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27章 四十年来,未曾一败/青春的死胡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再次出现的这人,不是别人,正是令人闻风丧胆的击杀队的队长,小十三的爷爷,老十三。

也就是因为他的出现,让我直接停滞住了脚步。

在京都,哪怕是几十条枪指着我,也许我都有机会逃走,最多我不过中几颗子弹而已,毕竟,那都是普通人,了不起都是特种兵,我,有机可乘,我,依然可以险中求逃。

但是,遇到了老十三,这个进化期的老家伙,我却只能皱眉。

对,我只能皱眉头,紧锁眉头。

起初,他跟我说过,他是进化期初期,但以我现在自己已经晋级到了初期的实力来看。他绝对不只是初期,可能是中期或者是后期,否则,他不会给我这么大的压迫感,每次他出现,我都感觉喘不过气来。

能让我喘不过气来的,华夏大陆也没几个潜能高手做的到。

他站了出来。

此时此刻,我真是无语了,为了绑住我这么一个人,出动了击杀队所有的力量,击杀队的队长都出现了,虽然他做了伪装,没让自己的一头白发显现出来,更不会让人查看到他后脖颈上的骨头,但是,他这股气势。这股摄人的气场,是没人能比拟得了的。

“如果加上我,许默,你能留下?”

他的口气,很生硬,很冰冷,仿佛不容我拒绝,但是,为了在冰冷的床上躺着的东哥尸体,为了能再见到他,起码在他下葬前,我也得尽尽本分,如果不是我,他也不会死。所以,哪怕今天是天王老子来了,我,也要走。

我艰难的抬起了头,用艰涩的口气,对着老十三一字,一顿的道,

“我,要,走!”

恐怕,整个京都,整个华夏,敢这么和他说话的年轻人,也就只有我了吧。

他的脸色阴沉了下去,全身上下散发出的那股气场,连我都动容,如果真的跟我打起来,我是否能在他的手底下活着,我只能这么猜测,这么想。

因为这老东西,实在是太强了。而我,居然敢当面拂了他的面子。而且还是用这么生硬的口气,他怎么能不怒。但他,估计出于他自己的职责,还是问了句,

“许默,你要离开,是何原因?”

我直接说了,“是因为东哥死了,我要去吊孝,他因为我而死,我不去不行。”

我的话一出,老十三也不客气,冷冷的问道,

“许默。你我二人的约定,三个月时限,是否已经过去了?”

我说是。

他又问,“那这个东哥,是你亲人,还是你亲爹,或者是你亲爷爷?”

我说:“都不是。”

他就嗤笑一声,摇头道,

“许默,你应该知道,这个任务是为国家做事,不是为我,不管怎样,你接了任务,那就是为国效力,不论你在何时。何地,国家传唤你,你必须随叫随到,而且无条件执行命令!这也是你的职责!是你的义务!”

“你难道没听过很多人,连自己亲爹快要死了,都没时间回去看一眼么,等回去,都已经埋了很久了,就因为他们在执行国家的重要机密任务,就因为他们在做着比看自己的亲爹还要重要的捍卫祖国的任务,他们把这,看的比生命还要重要,哪怕是自己的亲爹,他们也没办法和国家的荣耀相比。”

“没有国,哪有家?没有家,哪有你?”

他的声音越发的冷。

“换了你,你却为了一个不是你亲爹的认的兄弟,违反这么重要的击杀队报道集会,你可知道,今天是‘上头’要见我们的第一天,你是绝对不能缺席的,不管是什么原因,今天,你必须去,就算是绑着你,你也得去,否则,就把你的尸体留在这,留给国家,一个连这样的最基本的纪律,都没法遵守的人。哪怕是进化人,也没法好好完成这项重大的任务!”

他的最后一个字说话,全身上下,杀伐的气息,渐渐地形成,看来,他是动了真怒,哪怕今天就把我斩杀在此,也要维护他击杀队的纪律。

我当然知道,部队的纪律就是铁则,在部队,当兵的就是要遵守铁则,这项特则就是服从服从再服从,没有任何理由拒绝。

而类似猎豹、狼牙、龙组这种尖端的特种部队组织,对纪律更是严明,所以,击杀队也应该属于这样的组织,我已经违反和超过了三个月的时限,老十三最后又多给了我一天把萱萱带回去,这也是最后的通融了。

是以,这次,我还来个请假,还要回去一趟,又不是老爹死了。他当然会怒,而且,今天还是要跟上头的首长见面的日子。

他就用死来威胁我,没人会不怕死的。

要是换了别人,我也就算了。但是,换了东哥,那不行。我直接跟他说了句,

“东哥,就好像是我爹,我爷爷一样亲,所以,哪怕是死,我也得去!去不了,就是不孝,不忠,不是人!”

他的威胁的话。全部尽出,而我还是这样柴米油盐不进,这已经把他的最后的底线都给打破了,他,已经再也忍受不住了。

“好,好,不愧是外界所传的默少,果然视死如归。”

小十三都在赞叹我了,他说,“在你临死之前,我佩服你一下,也算是你死之前最后的慰藉。”

老十三,要开始动手了,不过,他却是指了指外头,说道。

“走吧,到外面去,我给过你机会,让你和我回去,这是一条生路,你不选,却偏偏选死路,真以为我击杀队少了你,就不能执行龙组任务了么?”

“我们要的是一条听话的狗,而不是一只蹦跶的兔子!”

他让我出去,意思是要开打,而我,如果可以打败他的话,就可以离开,可以去东哥那里为他吊孝。

所以,我和他到了个很大很宽阔的场地,这地方是火车站 后面的废墟,毕竟火车、高铁等地方很多的铁轨都建立在偏僻的地方,没人住也好通车。

当然了,今天就方便我和他打斗了,刚好这地方没个鸟人,我们两个进化人的大战,势必惊天动地,所以,为了不让外人瞧见拍到,我们走的比较远。

一路出去的时候还遇到了聂双和击杀队的其他成员们,聂双和其他成员还恭恭敬敬的对着老十三喊了句,“对不起,我们失手了。”

小十三说了句:“一群废物。”

而老十三摆摆手,示意不怪他们,而是让他们镇守附近的角落,不让普通人拍摄和看到。不让人影响和我之间的战斗。

这一战,也许就是生死。我可以投降,但,为了东哥我绝对不会投降。

所以,我毅然决然的踏上了这条路。

走在了最前面,仿佛根本不惧怕老十三似的,倒是小十三气哼哼的,觉得我是在装。装的不害怕之类的。

对他的嗤之以鼻,我丝毫不在意,只是觉得可笑,一个五六十的老头了,还跟个孩子似的,真觉得在一个一百多岁的老不死的手底下,就能显示出自己的年轻了?

没多久,小十三退开,所有人退开,望风和退守的人,也都各司其职,我和老十三,即将开始这场生死之战。

不过,他还是给我机会的,如果我跪下求饶,肯跟他回去,我应该还是可以活着的,但我许默如果这么做了,我就不是许默,而是乌龟王八!

“最后再问一句,回,还是不回?”

老十三的声音,已经到了最后的不耐烦的冰冷的地步了。

我更是显得不耐烦似的,回了句,“有种,杀了我,我和东哥,共存亡!”

“很好,我就喜欢杀硬骨头,当年多少四神兽家族的硬骨头,就是被我所杀!”

最后一个字说完的时候,老十三的眼神一冷,整个人气场一变,进化期的能量,在这一刻,涌了出来,澎湃的恐怖的能量,一下就席卷了整个战场。

而他,也是个急性子的家伙,直接就扑过来了,他冷冷的说道,

“忘了提醒你了,老夫,四十年来,未曾一败,哪怕是慕容羽,也败在老夫手下!”

“而老夫常胜不败的理由是,不论对手是普通人还是跟我一样的高手,只要可以杀死对方,不择手段!”

他的手掌,变爪,汹涌的奔袭而来,眼看我的咽喉就要被一爪而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