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31章 霸气森哥主持大局!/青春的死胡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只是懊恼、懊悔不已,我捂着自己的胸口,突然间,大哭了起来,对着东哥,忏悔了起来,说是我的不对,我不该任性妄为,否则也不会害死东哥,要不是我单刀赴会单挑地会组织,也不会造成这样的后果,还说,“要不是因为森哥为了护我去医院,也就不会单独应对地会组织而没有人护他逃走了。”

“一切的一切,都是我的错,都是我害死了你,东哥!”

我哽咽的泣不成声,一代枭雄,就这样被我害死了,我真的不忍心,真的很难受。

可是,我的这一番话,却是不该在这里说出来。连浩然,张彦江他们都拉我。想让我别说了,但是,我已经忍不住,停不了了。

我的这番话,也被东哥的那些家人们听到了,尤其是他的最亲的家人们,听到了这番话以后,立马指着我就爆发了。骂我,还要把我赶出去,甚至,一个东哥的儿子,似乎还要杀了我的样子,要不是浩然他们拦着,说我是为青门立下汗马功劳的许默,当初的那个高手许默。那可能我就会被他们给直接砍死在这里。

以我现在这种颓废、没任何战斗力的状态,还真的可能会死在这。

很多人听到我叫许默,都惊讶的指着我,说原来我就是许默。有很多人还真的相信了我的那番话,认为东哥就是被我害死的,虽然不是我杀死的,也是我害死的。

许许多多的愤青就出来了,包括彭玲他们。都爆发了,朝着我围拢了过来。但是,很多青门的弟子,很多认识我的,熟悉我的,都知道我和东哥、森哥他们的关系,也都尽力帮我,劝说那些激动的东哥家人们。

此时此刻,整个内堂乱成了一团了。

突然之间,一个人,爆喝了一声道,“乱什么,东哥还没入土呢,就乱,疯了吗!”

“他一天没入土,他就一天是青门之主,谁还敢在他面前乱来,乱吵,我立马毙了他!不管他是谁,不管他在青门的地位有多高,都给我静下来!!”

一声枪响,袭上九天,所有的人,都被吓到了,在这一刻都停止了喧哗,在这一刻,都停止了喧闹,不再闹腾,不再互相辱骂,不再指责我,而是静静地看向了来人。

来人,长得还微微有点矮,很平凡的长相,只是,他的脸上带着暴戾之色,十分盛怒的样子,这人,就只是个普通人,不是潜能高手,而且还很老了。年龄差不多跟东哥一样大。

这人不是别人,正是姜森,他的出现,让所有人暂时都闭了嘴。而这时候的三眼他们,也都开始主持整个大会,毕竟是东哥的葬礼,东哥还没下葬,这里就闹哄哄的,成何体统。

森哥回归后,站在主位之上,环视左右,怒吼一声,“东哥还没入土呢,你们像什么话?谁还敢多嘴嚷嚷,我一枪崩了他,不管他是谁!”

没人再敢逼逼了。他也没看我,就只是继续主持这场大会,等大家都参拜祭奠完毕,就盖棺,打算启程了。

而我,还沉浸在悲痛之中,一路上,我也不怎么说话,就只是跟着浩然他们,森哥也没什么时间理我,只是说了句,下葬后再说。

他似乎还不准我走的样子,让浩然张彦江他们看着我。

我也没打算走,见了东哥的最后一面,看着他那冰冷的脸,我就想起了他的音容笑貌。确实,就跟那个老十三质问我的时候,我说的一样,他确实就像是我的父亲,我的爷爷,而我们却还是忘年交的朋友,没有年龄的界限。其实,说是说我帮助了他灭了七色系,帮助他平定了那次的叛乱。但是,也是他帮了我多次,帮我花钱找的杰克,帮我处理了很多的事情,还救了我的命。

而且还不止一次。

这些都是恩情,而我给与他的,却没多少,最后还害死了他。

这是何等的凄凉。

下葬的这一过程。陪同的人也挺多,但是却没有在大堂那边的多了。只不过,浩浩荡荡的整个庆重市的街头小巷,已经挤满了人,观看这一次的抬棺之行。

好歹,也是整个华夏的地下皇帝吧,跺跺脚都能让华夏的地下势力震颤三下,而如今。死了,大江南北的好汉们都来参拜他,甚至连他的仇人,都来参拜他,这也是一种礼数吧。甚至浩然他们还指着一个方向告诉我,“那边,是以前向问天的后裔,以及他的洪门势力,虽然当初被打败,但是还有部分残余在世上,东哥仁慈,总不能把人家赶尽杀绝吧,这次,他们都来了,兴许会闹事呢。不只是他的势力,还有韩非当年的青-帮,也有,只不过人数少而已。”

听到这话,我怒不可遏,我骂了句,“他们要敢闹,我第一个过去灭了他们满门,把东哥未完成的事情完成,坏人。就我来当!”

浩然他们就只是笑笑,说让我别太激动,就只是跟我随便聊聊,人家也没意图进攻华夏的青门,青门现在虽说不是稳如泰山,但也不是他们可以闹腾的起的。

下葬的过程比较短,哭丧的人也有专业的,不过,东哥的家人们比哭丧的团队还专业的多,不知道他们是为了争夺财产还是什么的。不过,森哥却是跟他们声明,东哥是有遗嘱的,所以让他们不要着急,一切等葬礼办完以后再说。那些东哥的旁系嫡系家人们,这才没那么大的动静了。

下葬,没发生什么大事。而是有条不紊的进行了。很快,就结束了。

这浩浩荡荡的队伍,等一波又一波的参拜完了以后,我们这些人,也上去参拜,这也是这次最后的参拜了,我的心底带着虔诚,带着期望。希望东哥在天上能过的好,浩然他们安慰我说,也不都是我一个人的责任,当时他们如果能早点赶到,也许东哥就不会死,让我不要太伤心了,以后青门,还有仰仗我的地方。希望我多多指教。我就只是勉强笑了下说,“不敢当,浩然前辈,只要有我在一天,谁敢撼动东哥留下的青门,我就要了他的命!”

我坚定的口气和语气,让旁边的人都吓了一跳,有的人还不信。甚至有几个人知道是我害死的东哥,还觉得不屑,但是我现在没法发火,没资格冲他们发火,他们说的对,是我害死的东哥,我确实没资格说这个话,但是我还是得说。

下葬仪式进行完毕后,我们这大队伍,就立马朝着内堂那边回去,听森哥说,是要进行下面的宴请大家的事情,另外,青门不可一日无主,必须得另外立个临时的门主,还有。东哥的遗嘱什么的,到时候肯定也得整出来。

反正,大胖子何长官给我的时间期限是三天,时间还有多,我也不用担心太多,如果有人敢乱来,造反什么的,我一定会帮忙镇压。这期间,森哥一直都没跟我说过话,我也在等,等他跟我说话,我也不急,反正还有三天时间。

回去以后,宴请了大家,很多人都喝了酒,有的人还会继续为东哥而哭诉,这一场葬礼的最后一天,就办到了这里。森哥宣布明天早上十点,青门的重要人员和全部弟子都要在这里集合,有重大的事情宣布,我们青门四五年举行一次的全国的高层大会,要提前举行,毕竟东哥去了,很多事情需要重新办。重新规划,最重要的,应该就是门主接班人的选择,还有东哥的遗嘱的继承权什么的,这些撕逼的事情,也得搞定才行,否则,以青门这么大的社团。不出乱子才有鬼。

本来事情结束了,我打算和森哥聊聊,问问情况,以及地会组织的问题。但是,森哥还说有其他的重要事情要办,叫我和浩然他们先走,先去休息,一切等明天大会之后再说。

看他那么行色匆匆,我也不好说什么了,他也不想跟我说什么,似乎就是因为东哥的死,使得他对我有隔阂,但是也没办法,事实就是我害死的东哥,这不可改变。

于是,我只能等,这一夜,我都在恢复自己的身体,希望明天能帮的上森哥,帮的上青门,万一有人作乱,我一定帮忙镇压,让东哥的威严继续弘扬在青门的土地上,经久不息。

第二天,这场大会,备受万众关注,甚至某个电视台也来了,想看看这青门日后的接班人,现在的门主代理人会是谁。

连我都想不到,这个暂代门主的人,日后的接班人会是什么人,直到最后,我才震惊的发现,这个接班人居然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