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44章动手/青春的死胡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就在这时候,丰香酒楼的老板突然从外面匆忙的朝我们这里赶了过来,显然我们这里的动静已经传到了他的耳中,老板一进来,就直接看到了我们一屋子的人,还有一堵被破坏了的墙壁,他径自走到了我面前,对我说道:

“发生这样的事情,我也很震惊,只是你们有没有人员受伤?你们放心,这几天你们几位的消费一律免费,全当是我们丰香酒楼,对客人的一点点小小的补偿。”

老板倒是挺客气的,只是却并没有提及凶手,看他的样子。应该是知道这是何人所为,只是宇文家权势那么大,而且看那宇文浩如今在宇文家的地位应该也不低,店老板显然不愿意为了我们几个无名小卒,得罪宇文家的人。

不过就在这时候。宇文蓝却是站了出来,对着老板说到:“不用了老板,这几位的消费全部记在我的账上,到时候我会一并付清的。”

店老板看了宇文蓝几眼,眼中闪过一抹震惊之色。不过很快,便被遮掩了过去,我在一旁看的真切,今晚发生的事情,这店老板显然是知情的。而且那些人能够这么轻易的进入,估计也是店老板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杰作。

联想到之前发现的那道扫视着整栋楼的神识之力,我深深地看了这个店老板一眼,心中猜测着从三楼投下来的那道神识之力的主人到底是谁,楼下发生这么大的事情。那人不闻不问,究竟是那人真的不在意,还是跟那些人有着什么关系。

只见店老板叹了口气,然后说道:“那好,既然公子这么说,我老宋就不多说了,只是今晚众位客官的住处已经被破坏,这里显然没法睡觉了,不如各位移驾到我宋某人的别院,那里有许多房间供诸位休息,不知几位意下如何?”

店老板这么说,我打量了一下四周,这里的确不能再住了,其他的几个房间倒是可以勉强挤一挤,但是既然他已经这么说了,我想了下,反正这本就不是我们的责任,既然老板这么说了,我也就不推辞了,想来他的私人别院。应该是不会出现类似的状况,去那里倒也安静。

宇文蓝一开始还有些不太愿意的样子,不过在感觉到我们一行人似乎并没有反对,便也答应了下来,所以我们便简单的收拾了一下行李。就随着宋老板去了他的私人别院休息。

没想到这个宋老板所说的私人别院竟是如此气派,放在外面,整个就是一个私人别墅,只是外面比较简陋,咋一眼看上去。真的只是一个简单的别院,只是进入到里面之后,我们才发现,原来里面竟是那么宽敞,虽然现在大半夜的,我们没法看清这里面的全貌,但是从走廊上挂着的一排排犹如长龙般的灯笼,也能大致的了解这里面的面积。

我们一边跟着宋老板往里走,一边暗自咋舌,看来这个宋老板,还是一个比较懂得享受的人,而且从他能够将酒楼做的这般风生水起来看,他的交际能力是很强的,最重要的,他应该是有比较强的背景。或者是结识了什么比较重量级的人物,不然怎么可能经得起折腾。

一行人顺着走廊一直前进,最后在一处小院前停下,宋老板将我们全部领了进去,指着这个小别院说道:“诸位今晚就暂时委屈一下,在这里歇息吧,明天一早我就命人再将这里好好收拾一番。”

我对着宋老板拱了拱手说道:“多谢宋老板了!”

宋老板对我摆了摆手,笑道:“应该是我要多谢诸位不计较才是,好了,想必你们也累了。我就不打扰了,诸位早些歇息,有什么事情咱们明日再谈。”

宋老板说话间,对着身后招了招手,很快。就有几个丫鬟迎了上来,将我们手中的行李接了过去,然后就直接领着我们到了各自的房间。

因为有了之前的事情发生,所以现在已经距离天亮只有两三个小时的样子,我们简单的收拾了一下自己的东西,就直接睡觉了,这个地方因为是宋老板的私人地方,所以十分的安静,而没有了其他人的打扰,我们直接睡到了日上三竿才陆续的起床。

宇文蓝和他的三个小师弟,也跟我们一起住在了宋老板家中,所以我们一起吃了个早饭,而我们跟他们几个的关系,也不再像之前那么僵,几次接触下来,我发现宇文蓝并不像表面表现的那么冷漠,至少他对自己的师弟们,是非常关心的。

上官雪还时不时地跟趁着宇文蓝不在,跟他的几个小师弟开玩笑,这也让我们对他们几个有了更近一步的了解。同时,我们也知道了一些关于宇文家的事情,当然,还是宇文蓝和宇文浩之间的事情,不过通过这件事。还是折射出不少宇文家族中人的办事态度及风格。

按照宇文蓝几个师弟的说法,宇文蓝和宇文浩是同父异母的兄弟,只是宇文蓝生性冷漠,不爱与人交流,所以他的父亲虽然对他不错,但是却还是不太受宠,不过毕竟是大儿子,即便如此,他的父亲还是将许多的事情交给他处理。

而宇文浩却恰恰相反,生得一张巧嘴,很讨他父亲的欢心,只是相比于宇文蓝,宇文浩所得到的,依然有限,所以久而久之。宇文浩就心生怨恨,觉得自己明明比宇文蓝厉害,却依然得不到父亲百分百的信任,所于是他便生出了歹念,想要除掉宇文蓝。

只是他想要谋害宇文蓝这件事。不小心被宇文蓝的生母知道了,于是就要去揭发他,宇文浩一不做二不休,直接将宇文蓝的母亲给杀了,然后嫁祸给宇文蓝,这才有了宇文蓝弑母这一说法,而宇文蓝也因此被逐出了宇文家。

上官雪在得知事情的真相的时候,替宇文蓝抱不平,挥舞着拳头愤愤的说道:“那宇文蓝的父亲呢,难道他也相信了真的是宇文蓝杀了自己的母亲吗?”

小师弟满脸颓废的说到:“怪就怪宇文浩实在是太狡猾。掩饰的太好,宇文蓝当初根本不知道自己的母亲已死,得知母亲找自己,便去了,结果宇文浩又趁着这个时候,偷偷将宇文蓝与母亲发生争执的假消息,通过家里的丫鬟传到了他们父亲的耳朵里,结果就被撞了个正着。”

“哼,有时候亲眼所见也不一定是真的,宇文蓝的父亲难道就没有怀疑过这件事的真假吗?还是说他根本就是个不明事理的人!”

“哎,不知道,反正我就知道师兄被宇文家赶出来的时候有多惨,尤其是自己的母亲就这么不明不白的死了,他还得一直背着弑母的罪名,被所有人指责。”

我们默不作声的听着他们几个的叙述,心中不免为宇文蓝感到惋惜,同时也为他感到难过,我们旁人根本难以体会他心中的苦,这或许是很少见宇文蓝笑的一个原因吧。

“不过这件事情现在已经有了些许转机,师兄的父亲已经开始怀疑了,只是没想到那宇文浩竟然如此卑鄙,担心自己的事情败露,他在宇文家的地位不保,竟然想要杀人灭口!”

“既然你们知道是那宇文浩杀了宇文蓝的母亲,宇文蓝为什么不直接杀了宇文浩,反而还要被宇文浩追杀。”

“你以为我们不想直接杀了那宇文浩啊,但是你不知道,宇文浩极其狡猾,早在我们师兄被赶出来的时候,他就说服他的父亲给他安排了一个实力高强的人,对他二十四小时贴身保护,而且宇文浩的生母,娘家也有很强大的势力,得知自己的儿子有危险,她又怎么可能不派人暗中保护他,所以我们势单力薄,根本不是那宇文浩的对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