待感,马上就要离萱萱很近,但我却又怕希望越大失望越大。

欧阳明的这个徒弟,的确是很贼,一路上他都在那里说他的脑子有点被神血泉池的血弄的不清醒了,所以总是记不清到底是哪儿了,这一路上都在耍宝,我一开始是可以忍受的,毕竟为了萱萱嘛,但后面,他带着我们走了一天的都城,都快到黄昏了,我就他吗不信他的记性这么差,居然就因为泉池的血使得他失忆了?

显然,他是故意的,似乎是想给欧阳明什么暗号,让他发现我们在找他,然后让他有机会逃走,想到这,我就在他耍了我们最后一次以后。我一把扣住了他的脖子,把他按在了地上,用脚,踩在了他的脑袋上,怒问道,“你带不带我们去,我再问一句!”

他就哭丧着脸说。“默少,默少,我真的要想想,那地方我真的不记得了,我必须得走到那附近,我才会想起来,想必你们也有这种感觉吧。以前走过的路,必须走到附近才会记起,这,这不能怪我啊。”

他说的似乎很有道理,但我没时间跟他折腾,我直接提起他的双腿,对着他的肚子彭彭就是两拳,打的他酸水都吐出来了,他惨叫着求饶,但是我却依然没有停手,海潮的那些个手下都目瞪口呆的看着我表演,但都不敢阻止我。

他求饶也没用,我直接再次拎着他的脚脖子,找了个铁钉,对准了房檐下的柱子,冷冷的道,“最后给你一次机会,说不说,不说,我就把你钉这上面,你应该知道我的手段。”

他似乎还想挑战我的心理底线,所以还是说不知道,只是在求饶,哭诉,呐喊。

我直接用铁钉,钉在了他的脚脖子上,同时把他整个人都挂在了柱子上,他整个人惨叫的不行不行的。眼泪鼻涕什么的都出来了,惨叫声比见到鬼还要可怜十倍,那些海潮的手下看了都觉得疼,因为是挂在柱子上,在重力的作用下,他还是会下垂,所以他的骨头还是很疼很疼,疼的撕心裂肺的叫啊。

我蹲下,拍了拍他的脸蛋,让他清醒清醒,同时冷冷的道,“怎样,现在肯不肯说了?不肯说,我再在你的另外一只脚上也钉上钉子。我告诉你,能找到萱萱,我就饶你一命,找不到,你的下场就是死,没那么多借口,你也知道我和你师父欧阳明是什么深仇大恨,能给你这个机会,已经是我破例了。”

说着,我就要提起他另外一只脚,继续钉钉子,他立马惨叫着喊道,“放我下来,放我下来,快,我说,我说!!”

我顿了顿,心中了然,这狗日的果然是知道,早知道就早点用刑了,仅仅只是扔进泉池作为威胁,他还不怕啊。

放他下来以后,他拼命的按住自己的脚流血的那里,还说让我们找药给他,他怕得破伤风什么的,我直接一巴掌甩他脸上了,骂道,怎么。刚刚怎么说的,还想被挂上去?

他立马说,“帮我上点药吧,我马上带你们去,不废话了,行吗?”

我立马看向了海潮的那几个手下,他们就去找药了,都城比较大,买药也方便,一下就买到了,上药以后,他说走不动,非要我们抬着他走,也可以吧。反正他们抬着,就这样一路抬着走,按照他的指示走。我不想再兜圈子,我就直接跟他说,如果这次我们去,发现你又是带我们兜圈子,我就把你吊起来一天一夜,到时候你腿废了,可就不管我的事儿了,别把我的话当开玩笑。

我这话就是警告了,他听了以后,身子还发抖了下,他估计怎么也想不到我这么帅的一张脸的人,居然能做出这么狠毒的事情来。

他立马就点头。心里估计有数了,应该是不敢了,果然,这一路上挺畅通的,也没怎么堵,就七拐八拐的,别说,欧阳明找的地方还真的很隐蔽,在都城的一个乡下了,也就是相当于京都那边的郊区一样的意思。

贫民窟的贫民窟,其实住的挺差的,但这地方适合隐逸,也没有监控录像什么的,网络也不好,所以,我就算是贴满了都城的大街小巷的寻人启事、挂满了网络上找人信息,估计也没用。

到了一处似乎有着公交车下车的站牌那里,我们就绕了过去,走了一条只有一个人才能通行的路,搞得可麻烦了,欧阳明徒弟还没法一个人走。只能一个人在后面拖着,一个人在前面拽着,这路太窄了,这就是贫民窟的捷径路,其实走过这里还有另外两条路可以走,不过得绕一个大圈子。

不过,总算是到了。那是一个比较破败的民房,有着四层楼,听他说的,应该是住在最底层的第三个房间,每层楼都有八个房间,八个住户,对贫民窟来说。这里还挺拥挤的。

他带头,我走在最后面,我怕被什么人跑了,比如欧阳明发现了我们跳窗户跑了,我发现那边有窗户。

任何可能我都要杜绝,这次,务必抓到欧阳明。

到了第三个房间以后,欧阳明徒弟去敲门,敲了好久没人开门,我就直接脸色有点难看了,因为我一直关注着侧面的窗户呢,没人跳,根本没人开。

我对着左右点点头,他们一脚就把门给踹开了。然后闯了进去,等进去以后,我却惊愕的发现,里面根本没有一个人。

我脸色愤怒不已,直接过去,就掐住了欧阳明徒弟的脖子,我嘶吼道。你知道后果的吧,我有没有告诉过你,再耍我的下场?

我立马提着他的脚脖子,可是,他却拼命的嘶吼道,就是这里,就是这里啊,我在去白虎族之前就是和师父、萱萱住在这里的,绝对没错!

然后,他似乎看到了什么,指着床上就喝到,你看,你看啊,还有萱萱的衣服什么的。你自己看啊,我没骗你,求你放了我吧。

估计是吓坏了,他都快哭了,如果我再钉他一只脚,他就两腿都废了,所以真的哭的不行。可是他的话提醒了我,我立马看了一眼床上的衣服,我两只眼睛,直接愣住了。

是的,是女孩子的衣服,但是我和萱萱分开了这么久,这早已不是她以前的衣服了,凭什么他就肯定这是萱萱的,我走了上前,拿起了那些衣服,我可不是某些变态闻闻味道就能知道是谁的,我没那个癖好。

所以,我拿着衣服,瞪着他道。“怎么证明这些是萱萱的?”

他立马懵了,是的,衣服是女孩子的衣服,但怎么证明是萱萱的啊,还有男人的衣服,又怎么证明是欧阳明的?

而这时候,海潮的那些手下,也没停着,立马到处搜索了一番,果然,有所发现,有照片,还有一些衣服的破布什么的,我脸色有点难看,拿来了这些照片和衣服破布什么的以后,我直接惊呆了,这,就是萱萱的照片!!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