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79章 我想吃玻璃!/青春的死胡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倒是有点奇怪,并不是夜店,也不是ktv等类的地方,网咖什么的,赚的应该不是很多吧,这种地方当堂口能有什么油水,不过,也许醉翁之意不在酒吧,这也不关我的事,我来,就是为了对付那个苏秦的。

没多久,我们就走到了那里,一路往下坐电梯下去,到了网咖里的时候发现里面的人还挺多的。有不少学生,绕过网咖过去就是台球厅。

到了那里面以后,我发现里面有不少的混子正在打台球,一个个很酷炫,很叼的样子。

所以,当我们一行人进去以后,并没有人鸟我们。

为啥,因为除了冷漠像是个中规中矩的坏人之外,其他的,都是一副老实人模样,尤其是我,长相清秀的老学生模样,再加上小雪,清纯靓丽的女孩。

在这种狼吃肉的地方,自然是被人上下三段打量,自从小雪来到世俗社会以后,也习惯了这种眼神,虽然讨厌这些色男人的眼神,但是不可避免,也就只能忍受了。总不能把所有男人的眼睛都给挖了吧。

立马就有人上来,招呼我们,问我们开台还是怎么的,梁齐直接敲了敲桌面,让他们带我们到内厅去,到了里面以后,我们才发现,这里面居然是个赌博的地方,原来这里才是大头,我说呢,外面不过是障眼法而已。

但梁齐身为萧家某个堂口的守卫者,和他们打过交道,所以,一见面,他们就认出了梁齐和上官雪,纷纷都掏出棍棒,甚至有的都打算伸手入怀掏枪了,我敢肯定,他们之中肯定有枪,就只是没掏出来而已,江湖规矩,不到万不得已,是不允许动枪的,尤其是这种地下势力。

那几个堂口下的小弟,也知道这种事儿,需要堂口老大出面,他们也知道梁齐的实力如何,带着这么多人来,显然是踢场的,所以,他们也没怠慢,而是直接打电话请大哥来。

我则是随便找了张椅子,没阻止他们打电话,我则是轻蔑的说了句,“能叫来的,尽管叫,反正今天这堂口,是砸定了。”

在场的,恐怕也就只有我敢这么傲慢狂妄的说话了,除我之外,其他人都没这个底气。

而我的话一出,那些原本还在打牌开赌的,都在这时候停下了,对着我。十分的不爽,其中有两个扎着丸子头的半边秃头的家伙,以为我是个学生好欺负,就指着我这儿怒道,

“你算个什么东西,轮得到你说话?”

他们认识梁齐,见过上官雪,却没见过我,再看浩子和冷漠都有点不像好人,就我好欺负,所以才敢这么说话吧,反正老大们都没来,打打嘴炮过过嘴瘾,也是可以的。

但是。他们找错了对象。

这两个家伙的话,刚刚落音,我就起来了,瞪着他们,慢慢的说了句,

“有胆,再说一遍!”

似乎觉得我十分好欺负。也怕梁齐发飙,在他们看来,梁齐是头目,不过,看梁齐似乎不打算管的样子,他们更是觉得我好欺负了,所以,就把旁边喝了只剩半瓶啤酒的瓶子,拿起来狠狠的朝着赌桌上一砸,瞬间,那些麻将扑克之类的上面撒了很多的酒水和玻璃渣。

另外半边的酒瓶子,上面的玻璃渣看着让人触目惊心,因为一旦戳到人的肉上面,那可是很疼的。

所以。这俩丸子头,一人拿着半个酒瓶子,慢慢的,走向了我这边,用酒瓶子指着我的脑袋和眼睛,冷冷的道,

“趁着老大还没来,我们也给梁兄这个面子,跪下,喊两声爷爷,刚刚就把你的话当成放屁,把你也给放了,否则,这两个酒瓶子,就是你的下场。”

他们说完后,梁齐依然不管,只是哼了哼,他知道,一切随我意思,在这里的人之中,我才是老大,我说了算。

他们又看了看梁齐,梁齐还是那副态度,他们更是泰然自若了,认为在老大来之前还可以逞下威风教训教训我,可是,让他们没想到的是,我却顺手。点了一根在赌桌上的烟,抽了起来,同时,把火星一弹,弹到了赌桌上的几个筹码上,之后,我好笑的盯着他们道。

“你们看过精武门吧,陈真逼着那些鬼子吃玻璃的那一幕,见过吧,今天你们想把这玻璃渣子弄我脸上,我也回敬你们,你们只要今天把这赌桌上的这一把玻璃渣子,都吃下去。我就放了你们,今天你们俩人的放肆,我就既往不咎,你俩看如何?”

我说完以后,他们那边的人都愣住了,他们这些人,虽说是孙家场子里的人。但是都不是孙老头的那些儿子,也不是狼牙的人,自然不认识我。

所以当我这么一个学生模样的家伙,这么狂妄的让这两位丸子头的混子吃玻璃,他们都觉得,我是不是疯了,或者。是不是脑子有坑,脑子进水了?

是以,他们都张狂的,哈哈大笑了起来,有的人还和梁齐打过几次交道,都说,“梁兄。你带来的这个学生,是不是个傻逼?”

可是梁齐,却眼睛一眨不眨的瞪着那个说这话的人,口气,冰凉的冷道,

“怎么,你也想吃玻璃?”

他们不懂梁齐这是什么意思,可是很快,他们懂了。

这两个丸子头的家伙,还跟梁齐请示了下说,“这小伙子太狂妄了,要不要我们哥俩帮你教教他该怎么做人,梁兄?”

梁齐听到这话以后,看了看我,之后,给他们做了一个“请”的手势,意思是,你们随意。

这下,他们越发的大胆了,越发的肆无忌惮了,他们两个丸子头的家伙,立马朝着我这边扑了过来,用带着碎玻璃的玻璃酒瓶,朝着我的身上砸了过来,嘴里还嚷嚷着,“我们给梁兄给面子,就不让你开瓢了。”

但,就在他们都以为我要被这两个丸子头的人打的满地找牙,让我这个学生样的家伙,知道知道什么叫社会的险恶,让他们教我做人的时候。

他们马上就傻眼了,因为,我果然让他们俩吃玻璃了。

我的身子就那么轻微一偏,一个丸子头的家伙打了个空,身子朝着前倾,而我,直接拉拽着他的肩膀,把他往桌子上一按,刚好就是那个玻璃碎片所在的地方,而我按的方向,刚好是他的嘴巴,刚好就吃了一嘴的玻璃。

惨叫声,冲天而起,尖叫四射。

而另外那个家伙见状,立马朝着我扑了过来,以为前面那个丸子头只是被我偷袭而已,他不会犯同样的错误。

他的速度变快了,不得不说,要是只是一个普通的学生。那肯定就死定了,肯定被他们虐。

但,我是许默。

所以,只是下一秒,这家伙就被我绊倒了,同时,在他摔倒的时候,我把他的脑袋往地上有着碎玻璃的地方而去,狠狠的按下,他的整张脸,整个嘴巴,都朝着地面上亲密接触了起来。

他,吃了一嘴的玻璃,不光如此。脸上也是一样。

就这样,两个丸子头,在不到三十秒的时间内,就被我给按着,‘乖乖’的吃了玻璃,这一系列的动作,都彰显着,我不是个弱者。

我轻笑着看他们道,“说让你们吃玻璃,就绝对不会让你们吃纸!”

所有的那些堂口的家伙们,本来还轻视我,这时候,都震惊不已,都在惊诧,我这张人畜无害的脸庞背后,笑嘻嘻的,当真是笑里藏刀啊,他们心底里都在想,梁齐带来的,都不是庸俗之辈,这是真正的来踢场子的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