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96章幻想/青春的死胡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原本还抱有一丝幻想,以为我会拿他的命与他交换孙洋的下落,却不曾想我竟然如此绝情,丝毫不为之所动,老和尚最后的一丝希望也破灭了,顿时扯着嗓子嚎叫了起来:“不,许默,你不能杀了我,你不能!”

“杀你如屠狗,想杀便杀了,有何不可!”

我说着,再也不再看他一眼,任凭他在那歇斯底里的嚎叫着,有宇文白壁的这个幻影剑法,老和尚想不死都不行,我再次将视线转移到了宇文白壁的身上。

见我完全不再理会自己,老和尚早已经被那些无边无际的剑影折磨的都要疯了,他感觉自己下一刻就要死了,只是就算是死,他也不能让我好过,虽然他现在不能对我造成任何威胁,但是他却是想到了一个借刀杀人的好办法!

“许默,你得意不了多久的,孙洋已经到了宇文家族的内部,由族长亲自培养,现在已经成了天级后期的高手,甚至大圆满。都有可能,你就别妄想杀了他报仇了,等着吧,等孙洋出关的那天,就是你许默的死期!哈哈哈哈……”

“哦?孙洋已经到了宇文家族内部?还由族长亲自培养?难怪我一直都没有找到他,原来他竟是藏到了宇文家族内部去了!”

我心中狠狠的震惊了一下,不过在看到老和尚脸上闪过的那抹狡黠之色的时候,我再次反应过来,对着老和尚冷笑道:

“哼。老和尚,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死到临头还要说这番话是什么意思,不就是想挑起我跟宇文家族之间的仇恨,然后让宇文家的高手杀了我吗,好一个借刀杀人的办法啊,只是恐怕要让你失望了,我偏偏不会如你所愿!你去死吧!”

虽然对于老和尚的话,我直接惊呆了,但是亲眼所见老和尚那算计的眼神,我认为他是故意骗我的,目的只是为了挑起我跟宇文家的矛盾,拿我当枪使,所以我根本不相信他的鬼话。

在老和尚最后的一丝神智丧失之前,听到我这番话,直接气的吐了一口老血,然后伸出双手哆嗦的指着我,笑道:“哈哈哈,没想到许默你竟是怕了,哈哈,真是没想到,不过信不信由你,你就好好等着孙洋接下来,疯狂的报复吧!哈……”

最后还没笑出声来,老和尚的声音戛然而止,身体直接被万剑穿刺而过,早已千疮百孔的身体,在半空中爆裂开来。空气中顿时弥漫着一股浓郁的血腥味,我用力一甩衣袖,一阵劲风呼啸而过,将那血腥味吹到了远方,这里才恢复了平静。

原本被我盯着无所适从的宇文白壁,见我竟是借着他的招式,当着他的面,轻而易举的将一直追随着自己的老和尚斩杀,宇文白壁阴翳的双眼,此刻更是阴沉的滴的出墨来。

只是他怎么也想不明白,我的实力为何会有如此大的变化,前几次都一直被自己压着打毫无还手之力,这才过了多久,竟然已经超过了自己,而原本自己最倚仗的招式,也只是瞬间,就被他找到了破绽,直接击破,这让一直被被人称为天纵奇才的他,怎么都没法相信这个事实。

“收拾掉了老和尚,我们之间的仇恨是不是也该好好清算清算了?”我一步步的朝宇文白壁逼近,原本还沉浸在自己思维之中的宇文白壁,感觉到我的步步逼近,立马回过神来,有些惊慌的看着我:

“许默,你……这不可能,你怎么可能在短短几天的瞬间,实力增长的这么快,不,你一定是吃了什么丹药,让实力瞬间暴涨,但是我知道,那丹药副作用绝对很大,恐怕要不了多久,你就会被影响……”

“想象力这么丰富,不去当写手真是可惜了。不过,你要这么认为,我也没办法,至少在丹药作用发挥完之前,我还是有足够的时间收拾你的!”

见我如此调侃的语气,宇文白壁还真的以为我是吃了什么丹药,所以才会这么厉害,眼中的恐惧之色瞬间减退了不少,心中冷笑道。哼,许默,我还以为你有多厉害呢,不过也只是依靠药效维持罢了,等要效益过,杀你还不是易如反掌!

看到宇文白壁眼中的阴冷,我有些无语的摇了摇头,再没有耽搁,直接对着他攻击了过去。虽然不能将他直接击杀,但是好好教训他一顿,出出气还是可以的。

只要最后留他一口气,宇文家族的人也不会说什么,毕竟宇文白壁可是他们宇文家着重培养的精英弟子,如果他都打成这样,被外人知道了,还不知道如何嘲笑他们宇文家呢。

所以我知道,就算我将宇文白壁打的半死不活,他们宇文家也会碍于面子,不了了之,毕竟他们丹药天材地宝那么多,随便拿点出来给他,要不了几天,他又能活蹦乱跳的。

很快,场中发出了阵阵犹如杀猪般的嚎叫声,声音听上去都让人觉得毛骨悚然,宇文白壁这样的反应。倒是让我有些意外,我还以为像他这样平日里都是用鼻孔看人的家伙,就算再疼,也会死命的忍住,不让被人看笑话,却没想到他竟是如此的没骨气,倒真是让我刮目相看了。

最后,宇文白壁经不过我折腾,直接晕死过去,我见宇文白壁浑身没有一处好地方,同时还碎了他好几处骨骼,感觉到有人赶过来,才就此作罢,抱着欢欢,带着众人快速的离开了宇文家族的地盘。

匆匆赶来的那位,一直跟在宇文大长老身边的高手,见宇文白壁犹如死狗一般躺在地上一动不动,心中一震,这个时候宇文白壁要是出了什么差错,自己恐怕也得跟着陪葬。

好在他上前探测了一下他的鼻息,发现他只是晕过去了,并没有死,才稍稍松了一口气,不过在看到宇文白壁如此吃瘪,他的心中却是冷笑连连。

想不到,一直高高在上,只有他欺负别人的份的宇文白壁少爷,也会有今日这等丧家犬般的模样,真是让人心里痛快啊!这会儿,他倒是有些感谢那个将宇文白壁打成如此模样的人,自己一直想做却不能做的事,终于有人帮着做了,真是痛快!

不过那人也不敢太得意,万一被有心人发现了,去大长老那里告状,他可是吃不了兜着走,所以见身后有人匆匆赶来,他忙上前假惺惺的说道:“少爷,你怎么了,怎么会被人打成这样,都怪我,没有二十四小时守着你,才让歹人有机可趁!”

说着,还装出一脸悲痛的样子,同时,还抹了几下眼睛,最后才将宇文白壁从地上抱起来,放到了房间里,听到动静匆忙赶过来的一干下人,也是在见到他们的主子被人打成这样的时候,吓了一跳。

众人心中暗自想着,到底是谁这么大的胆子,竟然敢将他们少爷打成这样,他们少爷的实力。他们可是清楚得很,能够将他打败的人,可是没有几个,而且还是在宇文府中,谁又敢吃了豹子胆的招惹这位脾气古怪的少爷?

他们心中不由得想到一件事,那就是以前一直跟在少爷身边的那个老和尚怎么不见了,还有那个被少爷带回来的漂亮女子,此刻也不见了踪影,该不会是被之前那些人给带走了吧?

只是他们虽然心中这么猜测着。却不敢乱说话,生怕一个没注意,就将祸事无端的引到自己身上,一路上,众人各怀鬼胎,却没有一个人说话,也没有人敢轻举妄动,胆战心惊的跟在那两人后面,等着吩咐。

宇文白壁的爷爷,宇文家的那位大长老,在得知自己最看中的孙子,竟是被人打得这么惨,顿时暴跳如雷,立马名手下彻查此事,而我也被他翻了出来,这时候,我因为得罪了宇文白壁,也彻底得罪了宇文家,还他冠上了大罪名,以宇文家的名义,追杀我。

此刻,我早已经回到了轩辕家,所以对于宇文家发生的事情,我根本懒得理会,也没心情理会,救出了我的女人以后,看着这才几天时间。就整整瘦了一圈的欢欢,我心疼不已,将她干瘦的身体搂在怀里,我恨不得将她揉进我的骨子里,我和她相拥而眠,整晚没有松手。

只是就在我两浓情蜜意,互述衷肠之际,宇文家和萧家却早已炸开了锅,对于宇文家,我还是早先就已经有了准备,宇文白壁被我打成那样,他爷爷自然不会轻易放过我,只是我在赌他们爷孙在宇文家的地位,如果宇文家的族长听信他们爷孙的话,要与我,与轩辕家为敌的话,那我还真的没什么好说的。

只是萧家的状况,我却是一无所知,对于萧忆能够出手救我,我对她感激万分,只是我却没想到,正因为她这么帮我,却是给她和她的爷爷以及他们所在的左派惹来了大麻烦。

我因为连累了萧忆,也得罪了萧家的右派力量,萧忆和她爷爷,还有萧魂长老都是左派,如果萧家的中心长老。萧家的大族长死了的话,左右两派肯定会打起来的。

只是这些,我还是后来才从轩辕俞腾那里得到消息,更让我惊讶的是,宇文白壁的爷爷在宇文家权利竟是如此大,最后竟然说服了宇文家族族长,让宇文家族中人,对我已经我的朋友们进行追杀。

而宇文大长老更是神通广大,不知道从哪里得到的消息。竟然知道了我跟萧忆的关系,还知道了萧忆为了帮我驱逐体内的毒,擅自带着我进入神泉,所以他直接与萧家右派势力勾结起来。

本来还不知道如何才能快速的解决掉萧忆他们这些左派势力的萧家右派,在宇文大长老朝他们抛出橄榄枝的时候,他们二话不说,萧家右派就和宇文家联手,打算弄死我们,还有弄死萧家的左派。

一时之间。情势变得十分危急,只是萧忆和他爷爷他们所在的左派,是因为我的缘故,才遭遇到这些的,所以我心中十分愧疚,为了报答他们的救命之恩,我只身前往萧家,协助萧忆他们,帮忙挽回局面。

只是令我惊讶的是,萧家右派之所以会一直与萧忆和他爷爷所在的左派为敌,竟是因为萧家族长有意无意的偏袒萧忆他们这一派,而且还将萧忆以及她们这边的另一位怪才萧清风,也就是这一届比武大会的冠军,作为下一任族长的接班人来培养,而萧家右派却是只有一人被选出来,所以他们就一直因为这事闹矛盾,最后直接分化开来。

而我的出现,更是直接让这两派的矛盾直接激化开来。两派明争暗斗这么多年,也正是这一次才真正的摆在了明面上,本来萧家族长对于族内纷争很是不满,打算对两派之人纷纷打压制衡。

但是却无意中得知,右派的人,竟是跟宇文家的人勾结在一起,族长愤怒无比,宇文家本来就与萧家还有轩辕家是相互独立的家族,却没想到。他们的魔爪竟是伸到了萧家内部,以这种趋势发展,萧家要是落入右派之手,那又与落入宇文家的手中有什么区别。

萧家族长最后决定,为了不让萧家在右派手中没落,直接现在将右派势力完全打压掉,将他们的职权全部收回,为了起到杀鸡儆猴之效,更是将右派的几个主要人物当场解决了,而萧家内斗也因为宇文家族的参与,提前结束了两派纷争的局面,萧忆的爷爷以及他们左派势力,也因此得到大大的提升,至此,在萧家的地位也算是平稳了下来。

只是我前脚刚走,人还在萧家,帮着萧忆他们处理相关事宜,却没料到,宇文白壁竟是在这时候对我进行了疯狂的报复,而他报复的对象,却是我的女人还有我的兄弟。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