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98章无脑之人/青春的死胡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轩辕俞腾看着自己这个,早已被仇恨冲昏了头脑的妹妹,无奈的摇了摇头说道:

“当然不是,如果许默他需要我们的帮助,我们轩辕家自然是二话不说帮他将宇文白壁给杀了,要知道,我们轩辕家并不惧怕他宇文家什么,只是你要明白,宇文白壁之所以会趁着他不在的时候,对他的人下手,主要是他们两之间的仇怨,许默知道了自己妹妹以及兄弟发生的事情,又怎么可能放过那宇文白壁,如果不能手刃仇人,替他们报仇,许默心中的这个结,恐怕永远都解不开了!”

听了轩辕俞腾的解释,轩辕灵儿才好受了些,只是还不等她说话,轩辕俞腾话锋一转,原本就已经微怒的脸上,更是在这时布上了一层冰霜,看上去却是隐隐透着分王者的霸气。

“我们轩辕家要做的,便是等许默将宇文白壁杀了之后,让宇文家族从这个世界消失,不为别的,只为了向世人证明。轩辕家族的人,不是随随便便能够碰的,在这个世界中,轩辕家想要谁没有活路,只是一句话的事情,之前不做,不是不敢,而是不愿!”

本来我还在为解决了萧忆他们的事情而高兴,准备回轩辕家的。却没想到在这时候,接到轩辕俞腾的消息,说家里出事了,上官雪,姜虎还有宇文蓝死了,其他人也身受重伤,凶手是宇文白壁!

我看着书信上面简短的几行字,却是感觉手中那张轻薄的纸,犹如万斤重。压得我整个人都喘不过气来。

“小雪,姜虎,蓝兄,不,不可能,怎么会,他们怎么会死……”

我痛苦的揪着自己的头发,一脸颓废的站在原地,消化着这个消息,过了一会儿,我便回过神来,这消息是轩辕俞腾亲自传过来的,绝对不可能有假,只是这样的话,那我岂不是必须得承认小雪他们遇难的消息?

“宇文白壁!很好,上一次我看在宇文家族的面子上,不想这么早与宇文家为敌,放过了你一次,却没想到因为自己这样的决定,害的我身边的人遭遇这样的事,你成功的激怒了我,血债血偿,我许默这一次定要将你碎尸万段!”

我怒吼了一声,然后将手中的纸捏成了碎片,只是眨眼功夫,我便离开了萧家的地盘,飞速的往回赶。

此刻的宇文白壁,一脸得意的坐在自己的房间里,一想到自己手刃了我这边好几个人,他就兴奋极了,心底里的那团因为许默而燃烧的火焰,也在这一刻稍稍熄灭了些,只是他面目狰狞的模样,却是将站在他身边的那几个侍女,吓得动都不敢动一下。

她们知道,此刻的宇文白壁是最可怕的,别看他现在一副高兴的样子,也许下一秒就直接变脸,翻脸可是比翻书还快,他们生活在最底层的人,早已经将自己主子的脾性摸得一清二楚,所以只要见到他这样,但凡有一点机会,他们都会逃之夭夭,远远地避开这座瘟神。

“去,给我拿几坛好酒过来,再上几个下酒菜,本少今天要好好庆祝一下!”

“是!”原本就想着该如何走开的侍女,听到宇文白壁这话,如蒙大赦,心中窃喜万分,却不敢有丝毫的表露,低着头快速的往外面退去。

“呼,总算是出来了,我真不知道自己再在里面呆下去。会不会疯掉,只是不知道今天少爷又是因为什么事情这么高兴,竟然还破天荒的要喝酒庆祝……”

“嘘……不该问的事情,我们最好不要好奇,否则,好奇害死猫,知不知道,不过话说回来,这样的日子。什么时候才是个头啊,我再也不想在他的身边做事了,我都不知道这一刻醒着,下一刻还能不能活着出来,哎……”

“哎,这件事以后就别想了,除非他死,不然没有大长老的口令,我们是不可能被调到别的地方去的。谁让我们身份低微,没有后台呢,只能自己小心点了。”

那两名侍女低声说着,然后快速的离开了宇文白壁的居所,只是他们不知道,就在她们抱怨的时候,不远处的篱笆丛中,一双因为愤怒而充满血丝的眼睛,正一眨不眨的盯着那扇紧闭的房门。

没错,那人便是从萧家一路赶回来的我,只是我刚摸索到宇文白壁的住所旁,就正好看到两名侍女嘀嘀咕咕的朝远处走去。

“宇文白壁,没想到你的手下竟是如此巴不得你早点死掉啊,那好,今日我便成全了他们,让他满早日解脱……”

原本还在房中洋洋自得,把玩自己那把玉扇的宇文白壁,感觉到房门开启。以为是侍女将好酒好菜送过来了,高兴地说道:“不错,速度倒是挺快的,本少爷今日心情好,重重有赏!”

只是他话落,并没有听到侍女们的道谢声,也没有看到她们将好酒好菜送进来,立马察觉到异常,一脸震惊的说道:“谁!是谁?没有本少的允许,竟然敢擅闯本少的居所,不要命了吗?”

听到宇文白壁的怒吼声,我不慌不忙的从门口往宇文白壁所在的内屋走去,出现在他的面前。

宇文白壁显然没有料到,我会在这个时候出现在这里,见到我的下一刻,神情变得有些慌张,只是他一想,这里是宇文家族,而他又是宇文家族中举足轻重之人,有宇文家当靠山,我不敢把他怎么样。

再一个,如果我真的敢杀他,早在上一次就会把他给杀了,而不是将他打成重伤之后,就离开,想到这里,原本还有些心虚的宇文白壁却是在下一秒,重新恢复了底气,对着我冷嘲热讽到:

“呵,我说是谁呢,原来是你啊,怎么,你的好兄弟和妹妹死了,你不回去好好悼念他们,跑我这里来干什么,难不成是知道本少要在这喝酒,来找我喝酒的?”

我不理会他的冷嘲热讽,直接来到他面前,对着他一掌打了过去,直接将毫无防备的宇文白壁打的连退了几步,原本还以为我还要找他理论一番才出手的,没想到他竟然猜错了,我直接上来就对他打了过去。

宇文白壁抬头笑看着我,伸出一只手将嘴角的血迹抹掉,笑道:

“怎么。你的人被我杀了,恼羞成怒了?你现在是不是很想杀了我?但是你又不敢,对不对,你要是敢杀我,我爷爷定不会放过你还有你的女人的,还有宇文家上下所有人,都将把你列为宇文家族必杀之人,你这么在乎你的人,又怎么可能敢杀了我。呵,哈哈哈哈……”

“是吗,那就试试看,我到底敢不敢杀你!”

看着已经近乎癫狂的宇文白壁,一直被我压抑着的那团火,也因为他的这番话,彻底被他激发了,我说着,直接一脚蹬地,身体在空中翻转着,对着他的身体,狠狠的踢了过去。

宇文白壁见状,感觉到我浑身散发出来的阵阵杀气,心中不由得一凛,自然不会傻傻的站在原地任由我欺负,所以在看到我动的瞬间,他也迅速的对我攻击了过来,两人迅速的纠缠在一起。

亲人朋友的死,对我的打击很大,而我心中的愤怒也纷纷随着我的招式,朝着宇文白壁攻击过去,宇文白壁的实力不弱,要是在以前,我断然不会是他的对手,但是,也正因为他的次次相逼相杀,生生将我的实力促就。

此刻的我就像是一头发怒的狮子,对着宇文白壁扑了过去,就算是毫无章法的攻击,也因为那灌注了我周身所有的力量,变得凌厉恐怖。

在经过几次碰撞之后,宇文白壁已经落入下风,只是奈何他的实力恐怖,体内力量充盈,没有短时间内就被我击败,我丝毫不担心他的反抗,原本握着的玄铁棍,也在这一刻变成了一柄长剑,对着宇文白壁的身体砍了过去,同时嘴里还说道:“这一剑是替姜虎砍的!”

紧接着,又将手中的长剑换了个方向,以一个十分刁钻的方向,对着宇文白壁的心脏部位刺了去,同时嘴上说着:“这一剑,是替宇文蓝刺的!”

宇文白壁显然没料到我的剑法如此凌厉,在一剑得手之后,竟是没有丝毫停顿,便朝着他的心脏刺去,不敢有丝毫懈怠,快速的扭转着身躯,拼命的躲避着我的攻击,不过还是被我无情的剑刺入体内,只是因为他的即使躲避,这一剑并没有刺入他的心脏。

我也不担心。见他险险的躲过我的这一攻击,再次对着他长剑挥舞了下去,宇文白壁只感觉眼前光芒一闪,脖颈处传来一阵恐怖的力量,顿时一阵胆寒,身体快速的向后弯曲,长剑就这么贴着他的面门忽闪而过,将他那缕随风飞起的长发一剑砍落。

只是还不等他松口气,我的攻击再次到来,另一只手对着他刚支起的身体狠狠拍了过去,直接将他打的倒飞出去,最后被墙壁挡住,才没有飞出去,只是他的脸色很不好看,接连几招被我压制的毫无还手之力,他的脸色早已变得铁青,只是在绝对的实力面前,就算是他再不甘心,局势也无法逆转。

宇文白壁越打越觉得憋屈,情绪越来越不稳,导致最后连发招都变得有些凌乱,我虽然心中被怒火充斥,但是脑子却十分清醒,所以在见到宇文白壁脚步有些凌乱的时候,再次对他攻击了过去,这一次,我没有丝毫保留,直接将所有的力量都汇聚到剑锋之上,对着宇文白壁一剑砍了下去。

感觉到长剑上面传来的危险的气息,宇文白壁第一次体会到了什么心惊肉跳的感觉,就在他呆滞的瞬间,我的长剑已经栖身而下,只是剑锋接触他身体的瞬间,一抹鲜血飞溅而出,将我的一身青衣染红。

将剑再次挥下,直指宇文白壁的脖颈,于此同时,我缓缓地说道:“小雪,姜虎,宇文蓝,你们安息吧,我替你们报仇了!”

被我的力量锁定,宇文白壁想要逃跑,却不料自己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被我逼入了绝境。两面环墙,更是让他退无可退。

“不,许默,你不能杀我,我爷爷是宇文家的大长老,你要是杀了我,他绝对不会放过你的,还有宇文……”

只是还不等他说完,我手中的长剑已经与他的脖颈来了个亲密接触。与此同时,我淡淡的说道:“我杀你又如何!之前不杀你,不是因为怕了你们宇文家,而是不想与你们为敌,既然你这么着急送死,我成全你便是!”

宇文白壁双手捂着脖颈,满是不甘的看着我,嘴巴还在做着最后的挣扎,不停地张合着。只是我没有给他任何机会,在此对着他的心脏刺了下去,巨大的冲力,竟是直接将他钉在了墙上。

宇文白壁到死都睁大了眼睛看着我,只是此刻,他眼中早已失去了任何神色,目光涣散,瞳孔放大,再次确认宇文白壁被我杀死了之后,我才停止了一切动作,只是这时候,我才反应过来,经过长时间的作战,我身体里面的力气已经被掏空,此刻更是虚脱的坐在了地上。

看着墙上死不瞑目的宇文白壁,我坐在地上大口的喘着气,嘴里不由得说道:“看什么看,再看,我连你的眼珠一并挖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