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02章 权者/青春的死胡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而沈家的那次,也是在深夜凌晨的时候,我破坏了那些监控录像准备的很全面才去的。可是那家和孙家的这次灭族,我是在青天白日的情况下去的,多处监控拍到了我,我也是太狂妄了,太愤怒了,才会这么急躁,以至于没了往日的小心和冷静。

但事已至此,估计拍到我的监控录像,很多家媒体都已经有了,只是碍于广-电等上头的有关部门,不敢播放而已,说到底,掌权者还是得压着这件事先,等那三位决定我命运的掌权者确立了最后的执行结果后,才会由媒体发布出来吧。

老十三最后和我谈了下话,他和我说,

“这件事,得你自己争取争取,我的希望是让你继续为击杀队做事。这样,也可以保你一命,但是,这次可不是咱们特殊部门的那个掌权者可以决定得了的,要三个掌权者共同决定,我的办法是,你可以去找一下我们的那个掌权者。和他谈一谈你的作用,以假死的状态,在狱内服毒自尽,给社会和媒体一个交代,这样,你就可以以一个假的身份,重回击杀队。但到了这个阶段,你就只是一个假人,一个不存在社会上的人,只能为击杀队卖命到底,这样,可以完完全全的保你一命!这是我给你的忠告,或者。何长官的那些方法里,你随便用一种也可以,毕竟这关乎到你自己的生死大事,你自己决定。还有就是,你要考虑几天也可以,最好别超过三天,而且也不能离开这里。你应该看到了,武-警他们巴不得把你送上去,一套法-律流程走下来以后,一了百了,因为他们所接到的投诉电话,可以把他们一个礼拜的睡眠都给打破,让他们没法休息。”

他最后拍了下我的肩膀,让我好好想想,还说:“吃饭是在老地方吃,饿了就可以去。”

我这时候,哪还有心情吃饭,我的脑子里,就都是这件事。

老十三单独这么和我说话,无非是想让我选择最后一种办法,在监-狱内假装服毒自尽,利用假死的方法,换脸,以一个没有身份证没有人格的死士身份,在击杀队常驻,给他老十三卖命,我知道,这种办法,可以让我全身而退,但我却得给击杀队打一辈子工,甚至以后死了,都没名没分,我还必须得感激老十三。

这是一个下策,但不是下下策。下下策是和外面的那些武-警总部的掌权者协商,那我肯定就是无期徒-刑-牢-底坐穿。

不到万不得已,我不会选这个下策,我不想变成一个没有身份证的人,那就和倭国的那些死士没区别,死了都没人认识,也没人知道。

一辈子为这个奸诈的老十三打工。以后还得为小十三打工,哪怕他实力比我弱,打压我,我也没法反抗,因为官大一级压死人,除非我也造-反,否则我就得一辈子被他们压着,抬不起头来,那种日子太憋屈。

想来想去,我也没想到一个万全之策,但是,提到造-反这两个字,我有了一个主意,于是,这一晚上,我就在考虑,这件事,到底该怎么说,和谁说才有作用,我到底怎么样才能把这件逆境的事情,扭转成好事,不至于让我落入击杀队的魔爪之中,更不至于让我被媒体报道成杀戮魔王。

想了一晚上,第二天一大早,击杀队的一个新的成员,给了我一份报纸,果然,我的事情还是被报道出了一部分。但是没提到我这个人,只是提到了那家孙家被神秘高手一夜之内屠族,标题是写的“道德的沦丧还是人性的扭曲”,这标题取的真是好,也许是为了给官方的人施加压力,让他们找出真凶,也是为了让官方把真正的真凶报道出来。不让他们窝藏真凶,不让他们找人顶包。

当然,这标题也是在剑指萧家,因为萧家的葬礼浩浩荡荡,萧老的死也是人尽皆知,所以,很多人都在猜疑。是萧家的人派的杀手将他们全部杀光,很多网友留言调侃:杀手是谁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杀手背后的人是谁,把真相找出来有个屁用,幕后黑手还在逍遥法外。很多人都觉得,这肯定是地下势力的暗中厮杀有关,不过,都是调侃,但对官方来说,他们顶的压力也挺大。

而我也知道,萧家的人,尤其是回去的萧才人,肯定是想尽一切办法也要救我,找尽一切律师什么的。也得把我救出来,毕竟我是为了他们,为了给萧老复仇,才会做出这一系列的举动。

真是难为他们了,不过,我现在还是得自己想办法自保,昨天想了一夜,我才想出了一个办法,我可不会接受老十三的那个办法,一辈子给他们效力,我吃饱了撑的吧,那我还不如逃到国外去呢。

根据我想了一夜的那个方法,我立马就联系了一下何长官,何长官的电话接通了以后,问我有什么事。

我直接说了句,

“对我的事,我知道很严重,但是,我想见一见特种组织的总掌权者,就是那位掌权者,能让我见一见吗?我有事情和他说。哪怕是最后谈不拢,让我进牢狱,我也无怨无悔。”

以前,我远远的见过那位掌权者,很瘦小,最多一米六出头的身材,而且年龄也很大了,有六十多的样子,但是瘦小精悍的模样,让我知道他不是一个泛泛之辈,当然了,华夏的任何一个部门的掌权者如果是个废物,那还怎么共同管理好华夏总部。

何长官听了我的话以后,倒也没拒绝我。而是跟我说,让我等他的消息,他还得通报一下,毕竟那位掌权者,不是每天都有时间,而且我这件事,那位掌权者也没法一人独自决定。

中午我吃饭的时候。还遇到了小十三,这狗日的,还冷言冷语打击讽刺我,说了句,“不知道规矩的人,办起事来,就只会靠蛮力,最后惹了大事,还得连累我们。”

我知道他在暗讽我,但是没有明面上说我,我也懒得和他争辩了,击杀队毕竟保了我,我暂时没法和他们对着干。

下午的时候,何长官给我来信息了,说和那位掌权者谈好了,他愿意见我,晚上的时候安排我和他见面,是单独见面,没有其他人,连何长官都只能在外面守着。

听了这话以后,我立马感谢何长官,我说:“多谢长官了,如果这件事能成,我的命能活下来,我会好好谢谢您的。”

何长官就只是笑笑,没说别的,让我以后再说吧,让我对掌权者务必尊敬一点。

傍晚的时候老十三还问我考虑好了没有,我说,“还没考虑好。”

毕竟这件事我是瞒着他直接和上司决定的,我也告诉了何长官不要和其他人说,我怕老十三这狗日的从中作梗,那我还真不一定能见到掌权者。

所以,老十三让我早点考虑清楚,早点做决定,最迟三天,因为上头的决定也会在三天内下来,不会太久,因为要给公众、给武警那边一个交代。

一直惴惴不安的心,到了晚上的时候,突然间停止了。和掌权者约在了一个很是低调的地方谈事情,而且,那地方监控什么的都没有,可以完全放心和保密我们的会面。由何长官派人带保镖跟着,一路上很安全。

我到了那里以后,看到了何长官的人,之后见到了何长官,然后才进入了那个神秘的包间里,见到了那位瘦小身材的掌权者。何长官打了个招呼以后,就关上了门,而我,给掌权者鞠了个躬,他示意我坐下,同时,抿了一口茶。

像他这种年纪。喝参茶什么的,很正常,喝酒才奇怪呢。一坐下,我就发现,他的眼睛如同老狐狸一般,那股精光,四射在了我的身上,仿佛我无所遁形,什么都被他看光,被他读心了一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