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34章 我宁愿天打雷劈而死!/青春的死胡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森哥报出的这个人名,很多人认识,但也有更多的人不认识,甚至太多的人莫名其妙,接班人居然会选了个跟东哥完全没有血缘关系,也不是跟东哥打天下的那些堂主之中的任何一个,甚至有不少人觉得可笑,因为姜森已经把手指指向了我的方向,所有人就看向了我,当然也看得出来我是个十分年轻的小伙子,东哥的接班人居然让这么一个毛头小子来接任,甚至东哥的那些家人亲属们表情从愤怒变成了狰狞,他们心底里一股无名火升腾而起,心想这接班人的份没有自己也就算了,居然还让一个外人来当,这是不是太过分了点,甚至到最后很多人都想到了一个可怕的念头,这个东哥的遗嘱有没有可能是假的。是姜森为了一己私欲想要扶植一个傀儡的地下皇帝为自己所用,所以才敢这般大逆不道的伪造出这个东哥的遗嘱。

很多人心底里觉得这完全是有可能的,毕竟森哥是东哥最亲近的人,而且遗嘱也就只有森哥和东哥两个人知道,连东哥的老婆甚至那些子嗣们都不知道,那姜森想为所欲为。谁又能有证据证明他说的是假的?

东哥又死了,死无对证,可不就成了姜森一个人的天下了么。

所以,一石激起千层浪,这话的一出,姜森自己也应该能想到会带来多大的冲击。不过,他倒是挺淡定的,淡然的看着在场的所有人,他们议论纷纷,他们众说纷纭,他们各抒己见。

不过。最为震惊的,不是别人,而是身为绯闻主角的我!

我怎么也不敢相信,我甚至到死都不敢相信,东哥居然把门主的位子,要传给我?

我和他认识才多久啊。我为青门办的事,也就那么一点点而已,最多七色系以及那次的叛乱是我平定的,但是那又如何,我哪儿比的上浩然、三眼、张彦江他们在东哥眼里的地位,在青门的地位?

我何德何能成为这青门的门主?

所以我挖空了脑门子,也想不明白到底是什么情况。

并且,最为重要的是,我被这么多人注视着,我想到的却是昨天的葬礼,东哥是我害死的啊,为什么我还能成为接班人呢,这不是讽刺吗?

我的心中,很痛很痛,如果真的这是东哥的意思的话,那么,东哥是把我看的有多重啊,可是,我却害死了他,我的心里,该有多难受。

我疑惑的看向了姜森的眼神,我想从他的眼神里看出点什么来,可是却什么都发现不了,有的。就只是他那淡然的神情。

他不说话,不代表台下的众人不会说话,不代表东哥的那些家人们会一直保持沉默,他们不会当一辈子的哑巴。

所以,立马有人就喊了,说我是昨天在东哥那里哭喊的许默,是我害死的东哥,哪儿还有脸当青门的门主,再怎么样,也轮不到我来当门主。

很多人立马想起来了我的身份,想起来了我当时参加比武大会的事情来,证明了我也就只是这两年和东哥相识而已。不管排备份还是什么,都远远轮不到我来做这个青门的主人。

甚至,我还听到了那边南洪-门以及韩非的残余势力们,似乎是在笑话青门,说,“青门的门主选举,怎么如此儿戏,谢东的遗嘱怎么搞的,这样,也太让青门掉价了吧。”

但是,这么多的疑惑、质疑,也就只是疑惑和质疑而已。最终的定论,还是得台面上的森哥来拍板定论。

所以,这么多的质问的声音,最终的矛头,还是指向了宣布这个接班人的主持者,这次大会的主导者--姜森。

在大家都质疑姜森。疑惑为什么选我,怀疑这遗嘱是不是假的之时,姜森那淡然的表情,突然间,变得严肃了起来,而同时,他对着自己麦克风前面的讲台,狠狠的一巴掌拍了下去,由于麦克风的扩音效果,使得整个看台周围,整个大堂内部,全部都响起了这巴掌的声音,声音如雷贯耳,令人咋舌不已。

大家都知道,姜森怒了。

他的脖颈上青筋暴起,狠狠的一巴掌拍在案底上之后,对着台下的所有人,厮声怒道,

“你们当这儿是菜市场,如此喧哗,反了是么?”

声音,十分的响亮,而且令人震颤不已,那些本来还疑惑万分的声音。这时候,都被掩盖了下去。

同时,姜森又来了句,“谁还敢大声喧哗,青门门规处置,绝不姑息!不管是谁!!”

既然都这样大声宣布了。也就没人敢说什么了,而姜森,又继续喝道,

“如果是质疑我的话有假,诬蔑我的人格,我无所谓,但,你们是质疑东哥的话,东哥才刚入土,尸骨未寒,你们却这般侮辱东哥的遗嘱,是不是想死?!!还是想让东哥死了都爬起来指责你们??”

一番话。说的众人都鸦雀无声,但是,不怕死的人还是有,尤其是有东哥血脉的东哥家人亲属,他们不怕姜森,立马就起来指责了,说:“姜森说的不对,不要比声音大来威胁大家,想要指鹿为马,想要颠倒黑白,把一个外人安插进青门当门主,那是绝对不可能的!”

这样的呼声一起,立马又有跟风的人起来了。姜森的眉头皱了起来,就在这时候,坐在中间地带的那些东哥昔日的兄弟,浩然、张彦江他们,皆都在这时候,站了起来。跟着姜森一起,厉声指着那边喧闹的人群喝道,

“森哥和东哥说过了,天子犯法,与庶民同罪,不管你们是不是东哥的家人亲属,不遵循东哥的遗嘱,还敢在这接班人选举大会上闹事,论罪,当斩!!”

这话一出,而且还是这么多的东哥昔日兄弟,现在各大堂口的堂主们嘶吼出来的,威力立马比森哥一个人强得多,那些东哥的家属们,立马吓呆了,甚至,有的孩童都吓哭了。

可是,如果反对的声音。就这么被森哥等人镇压下去的话,那接班人肯定妥妥的就是我了,森哥他们也不用愁眉苦脸,也不用一副如临大敌的样子了。

因为,光是靠声音,靠武力,是没法完全镇压的。

果然,没过十几种,反对的呼声又来了,东哥亲属之中,还有人派了代表,站了出来。指着姜森他们喝道,

“如果说真话,就要被斩,就要被青门的门规处置,那我宁愿被斩。”

“如果你们要拿假的遗嘱,来蒙蔽世人。来蒙骗所有的青门兄弟,而让一个外人来当青门的门主,那我,宁愿被斩,也要唤醒我青门的所有兄弟,让他们看清你们这些东哥昔日兄弟的真面目。”

“东哥没死之前,你们就肯定觊觎着这门主之位,如今他死了,你们师出无名,就搬出来了这么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子来当傀儡门主,想得真美。”

这一番话,说的当真是有理有据。令森哥他们都吃瘪不已,像是被反将一军的样子。

许多的青门弟子们,在这一刻,也都皱起眉头来,这番话,并不是没道理的啊,如果这遗嘱真的是伪造的,那这青门之主的位子,可不能拱手让给一个外人。

而森哥,这时候,皱着眉,咬着牙,举起了手里的遗嘱,厮声喝道,

“既然不信的话,可以派专门的鉴定笔记的人来鉴定,看一下,这是否是东哥的笔记,如果有假,我姜森,天打雷劈而死!!”

森哥,也不是白痴,到了这时候,开大招了,直接这么一句话吼出,所有的青门弟子,青门人众,以及来参加、观看青门选举候选人的其他地下势力的人,也都惊呆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