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79章 陶颖、欢欢的娇嗔质疑/青春的死胡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但是,总体的地会组织,已经被全面赶出去了。至于江龙那一盘散沙似的地会组织逃亡到了哪里,那就不得而知了。

专车接到我们以后,就一路开往了青门的总部,由森哥亲自接待我们,带着不少兄弟,一起为我们的凯旋而回庆功,而我带去的那些潜能兄弟,死了十个,其他的都还活的好好的,这些死去的兄弟,安家费最少一百万,而活着的。都将成为青门某些重要堂口的负责人,这样的待遇,已经是青门最高的待遇了,他们无一例外,都笑得合不拢嘴,而我觉得,他们得到这个位子,很应当,因为他们付出了性命的危险代价。

森哥给我们开的凯旋归来的庆功会,十分的宏大,周边的几个省市的大佬们,都来参加了,甚至那些还在周围游玩的昔日的南洪-门的,韩非的青-帮的,也有一些重要的人物都来了,不过这样的会议,我没让我爸妈、小苗苗他们参加,我怕出事,也不希望他们卷入这样的是非之中,只是作为青门的门主,暗中派重要的保镖保护他们就行。倒是疯子哥、赵明飞这些,我把他们介绍给了森哥认识,也通过这次的酒宴,我让他们认识了很多的大人物,以后,我不在,或者是我在。他们都是青门的重要堂口人物,森哥倒也没客气,他说,

“许默,你现在已经是青门的门主,要认命几个堂主,不用跟我商量。搞得好像你要看我脸色行事一样,你说了,这几个都是你的铁兄弟,你这人我信得过,你的兄弟我当然也信得过,没说的,他们肯定都可以成为庆重的堂主。”

我只能点头感谢,他却哈哈大笑,跟我喝了一杯酒,爽朗的笑道,

“是我该感谢你才对,东哥没看错人,我也没信错人,仅仅用了两周不到的工夫,你就收复了将近全国所有的失地,青门有你,真是有福了。我代表青门所有的兄弟,代表东哥和死去的兄弟们,向你致敬!”

我连忙还礼,然后给他敬酒道,

“森哥,你这年纪,严重了,你和我敬礼,折煞我了啊。”

一番客套之后,就是这庆功宴的高chao阶段,他大声的向所有人宣布,向外来的来宾宣布。

“许默就是青门的门主,之后几十年,甚至百年的门主,谁敢再动我青门的一块地盘,就是他的死期到了!”

庆功宴之后的第二天,我就想和森哥辞行了,但碍于他的事情比较多。而且我还要和他谈很多东西,所以这才耽搁了,我打算第三天再走。

但在这之前,我和他交流过,让他帮我找找萧璐,萧璐母亲等等,一旦有消息有线索,立马就联系我。

森哥听了、看了我给的资料以后,还皱眉道,

“这女孩,东哥在世的时候就找过不少次,但一直都没有线索和下落,就算是有,也是一下就断了线索,我和东哥以一个过来人的直觉告诉你,显然,这个女孩是被某些势力保护起来了,或者是监禁起来了,不让你找到,否则的话,华夏就这么大,她能躲哪儿去?”

他的话,我也深表赞同,我只是让他帮忙再找找,如果可以的话,发动一些血杀的人帮我找,能找到,我自然是万分感谢。森哥却是再次笑了笑道。

“你就是门主,你说啥就是啥,你又和我商量了。”

我就只是笑,说,“至少你是我前辈,也是我森哥,得尊重你的意见不是?”

另一方面,我把地会组织还残留着一小部分的势力逃走的事情,也告诉了森哥,森哥大手一挥道,

“不足为惧。”

我也就懒得管了,到最后,我没办法了,就和他提了我在京都的事情。我说,

“我需要回去一趟,现在青门日渐稳定,也暂时不需要我了,我的两个兄弟,以及我其他的兄弟,我都会让他们过来帮忙。我还和森哥说,我爸妈都被我接过来了,你还怕我会跑了么?”

的确,我爸妈,我疯子哥赵明飞陶颖这些,都接过来了,我还打算把蝎子前辈空门前辈都接过来,还有梁齐冷漠他们也是一样。我已经打算把庆重做为我的驻扎地了,所以我让森哥放心。

而森哥则是一副老早就知道我的心思似的,点了点头,让我和他去了一趟东哥当初办公的地方,道,

“早就猜到了你要走,不然你会这么尽心尽力为青门做事吗。我明白,不过我没别的意思,也不是伤心,东哥当初成为门主的时候,也有很多自己的私事要解决,这都没什么。许默,我早说过了,你是门主,这种事,你不用和我商量,直接下命令就是,这很简单,不是吗?好了,你不用这幅表情,青门现在恢复稳定,而且日渐强大,在这些新鲜血液的加入以后,会变得更加的强大,我以后老了,死了,可以安心去见东哥的时候。这些,还是得靠你和你的兄弟们啊!”

听了他的话,我备受感动,他不但不拦着我回京都,反而还告诉我说,我是门主,我想怎样都行。

我激动的看着森哥道,

“你放心,我不会让东哥的心血白费,我会把青门做的比以前更强大,让那些想觊觎青门势力的人,都不敢再出手!”

他恩了一声,点头道,“我相信你可以做到。”

我在离开之前,还问过了森哥有关东哥家人的事情,因为,和地会组织合作,把青门内部给弄的乌烟瘴气,也有东哥的那些不良的子孙的份儿,如果没他们,想必很多堂口的堂主都不会选择投降地会组织。也就不会闹的这么大了,毕竟,大首领名不正言不顺,没人会服他,但是,东哥孙子或者儿子的名义,那可就大不同了。

森哥没告诉我。只是说了句,

“他们只是去了该去的地方。”

这话,十分的阴森,让我觉得,东哥的那些后代,是不是都死了啊,去了该去的地方,也可能是被发配到国外去了,不一定死了吧,毕竟是东哥的后代,好歹会留点面子才对。

我摇了摇头,这事儿,不是我能管的,毕竟他们身为东哥的后代。居然做出这样的事情,害死了浩然哥三眼哥那么多东哥的兄弟,他们确实罪该万死。

如果森哥真的派人杀了他们,倒也没什么不对的。下午的时候,我去了一趟我妈慕容姑、我爸妈徐妍她们那里,他们刚好去送苗苗上新的学校,是庆重市最好的小学,还是个重点,对于这个,还是托的青门这边一个堂口的堂主的关系,他在那个社区有一个主任亲戚,而且他那个堂口也在守卫那周边的黑-道,防止其他的道上力量对这附近的居民产生影响。

怎么说呢,就是说,青门,已经很大很强了,真正的混子,那些大哥是不屑于抢劫小孩子,也不屑于做那些小打小闹的事情的,所以这附近的治安,不光是要靠警-察,也有要靠这些地下势力的辅助。

看到了小苗苗安然的上学了,而且也没有很不习惯,这里的小朋友似乎很给她面子,也许是因为托关系进来的缘故吧,老师也跟着喜欢她,这样,她就能过的很好很快乐了。也留不用我操心了。

我还去了一趟疯子哥的堂口,他做的很好,已经开始接手堂口的一些事务,我把我即将要走的事情告诉了他,他让我一切小心。而赵明飞那边,我还再去看了陶颖、欢欢她们,她们俩问我,

“怎么又要走,不在这里待着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