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43章 知道卡瑟琳娜在哪吗?/青春的死胡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看到她的身材的时候,我不由得眼前一亮,但看到她的脸的时候,我激动的快要哭出来,我甚至都想直接过去抱着她的脸狠狠的亲上一口。

因为,我认识她,我认识她啊!!

她就是那个monkey,是杀手排行榜上的高手,也是卡瑟琳娜的那个一起训练和长大的姐妹,我看到了她,难道我还见不到卡瑟琳娜吗,对于卡瑟琳娜,我不知道我是什么心情,她间接害死了我爸,但也救过我,但我就是想见见她。并且想查到那个害死我爸的真凶卡拉丁。

激动不已的我,想要立马就冲出去,但是,我想起这里还是在m国,在朱丽叶市,她可能随时还有人跟踪她,或者身上有追踪器窃听器什么的,又或者,她要去和什么人会合。

所以,我压抑住了心底里的激动,想看看她要去见什么人,和什么人会合,或者说,她做这一切是为了什么。

我就继续一路跟着,跟着,果然没多久,她就去和那个dog社团的老大会合了,并且交给了他什么东西,然后两个人就像是不认识的人似的,老大上了一辆车走了,而她也上了另外一辆车,往相反的方向开去。

只不过,她上的那辆车是出租车。

我立马打了辆车跟了上去,一路跟到了一个类似单身公寓的地方,在那里的楼下,有个超市,超市的人流量还挺多的,她就是住在超市的楼上,在楼上,似乎还有一些修炼瑜伽的地方,我愣住了,她这是干什么去。

我一路跟着,她就进了那个瑜伽房,并且,在外面还贴着她的画像,她在这里是瑜伽老师!!

我愣住了,那么,卡瑟琳娜在吗,她也在这里练瑜伽吗,或者说,她们在练瑜伽的过程中,传递讯息么?

想到这,我立马从电梯的旁边的顶端,撬开了那里钻了进去,一路通往了她们练瑜伽的房间旁边的房檐附近,我此刻的身子是悬空的,但是这对我来说不难。

时间,已经到了傍晚,她们瑜伽的课程已经开始了,monkey的身材很不错,她教的也很好,我很是失望的看着那些学员里,没有一个是卡瑟琳娜,没办法了,只能跟这个家伙问问了。

于是,等到她们的课程结束,我就立马钻了进去,在无人的角落里,把她直接给逼停,同时,把她给带到了无人的卫生间里反锁了门。

她不是个善茬,她的身手很不错,所以,瞬间她就踢出了五腿,每一下都很有力,但是,却被我给硬生生的抓住了结实而又富有弹性的大腿。

我笑着看着她,道,“好久不见了,monkey杀手,何必一见面就想要了我的命呢。”

我斜眼笑着,同时从她的右手袖子里。把匕首给掏了出来,道,“怎么,还想杀我?”

她愣住了,她显然不认识我这张脸,而我居然能认出她的身份,她质问我,“你是什么人?”

我就笑了,说了句,“我是许默。”

她直接愣住了,然后压低了声音问我,“是你!!你来这里干什么,你怎么会在m国,在朱丽叶市?”

我说,“我干什么,不用你管。我问你,卡瑟琳娜人呢,你们火鸟组织怎么样了,你们那个该死的头目卡拉丁呢,我还要找她报父仇!”

她看着我道,“你要问我话,也不用这个姿势问我吧,能不能放开我先,以你这个面目,估计谁也不认识你,你怕什么?”

我想了想,也是,而我看了下确实,我把她的大腿举着,把她整个人扣在卫生间的马桶上,这姿势有点暧昧。所以我赶紧的放下了她,拍拍手说,抱歉。

然后我还闻了下手说,“你身上还挺香的。”

我是用的流利的英文,她白了我一眼,骂了句,“你想死?”

我们就约了个咖啡馆喝咖啡,真是讽刺。我还说了句,“喝咖啡,说起喝咖啡还真是讽刺,今天,你在咖啡馆杀了个人,今天却还有心情来喝咖啡。”

她就脸色变了,瞪圆了眼,质问我。“你跟踪我?什么时候开始跟踪的?”

我说了句,“当然是在你射杀人家的时候开始,我没阻止你,你还不感谢我,以我的实力,想隐逸起来不被你发现,很容易!就好像我跟踪你,并且轻而易举的制住你,是一个道理。”

我笑得得意洋洋,而她,则是愤怒的不行,指着我道,“我真恨不得一枪崩了你。”

我嬉笑道,“可惜你做不到。”

我突然间板起脸,道,“还是说说正事儿吧,卡瑟琳娜人呢,火鸟组织怎样了?”

她知道不说,我是不会放她走的,而她和卡瑟琳娜,好歹也是姐妹,虽然不至于是什么话都说的贴心姐妹,但至少她知道的事儿很多。

所以她说了。

原来,火鸟组织自从被zf军给打压以后。到处都没法生存,他们整个组织的所有人只能化整为零,到处逃,能逃几个是几个,抓到的就是死,要么就是关一被子的牢房,本来她和卡瑟琳娜还在一起的,跟着布谷鸟教官一起逃的,生存率比较大,但是zf军的那些家伙,不是笨蛋,请来的也都是世界各地的尖端强者,所以,被迫他们三个人只能分开。

那一战,卡瑟琳娜、布谷鸟都中枪了,她侥幸躲在下水道里逃脱了,但还是骨折了一条腿。

所以她不知道她们俩是死了,还是逃了,并且,她们被伏击的那一次,不是在m国,而是在f国。

至于火鸟组织的大部分的人,应该都死在了m国,有一批似乎去了倭国。而卡拉丁自从上次以后,就没出现过了,有杀手圈内的人士爆料出,卡拉丁似乎是死在了y国的一座大桥上,和那里的zf展开的激烈的追逐战,死了不少人,最后她也死了。但这只是爆料,具体这家伙死了没有,她就不清楚了。

她还说,她能告诉我的,就只有这些了,其他的,她就不能说了。还希望我不要泄露她的身份,她想以这个身份在这里安静的生活下去,直到没法生活为止。

其实她这想法挺好,但是,我问她了,“那你还做这种杀手的勾当?还跟那个dog社团合作?怎么回事?”

提到这个的时候,她很是不高兴,说她不愿意说,也不想告诉我,说这是她的私事,要我别管,还说,“我已经告诉了你卡瑟琳娜的事情了,你和她的事情,不用我掺和了吧,而且,当初我虽然也想杀你,但没成功,你也还好好的活着了,这次,我把消息都卖给你,就当做我们扯平了,行么?”

她说完以后,就结了账,还说,这次她请客,希望不要有下次了,她不想和我见面了。她也不想知道我来m国是为了什么。

然后就走了,我怎么可能就这么简单让她走,她说了那么多,等于没说,卡瑟琳娜和布谷鸟可能是已经死了,我虽然有点心塞,但也没办法,杀手就是这样,随时等死。

但是,最重要的是,我还得问她呢。

既然她藏的这么隐秘,为什么我们华夏国内会查到她和孟星的事情,而且连dog社团这种小型的社团都知道她是火鸟组织的人,并且和她合作?

所以,我必须得问清楚。

我再次逼停她的时候,她的枪已经指着我的下巴了,说,你滚不滚?

我直接说了句。“你知道不知道,华夏国内,都已经查到了你和孟星有关系的事情,提到的不是你,而是火鸟组织!你这叫隐逸身份么,连华夏国内跟你无冤无仇的,都能查到你,你觉得m国。f国,y国等这些大国,会不知道你在这里躲着么,他们不对付你,就是为了让你的同伴自动现身,等你来钓大鱼出来给他们吃!!”

我的话,让她直接愣住了,她喝了句,“什么?”

似乎她觉得,她隐藏的很好,其实她就只是杀手的手段和枪法很好而已,大隐隐于市,她做的很不好。

我就问了我的所有疑惑,她,居然也就跟我说了。

似乎是我对她的坦诚吧,我还说了一些我来这边执行国家的任务的,所以她才会说给我听这些事儿。

原来,她差点死,是被dog社团的老大的爹给救了,差点死的那一次,她又差点被人给卖到那种地方去做出卖自己的事情,被救了以后,她只能以自己是火鸟组织身份来祈求他们救自己,否则。这个社团不会白白救一个没用之人。

所以,她才会一直为dog社团做事,并且领取高额报酬,否则的话,就她瑜伽课那点钱,够干啥的?

她也尝试过联系卡瑟琳娜她们,但是毫无音讯,还差点死,所以dog社团老大的爹,勒令她就待在这里,不准和火鸟组织的人联系了,等她们现身再说。dog社团,其实以前也是全国首屈一指的大社团残留下来的分部,所以dog社团老大的爹,很有远见的留下了她的命,让她为社团做事。

在m国,拿枪杀死个把人没什么关系,只要别被发现就行,要隐藏的好。所以她就一直在这里待到了现在。

至于孟星,她说她也不是很熟悉,只有dog社团的老大的爹,才很熟悉他,并且和他是二十多年的好朋友。

我惊呆了,二十多年,那意思是,孟星没叛变龙组之前,就和这位dog社团的老大的爹,认识了?在m国?这,肯定有猫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