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55章 我不是仗势欺人 第一更/青春的死胡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的确,对我来说,我此刻已经是青门的门主,而且实力已经达到了进化期初期第二层,就如同森哥所言,我的实力放眼大江南北,几乎无人能敌,也就只有老十三,或者某些隐世高手才能单独对付我。

所以我的眼界这才高了很多。对江宇这个,我以前的情敌,我很是不屑一顾,我完全不把他当我的仇人,就只是当一个昔日认识的小角色罢了,他,对我来说,翻不起什么大浪来。

可就是这个家伙。居然敢这么跟我说话,这,让我怒了。

我回过头,同样是冷冷的盯着他,我故意将那大头贴,攥在手心里,我就是要挑战他的极限,挑战他的底线,我看他能把我怎么样。

我,说了句,

“我不放下,你能怎么样?”

我回过头,我这张脸,他可能见过,可能没见过,也许认识,也许不认识,这些,我都无所谓。

但是,看我这幅姿态,他那副样子,显然是认出我来了,他的眉头,片刻间狞了起来。人,已经朝着我这边,猛地蹿了过来,他这么快就要动手,真是可笑,他的实力,能打的过我么?

卡瑟琳娜见状,立马要护住我。拦着他,我却摆摆手,嘴角轻笑微微扬起,淡淡的说了句,“让他来。”

想必卡瑟琳娜也看出来了,这家伙很弱,甚至都不是个潜能高手,只不过是个武功高明一些的武术高手而已,这种高手华夏大地不知道有几千几万个。所以,听了我的话,她果断的顿住,并没有再出手,而是退到了一边,看我打算怎么对付他。在她看来,同样是看我怎么耍猴戏的。

江宇的实力,在一般人,甚至整个省城道上混的人看来,都不算弱,但对潜能高手来说,真的特别弱,他的速度,在我看来,尤其的慢到极点。

再加上以往我和他的仇怨,我很想羞辱一下他,所以,我没有退缩,但也没直接干败他,而是慢慢的接过他的招数。

他的拳、脚、肘击打过来的时候,我都觉得太慢太慢,这些,都被我一一轻易化解,打到两三分钟的时候,他这才明白,我是在故意羞辱他,故意不进攻,就只是防守。

哪怕他再怎么拼命的来抢我手里的大头贴,凭他的实力,也是抢不到的,以前我的实力就强横如斯,不是他所能比的上的。现在,他就更加的比不上了。

所以,到了最后一刻,他恼羞成怒,甚至采取了以命打命、玩命不要命的办法来跟我打,贴着我的身子,死缠着我,就为了能弄伤我。弄死我。

可是,他还是没法击败我,他高估了自己也轻视了我,只不过,擦破了一点我的胳膊上的皮,仅此而已,而他,已经是累的气喘吁吁,身上没有一块好的地方,即使都是轻伤,但他也觉得自己受了莫大的侮辱。

他对着我,大声的呵斥道,“有种你他吗的就杀了我,杀了我你也找不到萧璐!”

我就知道他会大放厥词,会在最后的时刻骂我,他比江龙有骨气的多,江龙为了活命,连跪下,求饶,各种无底线的事情都能做出来。可他不会,他那种以命换命的打法,就是为了捍卫自己的尊严。

但他最后的一句话,却让我整个人都呆滞住了,甚至,我开始怀疑和惊慌失措,莫非,萧璐回来过,莫非,我和她错过了。对啊,吗的,我这么久没在省城,萧璐如果真的回来过。也找不到我了啊。而他的话,让我意识到自己犯下了多么严重的错误,所以,我立马一把把他的衣领子给提了起来,同时,怒声喝道,“告诉我,萧璐在哪,她是不是回来过?”

可是,我的威胁,对他似乎并没有用,他不是江龙,他有的是骨气,他根本不怕死。所以,他哪怕被我拽着身子提起来了,他几乎喘不过气来了,可是他依然没有求饶,也不肯告诉我任何事。他只是狞笑着,哈哈大笑的看着我,道,

“你杀了,杀了我吧。”

他呼呼的喘着气,嘲讽我道,

“不管你杀不杀我,我都不会告诉你萧璐的任何下落,都不会,因为,你不配。”

他那的脑袋,转向了卡瑟琳娜这边,似乎带着玩味的表情,再次骂道,

“在我看来。萧璐之所以不肯回来,就因为你的女人太多,所以她失望,她绝望了,这才不肯回来,这才躲着世人,这一点难道你没想过,这又是你的第几个夫人。你到底有多少个女人你才罢休?”

到了最后,他的声音都成了歇斯底里,看来,他对萧璐的感情不是假的,在装作傻子的那七年里,也就只有萧璐这么一个女孩子愿意那么对他,那么照顾他,其他的人都把他当成真的傻子,所以他感激,所以他才会真正的爱上萧璐。萧璐走了,他也十分伤心才对。但是,他刚刚的那些话,摆明了就是知道他所知道的一切,那么,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必须得问清楚来。所以。我再次的把他的脖子捏紧,提了起来,质问着他道,

“你不怕死,你喜欢萧璐,我知道,但你不管你爹了么,你死了。江家这么大的产业怎么办,你有没有为你爹想过,听说江龙那孙子回来了,是么,所以你想让给他,所以你甘心就这么死掉?江龙那孙子曾经给我跪下,给我求饶,我都没打算放过他。你怎么就这么想死?恩?”

我的话,让江宇微微顿住,而就在这时候,我听到了一声重重的叹息声,这声音是来自一个苍老的老人的声音,我顿了顿,看向了这人,原来是江又鹤。这才多久不见,他就成了这幅苍老的模样,看来,他是真的老了。

他看到了我,楞了一下,显然没想到我的容貌变成了这样,不过他应该在外面听到了我们的对话,知道了我是谁。所以,这才叹气吧。

他走进来的时候,身子都是蹒跚的,需要人扶着才行,到了这里的时候,他才深深的看了我一眼,道,

“是江玉的儿子吧。许默回来了?按照辈分,你还得叫我一声叔伯,宇儿再怎么样,也算是你的兄弟吧,你这样,他快要死了,还怎么告诉你你想知道的一切,快放了他吧。”

他几乎是恳切的跟我这么说的,若是换了以前我还是那个懦弱无能的时候,他又怎么会乐意搭理我,不过,他说的倒是挺对的,如果我就这么杀了他,那我所想知道的一切,都没法知道了,他的命,不值钱,但是萧璐的消息,却是非常值钱的。

如果萧璐真的有消息,或者是曾经回来过,那么,江又鹤想必也应该知道才对。既然逼问江宇没什么用,他又如此视死如归,那么,我问江又鹤,想必就十分容易才对,到了万不得已,我也许可以利用一些特殊的手段。所以,我二话不说,立马就放了江宇,江宇因为长时间被我掐住脖子和衣领子,所以咳嗽了好多声,而江又鹤爱子心切,就过来赶紧的给江宇拍后背。

而放了他以后,我没浪费什么时间,直接就质问江又鹤道,“你也说了,你是我的叔伯,那我就叫你一声叔叔,我爹也死了,我也去过一趟慕容家族,在那里,也没什么亲人了,都死的死光了。叫你一声,也不无不可,可是我想问问你了,萧璐,是不是曾经回来过。不然你儿子为什么会知道一些消息,你应该明白,我和萧璐的感情,也应该听说过我如今的实力、势力究竟是怎样庞大,我不是仗势欺人,我只是想知道我所爱的女人的消息,这,不为过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