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38章 你到底是谁是鬼?/青春的死胡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在夜色之中,我如影一般穿行,我打算提前到他们明天举办大型聚会的地点,庆重市的中心地带,沙坪坝!

到了那里以后,我打算先看好地形,然后准备我的报复行动,哪怕就算是只有我一个人,我也得让他们这任免仪式没办法举办成功!

在地会组织,大首领,铁龟铁手他们的眼里,我已经是个死人了,既然他们喜欢戴着银质面具装神秘,那么,我也就学学他们,戴上个银质面具和他们玩玩。

我找了一家卖面具的,索性他们正在打烊,还没关门。我就赶紧的买了个银质面具,说来也惭愧,我这钱还是跟那个龙堂的小弟借的,他非说不要我还了,我却说一定会还给他,等到我解决了这些事情以后。

虽然我不缺钱。但现在我想整点钱,还真是挺难的。

既然整个地会组织,全国的青门上上下下都知道我已经死了,那么,我如果联系冷漠、萧家他们,势必会暴露我的行踪,而且,在京都也有青门的力量,既然全部青门的堂口都已经投降了地会组织,被地会组织接手了,我出现,估摸着也会被发现才对。

我不知道老十三他们知道我死的消息,会怎么样,是开心还是帮我报仇,反正我没指望过那些。如今,我想的只有一个目的,救出 森哥和三眼哥,其他的暂且不想。

卡瑟琳娜具体怎么样了。也得查一查,不能让她也被抓走吧。这也是个很棘手的问题。

面具到手,试了下,大小刚好合适,戴上以后走在夜幕之中,人家看了像是看鬼一样,都吓得车赶紧开,觉得自己是看花眼的也有很多。

不过,我却不在意,而是在沙坪坝附近找了个地方等待天明,这一夜,我都没怎么睡,就只是眯了一下,原因就是为了等待机会,如果森哥他们被提前押送过来,我也会发现的。

果然机会是给有准备的人,在凌晨的六点多左右的时候,有两辆车开了过来,我当时还以为自己看花眼了,定睛一看,这才发现,果然出来的人就是森哥,还有三眼哥,他们分别被几个高手所看押着。其中一个,就是铁手。

铁手比起铁龟来,心思更加缜密,而且实力更加的强悍,所以,由他护送。万无一失。并且我已经死了,没人再能与他争锋,他也没必要怕什么。

但即便如此,大首领还是让他带了不少人护送这一次的两个人犯,可想而知,这位大首领还真是心思缜密,不留一点痕迹。

在护送的这几个人里,除了铁手是一等高手之外,还有几个,我看了下都是很强的潜能高手,实力都在潜能后期巅峰左右,不知道他在哪儿网罗到的高手。

而且,在沙坪坝这地方,是地会组织把以前青门的堂口合并为的新的最大的堂口,应该是打算作为地会组织的临时总部来用,所以,这地方的守卫是固若金汤,一旦被他们将森哥三眼哥押入地道底下,那如果我去救,可能又会陷入三天前被活埋的危机。

而且,在地牢之中暴露了我的位置,对他们的大型聚会,我也没办法破坏了。

所以,我必须得在铁手将两个人质押送进去之前,果断出手。

我没犹豫,人,已经如同影子一般飘忽了过去,速度快到了极致。

天,还在灰蒙蒙的,我的人戴着个银质的面具。眨眼一看还跟铁手的差不多,所以,他们的人虽然有拿着枪的,但等到我近身,都没反应过来,也没开枪。就被我直接用铁钉钉死在了当场,他们倒下去的一瞬间,都没法出任何声音,咽喉,都被卡住了一样,只能哽着沙哑着喊了句什么话,不过,这已经是他们离开人世间的最后一句话了。

突如其来的变故,让所有人都惊诧不已。

四个带枪的高手,一瞬间全部身死。

就只是那么灰蒙蒙的一瞬间。

反应过来的那几个潜能高手,他们立马对着我出手,对我采取了合围之势。

但。他们怎么会是我的对手。

我的进化期的实力全开,就算是没动用天翔之翼等类明显的招式,也能让他们死的很迅速。

一个家伙被我踹断了膝盖,直接跪了下去,我给了他的脑门上一个铁钉。

一个家伙被我弯折了手臂,惨叫着弯下腰。他的咽喉也被我钉了一下。

另外几个家伙也是一样,一人一下,全部身死。

最后,就剩下铁手和那个司机。

我感觉的出来,这司机,也是个高手,而且实力应该不亚于铁手。

对我的这番攻击,他们一瞬间也感应了出来,他们不是傻子,也是身经百战的高手。

第一时间,铁手将两个人质给踢回了车内,同时和司机一起与我对峙着,冷冷的对着我喝道,

“你是什么人,为什么袭击地会组织?”

他没有直接攻击,显然知道我这么快的速度秒杀八九个人,而且都是高手,他知道我的实力绝对不弱。如果是以前,他肯定会怀疑我是许默,但是,他知道许默已经死透了,不可能是许默了。所以这才会怀疑是其他势力的高手,就有此一问。

我没说话,银质面具没有丝毫表情显露出来,我只是微微指了指车子里的两个人。

我的意思很模糊,我是为他们俩而来,但却没说,是为了杀了他们,还是为了救出他们。

因为,想让他们死的人有很多,想让他们活的人也有很多。

比如东哥的家属们,就希望他们俩死,那样他们就名正言顺继承东哥财产,继承东哥的位子。

希望他们活的人更多,可以利用他俩在青门的威望。把青门的大部分弟子的力量给聚集起来,地会组织就是这么干的。

所以,我也没说杀不杀他们,没暴露我的目的,只是意思让他们把人交给我。

可铁手的低低的没有说话,最后,喝了句,“兄台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要他们两个叛逆?”

他的话,刚刚说完,我已经闪电般对着的那个司机出手,他们俩人,瞬间就对我合围之势,不得不说,他俩的攻击,联合在一起,十分的强横,可以说的是,这个司机的实力,绝对不亚于铁手,甚至比铁龟要强上几分,难怪地会组织可以短时间内崛起并且逆袭青门,他们有高手有人脉,还潜伏了这么多年,还是当年的天地-会的余孽,真是可怕。

但,他们遇上的人不是别人,而是我,在那种地动山摇的情况下,他和铁龟加上慕容通。都不是我的对手,如今,也是一样的情况。

没要五百多招,他们就落下阵来,他惊愕的喊了句,“许默?不,不可能!”

他喊了句我的名字,但是又说不可能,因为他知道我死透了,没人可以在那种地底下连空气都没有活三天三夜的,他和我交手过,对我的攻击手段很熟悉,哪怕我没用天翔之翼,他也能看出个七七八八,他俩一起败下阵来,他没办法了,只能这么质问我。

我一钉子钉死了那个司机以后,对着他,露出了笑容,

“既然你猜到了是我,为什么不敢承认呢?”

他的整个人都呆滞住了,甚至声音都不敢发出,良久,他这才颤抖的指着我,像是看怪物一样,摇头道,“不可能,不可能,没人可以在那种情况下活着的,那些毒气,都是稻进会的人给我们引进的国外的最先进的毒气,就算是生命力再强的植被、动物都会被毒死,你在下面连空气都没有,怎么可能活着?”

“你,你到底是人是鬼?”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