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17章 欧美的情敌!/青春的死胡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脸色变了,因为我们俩是从五楼的方向往下跳的,我可以不死,但冷漠却不行。

我必须得抱着他,他最后还中了一枪,背后也中了几枪,身上的伤势很严重,他随时都有可能会死。

但我,依旧在最后关头,抱紧了他,我们俩,就这样从五楼的高度往下坠。

我期待奇迹的发生,如果是我自己,我可以腾挪到旁边的建筑物上,借助一个落点让自己缓冲,这样不至于受伤惨重,但是,我还抱着一个人,这样的后果就可能是我们俩一起死!

但我依旧不后悔,冷漠似乎是看到了我的动作,想要反抗,但是在下坠的过程中,他没法动弹,只能被我抱住。我用自己的身体垫在下面,我打算就是自己死,也得让冷漠活下去,我不能再让我的兄弟死了。

最后我都闭着眼睛了,不想死活的事情了,上头的内森等人,气急败坏的往这边开枪,但是。枪的准头不好,打不中不说,还被狙击手卡瑟琳娜和布谷鸟几个点射,死了不少人,内森的人就不敢冒头了。

我也不知道是奇迹还是什么,反正我是落在了一个很有弹性的绳子上面,然后我和冷漠弹了一下,重重的跌落在地上。

而当我看清楚了这绳子似乎是人射出来的爬墙的绳索。我下意识的往那边看,原来,是卡瑟琳娜在关键时刻下来了,把爬墙的枪绳给射了出来,及时的挽救了我和冷漠的命,但就算是如此,我和冷漠也重重的经过一弹以后,跌落在地上。我倒是还活着,但是冷漠,却生死未卜。

似乎布谷鸟和卡瑟琳娜也请了别人,立马就过来把我们俩给救走了,然后就有人用车接应我们,很快,我们就被送离了现场。在我们的身后,是内森和他们气急败坏的那些社团里的小弟们。他们对着我们的车子,疯狂的射击,但是没有用,车子已经开的很远了。

在车上的时候,卡瑟琳娜那美艳的脸庞,对着我,紧张的问我,“许默,你没事吧?”

我没理她的关怀,却对着卡瑟琳娜那焦急的脸庞,厮声喝了句,“快救冷漠,快!!”

但是前面开车的布谷鸟和一个正在和身后的追兵对射的枪手,对着我冷笑道,“现在谁有时间救人,停下,我们也得死,内森的人在这一带,集结了很多人,这里可是牛约,黑手社团的地盘,内森是黑手的二号人物,停车救他,就是找死。”

可我,听了这人的话,更加的愤怒,却瞪圆了眼,厉声喝道,“我草泥马,给我停车,救人,否则。我他吗好了以后杀了你!!”

卡瑟琳娜此刻看我这么张狂,知道我是担心冷漠的安危,冷漠整个人确实是生死未卜,身上都是血,她吓得都快哭了,她眼圈红着对我说,

“对不起,许默,对不起,但是追兵追的太紧了,现在没法停,我先帮他看看,你别激动,你背后的血也在不停的流,我们马上找医院,马上找!你放心。他绝对不会死,他死了,我给他陪葬!”

对于卡瑟琳娜那个同伴的态度,让我十分恼火,我只能对着卡瑟琳娜泄火,我怒声吼道,

“你他吗是应该陪葬,给我另外一个死去的兄弟陪葬。为了你那该死的导师!我失去了一个挚爱的兄弟!!”

布谷鸟在开车,她的伤势也还没好,但是没人给我们开车了,她也应该听到了我的吼声,只听到她在前面淡淡的道,

“我的命是你救的,你骂几句是应该的,布兰德。闭嘴吧,他是我和你的梦中情人的救命恩人!”

这个副驾驶位上,拿着枪和追兵对干,还骂我的,是个男的,也是他们的同伴,但是,我却抓住了布谷鸟说的话的重点。这个布兰德和卡瑟琳娜,有点什么?

但我却在这一瞬间管不了那么多了,我要的,是冷漠的命。

听了她的话,我越发的张狂,我厮声直接吼的破音了,都要继续吼,我对着布谷鸟和卡瑟琳娜狂骂。最后我骂了句,“我怎么会傻逼呵呵的为了去回去救你,害死了我的兄弟你!fuck!我真是日了死狗了!”

但她们都果断当做没听到,我的声音再大,也大不过枪管和子弹的声音,索性的是,布谷鸟的车技很棒,她们这些杀手的车技都很牛。甩脱警,或者是敌人,都没什么难度,就是整个车子颠簸的不行,我还是一路骂,让她注意点开车,冷漠要是死了,我让她俩陪葬。

她和卡瑟琳娜倒是答应的好好的,说一定给我陪葬。

倒是冷漠,他吐着血,最后说了句,我,我没事,许默,你别担心。

然后就晕过去了,应该是失血过多。伤势太重,我惊的都不行了。

也幸好老天眷顾我们,有警开始追逐和围堵黑手社团内森他们的车辆,这才让我们有了喘息的余地,成功的甩掉了他们。

之后,我们立马开始找医院,找诊所,一开始先是找了家诊所,那家诊所的医疗团队还挺牛逼的,在这一带很有名气,比大医院的专家也不差,所以,我们立马让他给冷漠治疗,而我则是其次的,我知道自己命硬,是不会死的。

但卡瑟琳娜却是求着我去治疗,但我却不肯,就因为上次我自己去取个弹,导致冷漠陷入了危机,所以这次,哪怕明知道他不会有危险,但我还是执拗的不肯去,没辙,布谷鸟看不下去了,就找了个医生和护士过来,用枪指着人家帮我治疗,是在冷漠的手术室门口进行的。

这一晚上,我们都没睡,整个诊所对外是关闭的,连灯都是关的,所以,不管内森的人怎么查,我们至少可以躲过这一晚。

幸运的是,冷漠确实是没事,命大治好了,而我在手术室外面,也把子弹都给取出来了,这时候我才知道自己受伤有多惨重,在我身体里起码有七八个子弹,那医生说我能活着。都是个奇迹了。

他说不管哪个子弹偏移了位置,那就是关键的要害,我都会死,而且,再拖下去,我失血过多也会死。但我就只是一笑置之,我知道自己不会死,因为每次闪避子弹和他们斗争的时候。我都是全身心的投入到里面去了。

我感觉还是战斗经验过多,现在哪怕是让我随便一个拿着枪的高级战斗,他都不是我的对手,我的身体已经可以本能的反应去躲避子弹了,就算躲不开,也射不中我的要害,这就是实战经验过多的好处。

冷漠没事以后,我就扑到他的病房去了。他疲乏的睁开了眼睛,跟我说,“许默,我没事了,你可以放心了。”

到了这一刻,我才知道,我和他的兄弟感情,已经到了这种出生入死的地步了。比以前更胜一筹。

我紧紧地握住了他的手,跟他说了句,恩。

他还问我有没有治疗,我说:“差不多了,你也别娘娘腔一直对我嘘寒问暖的,我受不了。”

他就笑骂我一句,“你去死吧。”

布兰德,也就是布谷鸟她们的同伴传来消息,说是黑手社团的人在地毯式搜索我们,我们必须得走了,这里流下的血迹,还有痕迹,不单单会害死这里的医生护士,也会让我们暴露位置。

但我却怒瞪着他道,“冷漠还没恢复,哪儿也不能去。他要是伤口裂开,你负责的起么?有什么事,我自己担着,你要害怕,你先滚吧。”

我的三番五次的不客气,让这个布兰德也不爽了,他直接掏出了枪,顶在了我的脑袋上。

“吗的,你们这些华夏人是不是有病,要不是卡瑟琳娜和布谷鸟导师她们一直劝我,说你很悲痛,我才给你面子,可你别蹬鼻子上脸,在m国,你这一套行不通!”

对他,我已经很不爽了,这狗日的,时不时每次走路的时候,眼睛都盯着卡瑟琳娜的屁股看,我知道不是我的错觉,我也不是吃醋什么的,我和卡瑟琳娜都没确定什么关系,也没开始恋爱什么的,但是,我就是看不惯他这种开放的姿态,自以为自己是欧洲这边的人,就开放的不把别的女人当女人看,眼神十分的露骨,一点都不知道收敛,现在,还他吗还拿着枪指着我。

我立马爆炸了。我恼怒的站了起来,把他的枪口顶了回去,丝毫不惧怕他的枪口,我狞笑着看着他道,

“你知道多少人用枪指着我,最后我还活着,而他们都死了,你也想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