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不用你扒,我自己脱/青春的死胡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黄卷毛还是不解恨,不停地用脚往外身上踹,嘴里还骂道:“让你小子给我狂,老子长这么大,还没有人敢拿东西比老子脖子呢,你够可以啊。|ziyouge.com|”

我死死的抱着头,不让他踹到我头,当时我就想,这他妈什么狗比学校,这么久了,都没个老师过来管管,后来我才知道,这个学校里并不是每个老师都敢管这种事的,因为很多学生的背景不是他们能惹得起的。

后来他踹了一会儿,旁边的人都聚了过来,也不去吃饭了,就站旁边看,和他一起的那几个人估计也看不过去了,都过来拉他,说:“强子,强子,行了,可以了,再打就打死了。”

被人拉开后他才停了手,呼哧呼哧的喘着气,大声的问我:“服不服?!”

“不服!”我没有丝毫犹豫的大声回道,不过为了防止他再打我,我并没有站起来,依旧弓着身子,抱着头。

现在想想我那会儿也傻,早点求饶不就行了,就不用挨那么顿打了,不过当时我性子拗,觉得做人得有骨气,宁可被打死也不能服软。

那个黄卷毛一听我这话果真不干了,甩开旁边的人就又要过来打我。

“强子,算了!”

这时我就听到不远处有个声音冲这边喊了一下,还是个女人的声音,听起来有些熟悉。

黄卷毛那帮人听到这话后都抬头往声音的来源处望去,我也把手拿了下来,往那边看去。

我这一看才发现是卓小雨,她正冲这边看,她身边还站着一个女的,卓小雨随意的靠在一旁的墙上,双手抱在胸前,很明显俩人站一旁好长时间了,估计一直在看呢。

我恨恨的看了她一眼,心想她看我挨打心里肯定偷着乐,现在再出来装个好人,卖我个人情。

黄卷毛还挺卖她面子的,冲卓小雨说:“咋了,雨姐,你认识他啊。”

卓小雨点了点头,说:“嗯,强子,这给我个面子,这事就算了吧。”

“成,雨姐你都开口了,那我就算了。”

说着黄卷毛回头看了我一眼,警告我说:“小子,以后离萧璐远点,要不然你连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接着他跟卓小雨她们打了个招呼就往食堂去了,旁边围观的一群人也都散了。

卓小雨这时候和她身边那个女生一起走了过来,低头看着我说:“怎么样,没事吧,自个儿能站起来吗。”

我没好气的看了她一眼,接着就挣扎着站了起来,不过刚才被那帮人往腿上踹了几脚,肌肉一用力还是有些疼。

卓小雨轻笑了两声,语气不屑的开口道:“你说你说句服气不就行了么,宁可被打死也不服软,你这是何苦呢。”

不过后来卓小雨告诉我,如果当初我服软的话,她这辈子都不会正眼瞧我。

我冷冷的看了她一眼,回道:“就算被打死,也用不着你管。”

“你……”卓小雨被我这话气的不轻,接着就挑了挑眉毛,挑衅的冲我道:“你信不信我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给你扒裤子?”

被她这一诈哄,我下意识的往四周看了看,没底气的说:“你敢……”

“噗嗤”一声,没等卓小雨开口,她旁边的那个女生就笑了。

我这时才注意到她身旁的那个女生,瘦瘦的,长的很漂亮,瓜子脸,双眼皮,笑起来两只眼睛弯弯的,很迷人,和卓小雨比起来是截然不同的两种风格,给人感觉挺文静的。

我见她冲我笑,有点害羞,低头摸了摸头。

这时卓小雨就笑,说:“咋滴,怕了吧,我告诉你,我想啥时候扒你裤子就扒你裤子……”

没等她说完,我一下子抬起头来,面带愠色的开口道:“你除了扒人裤子还是扒人裤子,还有别的本事没?”

她被我问的一愣,旋即双手抱在胸前,笑嘻嘻的盯着我说:“没有了,独门绝技,只会扒裤子。”

我没有说话,只是两只眼睛死死的瞪着她。

她见我生气了,就开口道:“好了,好了,不跟你这个小孩子一般见识了,你还不走?不怕等会儿强子回来再打你?”

我看了她一会儿,接着就说:“你把昨天拍的照片删了我就走。”

我今天来就是为了这事,要是照片流出去后我这辈子就毁了,要是不让她删的话,这顿打我就白挨了。

她听到这话之后好像听到一个好笑的笑话一眼,接着就看着我说:“你这孩子咋这么逗呢,璐璐跟我说她手机找到后我就删了,要是被同学看到了,该咋想我。”

我听她这么说,有点将信将疑,就让她把手机拿出来给我看看。

她有点哭笑不得,最后没办法才掏出来给我看了看,我见她相册里面好多她自己的生活照,都挺可爱挺漂亮的,跟她彪悍的性格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等我确定她确实删了之后,我才放下心来,别过头去就往外走。

走了两步我就好像又想起来了什么似的,回过身来见卓小雨和她身边那个女生俩人正往我这边看,我就指着她说:“你等着,等有一天我也会把你的裤子扒下来,这样还不止,还得在你屁股蛋子上来上两巴掌。”

卓小雨听到这话之后不禁没有生气,反倒是和她身旁的女生俩人捂着肚子“哈哈”的笑了起来。

我见她俩笑我,有点生气,认真的说:“你等着吧,我说到做到,等我考到解放高中后当了老大肯定说到做到。”

我不说这话还好,我说完之后卓小雨和那个女生俩人笑的更厉害了。

我当时觉得她们俩这是羞辱我,殊不知这句话之于当时的我来说,无异于异想天开,解放中学的水有多深又岂能是我一个小屁孩子能了解的。

不过她们都不知道的是,那年夏天那个少年说的话并不是说说而已,在说出的那一刻,他早就已经做好了排除万难的决心,只为让自己不再让人随意的扒裤子,也为不再让人随意的踩在脚底践踏。

我见她俩还笑,就生气的说:“别笑了!”

卓小雨和那个女生这时才收住了笑,卓小雨看着我说:“好,等你成为解放中学的老大,不用你扒,我自己给你脱,你想打几巴掌就让你打几巴掌。”

我直到她这是埋汰我呢,不过我还是对她说:“好,一言为定,你等着吧。”

说着我就不再搭理她,转身走了,走出去好远还能听到她俩的笑声,心里更加的羞愤,心想,等着吧,早晚有一天我会让你们刮目相看的。

第二天早上的时候我一反常态的早早的就去上学了,顺便从楼下买了几根油条和豆浆,因为我要奋发图强好好学习了。

那会儿解放中学虽然在五大高中中打架最猛,但是抛却体校不说,它的高中部学习成绩是我们市最好的,八中排第二,接下来是九中,剩下的十六中和二十一中,收的全是平日里不咋学习差学生,尤其是二十一中,说是中学,其实等同于职高。

解放中学正是因为教学质量过硬,所以才吸引了很多背景过硬的牛人的孩子过去求学,找找关系就进去了,其实说白了,就是这帮人搅混了解放中学的水,加上体校本来就是些精力过剩不爱学习的孩子,才把解放中学搞得这么乱。

所以像我这种家里没有过硬关系的孩子,我必须努力的学习才能考进解放中学,才能有朝一日让卓小雨心甘情愿的在我面前脱裤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