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89章 老子就是许默!/青春的死胡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是的,说实话,不颤抖,那是假的,因为,那玲玲这个女孩,对我有恩,也有过情,也是我假冒那家的人祸害几大家族里遇到的唯一的遗憾,就是这个女孩,她因为我,被家族抛弃,甚至到追杀的地步,而现在,我居然听到了这个消息,我怎么能不震惊,而那龙德真是是丧心病狂,比之爷爷那德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连那玲玲这可怜的女孩都不放过,就只是为了以后用来威胁我,当做把柄。就把她给囚禁起来。

而听到她一直要寻死,而一直没成功以后,我的心底里,更是狠狠的抽疼了起来,虽说我不喜欢她,我也没爱过她,我和她也没发生过感情。但是,她却因为我变成了这样,我如果不去救她,于心何忍?

想到这,我就偷偷的隐藏了起来,一路,开始跟踪着这个管家和那龙德。他们俩,应该是马上就要去看那玲玲。

对于那家,我以前来过,也算是挺熟悉的老司机了,也不那么陌生,而对于看到我的人,不是被我打晕,就是被我杀死,所以,一时半会儿倒也不会暴露我。

很快,我就一路跟到了他们那家的一个囚禁家奴、叛徒的地方,这地方我曾经也来过,当初因为要救沈郎,所以这一带都挺熟悉的。那龙德虽然接手了族长的位子,但他可没那个闲工夫大兴土木重建这里,所以这还是以前的老样子。

因为门口有重兵把守的缘故,我为了不被那龙德和老管家发现我的存在,只能等他们进去以后,我这才从拐角处探出头来,对着四五个守卫就是一套小铁片的攻势,瞬间倒下去四个,第五个还想挣扎着喊出来什么,已经被我上去,捂住了他的嘴巴,抹上了他的眼睛,让他死的瞑目点。

我和那家、孙家已经闹到了这个地步,没必要再留什么情面,不管是对那龙德,还是对这些小卒子,都一样,对我有威胁,可以随时斩杀。

可我进去以后,就发现不对头了,这里面怎么黑漆漆的一片,他们进来的时候,灯也没有?火把也没有的?

我记得这地方,起码也有几个火把和安全照明灯吧,但现在,什么都没有,难道是发现了我了?

不太可能啊,以我的身法、速度、手段。刚刚的那一连串的杀招,几乎没要两秒钟,就是那龙德来杀这五个人,也不可能有我这么快准狠,所以,我断定,那龙德他们应该是一开始进来就没灯。但我却没有做更多的停留,而是一路往内部走,速度很快,也贴着墙面走,甚至飞檐走壁都用上了,就是为了不被发现。

果然,在即将进入最内部的地方,我发现了一点微弱的光亮,也就是这一点微弱的光亮,我看到了三四个人,其中两个当然就是那龙德和管家,而旁边的就是守卫和一个潜能大高手,他们刚好,打开了那个牢笼,而我也透过这光亮,看到了里面的人。

这他吗能叫做人吗,身上脏的不行,也不知道多少天没洗澡了,头发也是乱七八糟跟杂草似的,脸也很脏,身上粗布麻衣的,任谁也不会想到他是个女的,而且就是当初的那个那玲玲。直到那龙德低声沉吟了句,

“按辈分,你算是我妹妹吧,你成了这幅鬼样子,我也很惋惜,但谁让你不配合。那个许默,就那么好?那个该死的小白脸,上次明明可以直接杀了他,可就是近在眼前没法得手,这也证明了许默那么超然的潜能天才高手,还会惧怕击杀队,面对老十三那种擎天巨柱。确实不是一般人所能扛得住的威压,更何况,我们那么多精英部队的潜能高手,却依然不是他的对手,可想而知,到达了潜能桎梏往上的层次,该有多么犀利的恐怖?”

他的眼睛,微微眯了起来,盯着里面的那玲玲,发现她面对自己的话语,没半点反应,似乎是没醒来,于是他,对着守卫道。

“泼醒她,拉起来!”

对于装死的那玲玲,他十分愤怒,那两个守卫得令,立马就弄来了一桶水,泼到了她的身上,把她给弄醒了以后,那玲玲惊呼出声,惊慌的看着左右,她应该是才睡着,她的身上满满的都是伤痕,脸上好像是也被毁容了,整个人,要多狼狈有多狼狈,血痕累累的,任谁看了这个女孩子,都觉得可怜不已。

但在那龙德看来,她却是罪有应得。那龙德紧紧地盯着她道,

“那玲玲,好说歹说,你不听。非要寻死,是吧,那行,我知道你是为了许默,那现在我就把许默给抓来,让你们这对狗男女死在一起好了。”

他说完以后,可是那玲玲却根本不怕。就只是笑了笑,这笑容,应该是在嘲讽那龙德,嘲讽他不自量力,不是我的对手,还要装。

那龙德似乎也明白她的意思,瞬间就怒了,一拳打在了旁边的铁栅栏上,发出了金属的咣咣声。

“我知道,你觉得我不是许默那个杂碎的对手,你在嘲笑我,觉得我就只是在说大话,对么,连爷爷那德都败在他的手上。更别说我了,对么?”

他问完以后,那玲玲倒也不理他,就只是轻轻地哼了一声,她的声音很细很小,显然她没吃饭,也许几天都没怎么进食喝水了,甚至还寻死,就是为了弄死自己,不拖累许默。

可是那龙德却在这时候哈哈大笑了起来,

“但你没看到吗,我还有你这个把柄,许默这个杂碎,向来讲究情意。他亏欠了你,所以只要我放出话去,我抓了你,甚至他想打那家,我都可以用你来威胁他,哪怕你就是寻死觅活,也没用。我就算是骗他你还活着,他也一定会跳进我的包围圈!”

他最终的话说出口以后,那玲玲整个人身子就颤了颤。

那龙德哈哈大笑道,

“我奉劝你,好好的活着,这样才有机会活着出去见到许默那个杂碎,你要是死了。我依然可以利用你的尸体你的衣服,假扮成你还活着的样子,他也一定会上钩的,所以,你就是再寻死,也没用。”

说完,他对着左右下令道。

“以后,她再寻死,你们不用拦着她,让她死。”

这个命令下完以后,那玲玲整个人,突然间像是吃饱饭了有力气了一样,打鸡血的冲了起来,要去撕咬那龙德的身子,衣服,要去抓他,可是那龙德嫌弃她脏,一脚就踹在了她的身上,冷冷的骂道,

“要不是觉得你还有点用处,我早就杀了你了,算个什么东西,连婊-字都不如,走!”

说完,他就打算让人把这牢笼给锁起来关上,让那玲玲继续滚回去发疯去。那玲玲不甘心的瞪着那龙德,眼神张狂,突然间发出了像是野兽一般的尖叫,但是又委屈的要命,她只能嘤嘤的哭泣了起来,那声音,听着就让人觉得可怜,哀伤。

可是那龙德却骂了句,

“贱女人。哭死去吧,没人理你,人家许默女人多的是,哪个不比你身材高挑相貌好,你算个屁啊。走,不理她。”

“是谁说的她不漂亮,是谁说的她的婊字,有种的,再说一遍!”

一个声音,突然之间从角落之中传了出来,令所有人都震惊了一下,所有人的身子都颤抖了一下,因为,这声音似乎很熟悉,他们那家的人,应该都不陌生。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