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90章 跪下,我就放了你们! (第二更)/青春的死胡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正是这个声音,让那龙德,让那个管家,以及那个他们身旁的潜能大高手,浑身都颤抖了,也因为这个声音,让那玲玲抽泣的心,微微抖了抖。

他们,都看向了来人,那个微弱光亮的外围处,缓缓走出来的男子。没错,这男子就是我许默。

我在这一刻,站了出来,他们这么羞辱那玲玲,因为我而让她变成这样的,我怎么还忍心继续躲在暗处不出来,我要是个男人,就应该出来,哪怕外面是刀山火海,我也不应该怕。

更何况,他们的实力本来就不如我。我捏死他们,就跟踩死蚂蚁一样容易、简单。

我走出来以后,刚刚还谩骂那玲玲,骂她是婊字。羞辱她,打算把她关回牢笼的守卫和那龙德他们,都直接顿住了身子,震惊的看着我,那个管家还指着我道,

“你,你从哪儿出来的,你是谁?”

这傻叉。似乎因为灯光灰暗没看清楚我是谁,我就走近了,这下,他们所有人都看清楚了,我就是许默,不是在做梦,我突然间出现在了那家,而且还是出现在了这隐秘的牢笼之中。还是出现在那玲玲的牢笼之外,显然,我是跟踪他们多时了。

这一刻,那龙德他们的心底里,都是冷汗淋漓,如果说,在外面他们那家的人摆起阵仗,买通狙击手杀手和枪手,一起围攻我,那他们那家尚且有机会围杀我,因为像我这样的高手,不这么杀,是完全没机会的。

但是现在,在这牢笼内部,想出去叫人都出不去,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了。

那龙德心里想,没办法,只能怀柔政策,慢慢的安抚许默了,否则的话,今天我们几个都得死在这里。

于是,他对着我这边,笑了笑道,

“是许默,默少?你怎么会突然间来我那家,而且造访我那家的形式这么特别,在这地牢之中,也真是有新意。”

他的一番话,说的很恶心,像是在巴结我,我听出来了,他想服软。

我倒也不是不可以给他这个机会,所以,我微微的挑了挑眉头,斜眼瞪着他,道,

“你就是那龙德,那个在我对付完吴家时,想置我于死地,又被老十三阻拦的那个家伙?”

我的这话一出,立马就把他刚刚的好语气给噎回去了,不光是他,这几个在场的那家中人,都心情十分紧张的看着那龙德,看他怎么回答,他们都知道,我这口气。显然是兴师问罪来了,一旦说错话,全部都得死。

但那龙德多聪明,他立马打了个哈哈道,

“默少,这是哪里的话,当时您是在昏迷状态,我们是赶去救援你的。正打算把你往回带,击杀队的老十三出现了,非要把你带走,刚好你又是在为击杀队做事,所以,就让他把你给带走了,这样,你也安全。至于我们和老十三起的冲突,那也是误会,当时我们是拼命的护住默少你,怕有人要杀你,那时候我也刚回来,不认识老十三本人,这就闹出了个乌龙,我们就打起来了,不打不相识,这才知道他是击杀队的队长老十三,这不是大水冲了龙王庙嘛!所以,都是误会!”

这一番话说出来以后,他旁边的几个,都连连点头,说

“是啊,默少,都是误会。”我冷笑了一声,看了看那玲玲那边道,

“那这也是误会?”

我不知道那玲玲怎么了,可能是一直没说话的缘故,现在开口,就是一口的血和浓痰,整个人看起来要多狼狈有多狼狈,能看到我,她似乎看到了希望和奇迹出现。所以,她挣扎着爬起来,要朝着我这边走,可是却跌跌撞撞,总是跌倒,这下没人敢拦着她了,她就这么爬着过来,对着我。支支吾吾了好几声,在看到我看着她的脸的时候,她似乎是意识到了自己的脸被毁了,立马捂着脸,不让我看,然后又是开始嘤嘤哭泣,看起来多么的凄惨。

而我的问话,那龙德他们也是不知道怎么说才好,最后那个管家看着我道,

“默少,这人我们不知道是谁啊,好像是那家的奸细,冒充我们那家的那玲玲,混了进来,这不,被我们严刑拷打。就是不肯招供,今天又来逼供她了,可是她就是不肯说她是来自哪方势力的,想危害我那家,简直是找死!”、

这话又说完以后,我顿时觉得恶心至极,这那家的这伙人,都已经到了这节骨眼上了,还这么睁眼说瞎话,当我傻子呢,于是,我嗤笑一声,摇了摇头道,

“你们可真是能空口说白话,我实话告诉你们好了,我不是刚刚进来的,而是从你们一开始进这牢笼之前,我就已经跟着进来了。”

我的话,一出,他们直接就傻眼了,显然,这个那龙德还觉得我是后来才进来的,以为我没听到全部的内容,想诓骗我呢。其实,说实话,如果不是因为我一路跟着,还真不知道这个惨兮兮面目全非一身是血的囚犯就是那玲玲。

那个管家还想解释什么,那龙德直接打断了他,摆手道,

“没用了,许默不是傻子。”

然后他抬起头来望着我这边道。

“你想怎么样吧,直接划出道来,如果可以做到的,我们那家愿意承担责任,毕竟,拳头大才是王道,我们现在在你手里,任你宰割,你说了算!”

听了他的话以后,我惊愕的看着他,我笑了笑道,

“好,好,没想到厚脸皮的你们那家人,倒是出了一个乐意承担责任的。”

之后,我把那玲玲给拉了起来。看了看她的脸上伤痕,我柔声道,

“放心吧,我会把你一切治好的,不用自卑,不用觉得对不起我,他们奈何不了我,是我把你害成这样,我肯定会对你负责到底的!”

我说完以后,她哭的更加伤心了,应该是因为嗓子早就哭干了哭哑了,所以发出那种闷闷的声音,听了让人心碎不已。而我,把她拉到了我的身后,瞅着我面前的这些家伙,冷冷的道。

“那龙德,之前我差点被你杀了,被老十三救下,这笔账,我就暂且不跟你算,但是那玲玲这笔账,我得和你算算,既然你们那家的人愿意承担责任和后果。那行,你们先给那玲玲跪下,然后给她道个歉,这是第一步!做完这一步以后,其他的再说,赔钱赔款什么的,那都是后面的事情!”

我的话,一出。他们立马脸色铁青的喝道,

“什么?让我们给她跪下?”

我冷冷的盯着他们道,

“对,你们不是要承担责任么,把她弄成这样,跪下道个歉求原谅,很难?她所受的伤害,是你们这一跪能解决得了的?“

看着他们这幅表情。我知道,基本不太可能,但我就是要戏耍他们一下,我突然间笑了笑道,

“要不这样也行,从我胯下钻过去,就不用给她跪下了。”

说完,我就把腿抬起来,架在了旁边的大石头上面,笑意盈盈的看着他们。

这时候,那龙德脸色沉了下去,他看着我道,

“许默,我们服软,并不是怕了你,我那家还是要兵有兵,要枪有枪的,你要赔钱,赔枪,甚至赔人,都可以给你,但你这么玩,就没意思了啊,京都道上的规矩,不是这样的!”

听到他这么说,我顿了顿,笑道,

“道上的规矩?道上的规矩也行,那你们先给她道歉,然后,把你的媳妇也叫出来,让我玩一下。把她玩成像她一样这么惨,就行了,你看怎么样?就你们几位的媳妇都叫出来,叫来我玩玩!以牙还牙,以眼还眼,这就是道上的规矩!”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