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25章 给我滚开!!!/青春的死胡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么一条短信,直接让我懵了,让我的脚步停滞住了,如果是别人发的,我或许会想着,这个所谓的东哥是谁,但是,这是姜森发来的。

那么,这意味着,死的人不是别人,而是华夏最大最广地下组织青门的门主,谢东!

东哥居然死了。

那一瞬间我都快崩溃了,东哥对别人来说,是只整个华夏最大地下势力组织的枭雄人物,在整个华夏风云二十三十年的人物。

但对我来说,可是忘年交的兄弟,甚至是我的大哥一样的人物。他救了我多少次,待我如亲兄弟亲儿子一般。

然而,他死了。

而且,这死,也许不是因为别人。也许是因为我。

所以,当即,我就把电话给打了过去,即使我们在赶往击杀队总部的路上,我依然停下了脚步。

电话一开始没有接通,响了很久以后,这才接通了,听声音,那边似乎乱糟糟的,而且哭声一片,都是一些爽朗的汉子的声音,当然了,也有几个女子的声音,多半是东哥的家属。或者是亲戚的家属吧。

这时间,还是在凌晨啊,怎么会这样呢。

我就直接喂了一声,用颤抖的声音问森哥,“森哥,怎么回事?东哥他,他……”

我的声音很凉。我的全身也很凉,我很怕听到那句话,是因为我和地会组织那一战,所以导致东哥死了,那,我将会恨死我自己。但是,我估计,十有八九就是那一战。

这也是为什么森哥把我送到医院后,三天没出现的原因吧。

姜森用沉重的嗓音,恩了一声,道,“东哥,东哥去了!”

简单的几个字,却十分艰难的说出口,可想而知森哥是有多么的痛苦和悲伤。

我又艰难,而又害怕的问了句,“是因为地会组织那一战吗?难道,就因为那一战……”

他打断了我,淡淡的,没多少生气的口气说道,

“浩然他们赶去的太晚,被路障给堵住了,所以,东哥得不到救援,就那么去了,我也有责任,如果我不听他的话,执意留下的话,就……”

到了最后,他哽咽了,又怕丢人,好歹一个五六十岁的人了,所以,他直接挂了电话。

而我,一个人凌乱在风中。整个人都快疯了。果然是因为我,果然是因为我害死了东哥啊!!

森哥只是没有明说,但是,这很明显了啊,如果不是因为他送我去医院,为了救我和萱萱,他留下和东哥在一起的话,那,他肯定至少可以保东哥一命!哪怕是森哥自己死,他也会拼命的保住东哥的!

只是,再说什么也没有用了。

我疯了一样,原地蹲下,不停的用手和拳头砸地面,地面上。被我的拳头打的一个又一个的坑,我拼命的哀嚎,

“东哥,东哥!!”

而我的眼泪,也不停的往下掉,都是因为我,害死了东哥!都是因为我,如果不是我的缘故,东哥也不会死!!

我一直不停的重复这几句话,一直不停的用拳头砸地面,地面发出了砰砰砰的声音,我的手上全部都是血,很疼,但是我却丝毫感受不到。我仿佛感觉这样还不够爽,就用脑袋和额头,拼命的砸地面,一下又一下,发出闷哼的扑扑声。

我的身体,我的手和脑袋都很坚硬,身经百战后,这点损伤对我来说不算什么,但是,一直不停的重复这样的用头砸地面,难免也会受伤。

一旁的冷漠、上官浩,他们都看的清清楚楚,浩子倒是不知道那么多,唯有冷漠。他大概是听到了一点什么意思,而是赶紧的让浩子一起过来拉我,还劝我说,

“你这么做,也是于事无补!东哥既然死了,这么大的事儿,你不可能连葬礼都不去参加吧?”

“还有,你自残也没用啊,你要做的,是找那些该死的地会组织的家伙报仇,找那些害死东哥的人报仇,这才是正事儿!你这样,不是我见过的那个嫉恶如仇的许默,自暴自弃,不是你的原则!”

他的话,无疑提醒了我,但是,我又何尝不知道这些,我拼命的砸着地面,路途两旁的住户,似乎是听到了。有人还报了警,还有人谩骂不已,但是,他们却不敢过来,这么恐怖的声音,我这么恐怖的人,他们怎么敢得罪?

我抬起头,瞪着血色的眼,看着安慰我的冷漠,我艰涩的吐出了几个字道,

“可是,我今天,要去击杀队啊,老十三那个老东西,是不会再给我时间去,这,可怎么办。”

冷漠却摇头道,“这是特殊,就算是帮国家做事,家里有亲人死去,或者是有家属、长辈重病。总不可能这点都不能通融吧,反正,你也没到击杀队的总部去报道,就由我俩先过去帮你应付一下,你先赶回去,到重-庆去,至少也给东哥吊个孝,也是好的。”

听到冷漠这么说,我觉得有道理,他说的没错,我是应该这么干,哪怕击杀队再牛,人死为大,东哥那里最重要。不管怎么样,他都是因为我而死,我如果不去看看他,为他吊孝,那我还是人吗?

所以,想到这,我立马站了起来。手上,脑袋上的砂石和血液,被我一抹给抹了个干净。

同时,我咬着牙,朝着车站的方向狂奔而去。

他俩也知道怎么做,所以,没有跟上来。

我一路狂奔。后来强行的拦下了一辆的士,让他赶紧的送我到北站,他一开始还不同意,在我的武力威胁下,他不得不送我去。一路狂开,毕竟凌晨嘛,也没什么车和人,开的很快,除了一两个红灯,其他基本上不是障碍。

很快,就到了北站附近,我就给钱下了车,然后打算买最近的去重庆的高铁。

可是,我怎么也没想到的是,在我还没有进入售票厅的时候,在我还在外面的电梯打算上去的时候,有几个人,拦住了我。

我当时还以为是什么车站的保安、警卫之类的,但是,等我看到他们的服装、脸蛋的时候,我立马愣住了,因为,这些人居然是聂双他们。

击杀队的人。

除了小十三和老十三没来,其他的人,似乎都来了。

十二个人,全部都齐了,我虽然还叫不出他们所有人的名字,但是,这是什么阵势?为了把我留住,还是几个意思,要杀了我?

我直接盯着聂双的脸,怒喝了句,“闪开!”

“我闪开?”

聂双指着自己的鼻子,对着我微微的摇头,他倒是没生气。而是跟我心平气和的说道,

“许默,你也知道,你超过了三个月的时间了,老大给你的时间够多的了,明明知道今天是报道的时间,为什么要到火车站去坐车。你又要去什么地方?”

他继续说道,

“不管你要去什么地方,都停止,接下来,是你要和我们击杀队,包括老大在内,一起执行龙组任务的时间,如果国家每个人都像你一样散漫,每个士兵都擅离职守,为了一点私事而不顾国家的任务的紧急,那整个国家都会亡国!”

他这般危言耸听的话,我并未听进耳朵里,只是,我冷冷的盯着他的眼睛,用我那血红色的眼睛,仿佛释放出无尽的杀气似的,怒瞪着他,再次开口道,

“闪开!!”

这第二次的闪开,比上一次更加具有威慑力、威吓的力度更大,即使这是凌晨,也有那么一两个车站的工作人员听到了,匆匆往这边赶来,而似乎击杀队的成员都有一个红本本,打开后给他们看,说他们在执行公务,让他们不要阻拦,那些人似懂非懂的点点头,立马的走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