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78章 回归青门/青春的死胡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那一夜,当真是折腾死我了,主要原因还是前几天和卡瑟琳娜疯狂过,现在又拖着重伤的身体和陶颖这个需求量最大的女人办事,所以我才会这么吃不消。

我可以保守的估计那一天的次数,起码有两个巴掌那么多,如果不是我的身体异于常人,早已脱离了潜能桎梏,那我肯定已经死翘翘了。

直到天微微亮,一切才结束,我泡回了药浴里面,而陶颖则是回去呼呼大睡。

白天的时候,我被欢欢吵醒,她还纳闷的和我说。

“怎么搞的,颖子姐这日晒三竿了还在睡,怎么默默哥你也是这样呀,难不成你们俩半夜抓贼去了?”

我不知道欢欢是长大了,还是她故意在暗示、映射些什么,或者她已经从颖子身上的吻痕发现了什么,所以故意来让我难堪,我就只是尴尬的咳嗽了几声,揉着朦胧的睡眼,不好意思的道,

“今晚准备一下,就要启程去庆重了,你先和我妈他们准备准备吧,我这身子骨还有枪伤、重伤,我多睡一下不为过吧?”

即使是发现了什么,欢欢也该为我的身子骨着想,所以,她就只是抿了抿嘴唇,然后蹙眉道,

“那好吧,你和颖子姐再睡会儿。我再叫你们吧,真不知道晚上干嘛去了。”

她走了以后,我这才发现我的耳朵根子可是红的要命了,吗了个巴子的,我敢说,欢欢肯定是故意映射什么,而我和她。也是老夫老妻了,她和腐女陶颖待在一起这么久,不可能不知道这些事的。

只是,我万万没想到的是,她走后,我想着可以松口气,再休息休息。睡一两个小时,养养身体的时候,却发现浴桶里居然又多了个滑溜溜的泥鳅一样的东西,我当时就懵逼了,等到我回过神来,这才发现,居然是陶颖,我瞪圆了眼看着她道,

“陶颖,你,你怎么没睡啊?”

而瞬间,我再次惊起一身冷汗,因为我发现,她居然是还想…,我赶紧的摇头,想要爬出去,我喊道,

“别,陶颖,你这样不行,身体要紧啊。”

但是她却是牢牢地抓住我道,“昨晚上闷闷的,有欢欢在不好发挥,而且在水里发出噗噗的声音,老带感了,你这次跑不掉了……”

我无奈,真的特别无奈,特别慌。我怎么也想不到,陶颖她居然变成了这样,昨晚上居然还没喂饱,啧啧,真是神都没法救我了。

直到最后,我也没法睡了,办完脖子以下不能描写的事情以后。我就直接穿起衣服,打算出去了,傍晚的时候我们全家得启程去庆重,我还得给森哥报喜,所以时间很紧,可当我照照镜子的时候才发现,我他吗和龙组、地会组织进行惊心动魄的战斗,也没有黑眼圈,就这么一晚上,被整出黑眼圈来了,可想而知我真的是被榨干了啊,吗了个巴子的,以后再有这样的,我再也不同意了,连续两三天这样,谁都吃不消,如果吃得消的,那不是人,那是神了,哪怕我是进化期高手,我也吃不消。除非我当初刚刚吸食神血之后,迫不及待的释放的时候,那时候在女人身上爆发,不但没坏处,反而有好处。

不过陶颖有化妆品,帮我把黑眼圈给弄没了,这样就显得好多了,没那么明显。不然,我会被疯子哥赵明飞他们给笑话死。中午的时候,我们全家人,再加上赵明飞他们一起好好的吃了个饭,吃完饭后,我和疯子哥还去了一趟刀盟的总部,也就只有阿郎的那几个心腹知道他要当叛徒的事情,其他的人,都是不知情的,所以,整个刀盟,就让疯子哥一路从省城带过来的一个兄弟接手了,那个兄弟我也有见过几次,比较熟悉。也靠谱,再怎么样都是疯子哥一手带出来的,绝对不可能再出现背叛的事情了。

而且,阿郎的问题,也是我疏忽的问题,我相信换了别人当盟主,也可能会背叛。毕竟江枫带给他们的压力太大了,在那绝大的压力之下,确实是会做出背叛的事情来,阿郎已经死了,这一切就过去了,他的家人、兄弟,我都给予最好的待遇。

让他们在东山省养老什么的,一切都办妥以后,我再去看了看小苗苗的事情,她办完了转学手续,跟着我爸妈徐妍他们,打算乘飞机到庆重去,看的出来,小苗苗还很舍不得这个地方。谁会喜欢天天去转学,小孩子要适应一个新的环境很难的,可能会出现自闭症,也有可能会被新环境的孩子们疏远隔离甚至欺负,但我只能说是做到尽量,一切尽量安排的妥妥的吧。

小苗苗再看到我的时候,惊喜的过来,还抱了抱我,俏生生的喊了句,“哥哥。”

这是她第一次这么正儿八经的喊我一声哥哥,但她舍不得离开这里的那红红的眼睛,让我感觉到心里酸酸的,她算是我的小妹妹吧,我却只能让她去庆重读书,就因为我还没法百分百保护她的安全,让她差点死在地会组织的手里。

所以,我抱住了她,坚定的道,

“去了庆重,那边的朋友会更多,而且。那里的大哥哥的兄弟朋友也多,会更安全,不会再发生像上次绑架你的事情了,你放心,大哥哥说到做到,好吧?”

这一次,她不像以前那样撒娇,任性什么的了,而是定定的恩了一声,说:“好。”

我感觉,这次的经历对她的童年来说,会成为一次阴影,但也会成为一次挫折的成长,让她以后尽量不要相信陌生人的话,也不要和陌生人走。

我曾经听老人说过,人在年轻的时候受到几次大的挫折不算什么,至少可以改,可以再来过,这些挫折都会成为成长的必备条件,以后就会避免走弯路。但如果一个人到了中老年才受到大的挫折,那就再也没法改了。而是一蹶不振,再也没法崛起,一辈子活的庸庸碌碌,或者郁郁而终。

一路上飞机的小苗苗,也恢复了童心,左蹦右跳的,一路上倒也不寂寞。疯子哥他带着的嫡系的兄弟们走,和我们虽然也是同一航班,但却分开来坐了,为的只是不让我们太显眼。

但是,有卡瑟琳娜这样的欧美性感大美女在这儿,还能不显眼吗,再说了,陶颖和欢欢,哪个不是美女?

一般的屌丝,怎么可能会不多瞅两眼,别说屌丝了,就是那些富帅,很多也都是眼巴巴的把眼睛给屡直了盯着她们上下三路打量。

卡瑟琳娜倒是习惯了,而陶颖每次都会用眼睛盯回去。告诉对方,我发现了你在偷看,你这个屌丝。

对方都会很害羞感觉很丢人的移开目光,而对卡瑟琳娜来说,她却用英文给我解释了一下,她说:“这种,在欧美等国很普遍,在华夏,已经很礼貌了,野蛮人也比较少,在欧美,有的人甚至直接冲上去摸,而且这样的人数量还不少。”

她说,“说是说欧美的那些国家都比我们华夏人有素质,但,实际情况并不是那样。”

这不是我故意黑,而是有卡瑟琳娜这种历史见证人在这里阐述。

飞机没多久,就到了,我们有人来接,都是森哥派专车来接的,此时此刻,我们青门除了偏远的地区例如南云省、藏西等等海外,其他的地方都已经完全收复了,可以说,整个华夏的地下势力,又回到了我们青门的手中,其实在地会组织统治期间,也是我们青门的人。因为地会组织大部分的人,也是来自青门,等于是我们自家人在打自家人的那种,所以,只不过换了个老板罢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