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26章 你没事吧/青春的死胡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欧阳海潮和陶颖刚才短暂的休息了会儿,现在精神好多了,见我在休息,所以两人便没有再睡,守在房中,注意着外面的动静。

就在天快亮的时候,我睁开了双眼,发现欧阳海潮和陶颖一直没睡,不由得有些抱歉,所以让她们赶紧再睡一觉,只是她两不听,说自己不困,我便也没有再说。

来到姜虎身边查看了一下他的情况,经过一晚的恢复,姜虎的脉搏已经恢复正常。我不用将手搭在上面都能感觉到它脉搏强有力的跳动,简单的查看了一下他的伤势,惊讶的发现,原本断裂的筋脉和骨骼,竟是完全修复好了。

新修复好的筋脉竟是比之前要强韧了不少。没想到青胎果竟是如此神奇,真的可以将存有一丝生机的人救活,看来姜虎这一次还真是因祸得福,有了青胎果对他筋脉的洗礼帮助,姜虎以后的修炼之路肯定会更加顺利。

就在我靠近床边帮姜虎检查的时候,上官雪也正好醒了,见我已经检查完,赶忙向我打听,听我说姜虎的身体已经没有大碍,很快就会醒的时候。上官雪高兴的不得了。

我想着将村里的人的尸体集中起来,等姜虎醒来看他怎么打算,是直接火葬还是怎样,不可能让他们就这样暴尸,所以跟上官雪说了声,让她在这里守着姜虎,有什么事情通知我,便带着欧阳海潮和陶颖出门了。

上官雪在这里守了一上午,眼看着都要到中午了,还是不见姜虎醒过来,上官雪有些着急的在姜虎床边走来走去,时不时地上前探查一下姜虎的脉搏以及鼻息,感觉到他平稳的呼吸才稍稍放下心来,只是他一直不见醒来,也着实令人担心。

“姜虎,你这是怎么了,身上的伤明明已经恢复了,你为什么还不醒过来呢?难道伤到了脑子?”上官雪说着,又开始在姜虎的脑袋四周看了看,却什么伤口也没看到,心想着难道是脑子里面伤到了不成。

正好这个时候,我和欧阳海潮还有陶颖正好回来了,看到上官雪正在摆弄姜虎的脑袋,陶颖不由得上前问道:“小雪,你在干嘛?”

原本还满脸疑惑的上官雪。竟是连我们几个人进来都没发现,被陶颖突然出现的声音吓了一跳,赶紧松开了正放在姜虎脑袋上的手,拍了拍胸脯说道:“哎哟,你们走路怎么没有声音的。把我吓了一跳!”

陶颖突然笑道:“恐怕不是我们走路没有声音,是你所有的心神都在他身上吧!”

说完,陶颖还不忘甩了个你懂得眼神,冲着上官雪眨了眨眼睛。

只是上官雪却直接冲她翻了个白眼,很是沮丧的说道:“我哪有,其实我是在想事情,之前你们出去的时候,哥就说了,他说姜虎很快就会醒过来,可是这都中午了。也没见他有任何动静,我就想着给他检查一下,看是不是伤到了脑子,所以才会这样。”

我在一旁看了半晌,进门的时候。看到姜虎还没有醒来,我就检查了一下他的情况,他的呼吸很平稳,分明就是已经完全恢复了!

听到上官雪这话,我突然幽幽的说道:“我看他不是脑子伤了,是这儿伤了!”

我说着,指着姜虎的心脏位置说道,然后见上官雪满脸紧张的样子,我再次说道:“再说了,你是永远也叫不醒一个装睡的人。”

上官雪本来还因为我说他心脏受伤了担心的不行,在听了我后面说的这话的时候,突然明白了什么,气呼呼的走到姜虎身边,对着姜虎几拳头便打了下去,只是姜虎依然没有反应。上官雪彻底怒了,大声的喊道:

“姜虎,你给我起来,你明明已经醒了,为什么还要在这里装,害我白担心这么久,难道你的心是石头做的吗,感受不到我们对你的关心吗?”上官雪说着,眼泪便开始不停使唤了,一颗颗的掉了下来。甚至掉在了姜虎的身上,透过单薄的衣服,渗透到他的皮肤上,融入到他的心里,滚烫的热泪顿时灼烧着姜虎,令他原本僵硬的手指突然微微缩了缩。

上官雪狠狠的擦了把眼泪鼻涕,继续说道:“是,村里发生这么大的事情,所有的人都死了,我知道你很难过,但是你难过就能改变这个事实吗?你老爹还有乡亲们,死的那么惨,还有小猴子还有其他的小孩子,他们才那么小,也惨遭毒手。难道你就没想过替他们报仇吗?如果不是我们及时赶过来将你救活,你还能活在这个世上吗?难道我们花了那么大的代价将你救回来,就是为了看你现在这样自暴自弃的吗?本来我还一直觉得你是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现在看来,你也只是一个懦夫。一个受不得半点挫折的人,你真是太令我失望了!”

说到最后,上官雪的声音已经十分哽咽,话都有些含糊不清了,所以她没有再说下去。从屋里走了出去,陶颖见状,赶忙追了出去。

欧阳海潮也十分无奈的看了看我,我冲她摇了摇头,然后示意她出去。任谁遭遇到这样的事情都难以接受,经过上官雪的一顿打骂,姜虎他现在需要时间好好冷静,只有他自己想明白了才能彻底走出来,我们是无能为力的。

感觉到屋里没有人了,一直躺在床上装昏迷的姜虎突然睁开了双眼,只是眼睛睁开的瞬间,便有一滴泪从他的眼角滑落,然后,他又再次闭上了眼睛。只是脸上的表情十分痛苦,双手也紧紧地拽着床单,片刻功夫,床单便被他用力的双手捏出了一个洞,紧接着。一颗颗的泪珠从他的眼角滑落,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他才将拽紧的双手放开。

我们都走出了房间,自然是知道姜虎的这些举动,一走出来我就看到上官雪还在院子里抹眼泪,心想着她应该是触景生情,想到了自己惨死的父母以及亲人了,我也有些不忍,走上去拍了拍她的肩。

上官雪见到是我,一把扑进了我怀里,然后大声的哭了起来,我轻轻地拍着她的背,安慰道:“没事的,姜虎他肯定很快就会想明白的,你也不要再想那些过去了的伤心事。”

上官雪抽泣着,然后说道:“其实我刚才这样训斥他,我自己心里也很难过,当初我家遭遇那般变故,我又何尝不是像他这样,大道理谁都会说。只是当事情真的发生在自己身上,又哪里会这么容易走出来。哥,我刚才是不是显得很无情?”

“不会,你也是为他好,他会明白的!”

上官雪在我怀里哭了会儿。就好多了,然后询问我事情办得怎么样了,那些村名的尸体都安顿好了没有,我冲她点了点头。

他们村里有自己的祠堂,我们几个将他们的尸体都抬到那里面去了,到时候该怎么做,肯定看姜虎怎么决定,不过一下死这么多的人,也只是因为这个地方交通闭塞,鲜少有人进来,所以事情发生了这么多天,也没有一个人过来询问,这要是换做其他地方,估计早就上头条,被刷爆了。

我们没有在外面待多久,便听见门吱呀一声被人从里面打开了,看到姜虎站在门口,虽然脸色看上去还有些憔悴,但是却没有非常糟,上官雪见状,赶忙跑了过去,在距离姜虎两步之遥的地方停了下来。

“姜虎,你,你没事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