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恶斗/青春的死胡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那个峰哥都走远了小胖还看着他的背影傻笑,连我问他的话都没有听到。(www.ziyouge.com)

当时我就挺来气的,刚才在宿舍吃饭的时候对他产生的一些好印象顿时荡然无存,心里就想,这个汉奸就是汉奸,不管到了啥时候也都是汉奸。

我气的在他的大屁股蛋子上来了一脚,他才回过神来,问我:“咋了。”

我等着他说:“我问你话呢,这个什么峰哥是谁啊,看你那怂样,就查蹲地上给他提鞋了。”

小胖听到这话不禁没有生气,反而很开心的说:“你别说,要是他真让我跟后头提鞋的话,我也乐意。”

我鄙夷的看了他一眼,就说:“甭废话,快说,他是谁。”

小胖一挺胸脯,一挑大拇指,颇有气势的说:“当初我们学校的扛把子。”

我皱了皱眉头,就不服气的说:“扛把子咋了,扛把子有啥好牛逼的,老子啥也不是照样把他揍得哭爹喊娘。”

小胖有点不服气,不过也没吭声。

接着我就问他那个峰哥是不是和我们一级的,小胖就摇了摇头,说不是,比我们高一届,现在是高二的。

不知道为啥,小胖一提起“高二”俩字我就想起了黄卷毛,就挺来气的,想想这个什么峰哥又是来追夏梦的,对他的印象就更差了,当时我就想,等以后我混起来了,顺带着连他一起办了。

小胖跟我说完之后就进了屋,我就见他把那个盒子给夏梦递了过去,不过夏梦似乎不想要,就不接,还跟小胖说了几句啥,接着就不理小胖了。

后来小胖没办法了,就给她直接放桌上了,夏梦也没抬头,只不过把胳膊往旁边一蹭,就把那个盒子给蹭了地上去了。

小胖一看急了,又赶紧把盒子给捡了起来,然后跟夏梦说了几句什么,最后十分无奈的端着盒子回了自己的座位。

当时给我看的心里爽的不行,就在那偷笑。

正笑着呢,就感觉后头有人踹了我一脚,我一下子火了,猛地转过身来,嘴里还骂道:“谁啊,不想活了是……。”

当我看清是我们班主任之后,我就赶紧把最后一个“吧”字咽了回去。

我们班主任冷着张脸又给我腿上踹了一脚,用那种有点讥笑的语气说:“怎么有脸笑的。”

说着他就扫视了旁边王安民他们几个一眼,厉声道:“都上课了,还不快进屋。”

王安民他们几人话都不敢说就跟进缩着脖子进了教室。

他们刚进去,上课铃就响了,班主任一指旁边,冲我说:“过去站着。”

我赶紧走过去站好,他才进了屋。

我当时看他的背影就挺来气的,冲他将了将鼻子。

我就在外头又站了一节课,顺便偷看了一节课的夏梦,当时就觉得夏梦越看越好看,我长这么大,见过的女生应该就数她最好看了,就连萧璐和卓小雨都比不上她。

其实我当时不知道,那完全是因为我自己的内心在作祟,陷入情网中的人,都会觉得自己喜欢的那个人是最好看的。

我们那会儿晚上有三节自习,一直要到晚上十点才下课,好在我们班主任没有过分到丧心病狂的地步,第三节课就让我回了座位。

我回去之后一直等到班主任走了,才迫不及待的问小胖刚才那个峰哥给夏梦带的是什么啊。

小胖说不知道,他没看。

我就说,“那咱打开看看呗。”

“那可不成。”小胖摇了摇头,说,“等会下课我还得给夏梦呢。”

我白了他一眼,说:“你不是给过人家了嘛,人家又不要,你看着,等会你肯定还得吃瘪。”

后来下课的时候小胖不听劝,抢着走到夏梦座位跟前,就冲夏梦说:“夏梦,你收下吧,这是峰哥让我交给你的,要是你不收的话,让我没法给峰哥交代啊。”

当时我听小胖这话就感觉挺可笑的,他说的就好像那个什么峰哥收他当了小弟似的。

夏梦也和刚才一样,没搭理他,自顾自的收拾着书包,背好包之后才抬头看了眼小胖,说:“我说过了,让你换回去,你要是非要给我的话,那我就扔垃圾桶里了。”

她这一句话说的小胖不知道该说啥好了,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夏梦走出去。

我见夏梦走了,就走过去一把抢过来小胖手里的,说:“来,她不要我要,我看看是啥。”

小胖这会儿还想抢过去,嘴里说着不行不行。

我就躲着他,将身子背在他身上,好容易才用手把盒子上的胶带给撕开,然后把盒子盖子给拿开,就里头放着个小型的水果蛋糕,做的挺精细的,在蛋糕上还插着个笑脸,旁边还有个“happy”的英文字样,本来我还以为有个情书啥的呢,结果好好的瞅了瞅也没见。

我见小胖见到那个蛋糕之后顿时两眼就直了,我就笑着说,“反正夏梦不要了,要不咱俩就吃了吧。”

没成想小胖还挺有原则的,摇了摇头,说:“那可不行,夏梦不要我就给峰哥还回去。”

我就骂他说:“你傻啊,你这给他拿回去他也不要,再说,大晚上你去哪找他,要是等明天就坏了。”

小胖估计想想也是,就点了点头,说:“那成,不过你得分我块大的。”

后来我和小胖就合着伙把那块蛋糕吃了,吃了后我就感觉挺爽的,看起来又少了一个情敌。

在回宿舍的路上我就问小胖夏梦有啥爱好。

小胖想了会儿就说夏梦挺喜欢画画的,老是爱在课余时间画一些动漫人物。

当时听小胖这么说,我就感觉有点为难,对于画画我还真不咋精通。

不过那会儿我就想,不会不要紧,可以学么,书上都说为了一个人可以改变自身的性格啊啥的,我为了一个人学学画画又怎么了。

等到了宿舍之后,就见王安民他们都回来了,除了那个毛寸头。

他们一见我和小胖回来了,除了黑大个之后,王安民和长刘海就挺紧张的围了上来,问我待会儿人家找来了咱怎么办。

我四下看了看,接着就走到门后天把那个拖把和笤帚拿了过来,把拖把递给了王安民,跟他说:“等会儿他们来的时候人肯定挺多的,你就拿着个捣就行,使劲捣,捣死他们。”

说完我又把笤帚递给了长刘海。

他接过去掂量了掂量,有点狐疑的抬头问我说:“这玩意儿能成吗,估计打两下就打断了。”

我掐着腰想了想,说:“那也没法啊,我们宿舍里头又没啥棍子啥的,我和小胖在路上也没找到啥趁手的武器,就捡了点石头回来,要不就用石头吧。”

说着我就冲小胖挥了挥手,小胖就走过来把手里的塑料袋一翻,往地上一倒。

“哗啦”一声塑料袋里的石头就倒了一地。

我用脚拨拉了拨拉那些石头,就冲他们说:“吶,这是我和小胖找回来的石头,你们没人找块趁手的,剩下的等会咱好拿着扔他们。”

等我说完后王安民他们就蹲下身子去挑石头去了。

我见黑大个坐床上不动弹,就问他:“咋了,你咋不挑呢。”

我说完后黑大个一起身,手摸到褥子下面,刷的就抽出一条六十多公分的铁棍,挥了挥。

我一愣,接着就给他竖起了大拇指,问他从哪弄的。

他说从家里带的。

不过至于为什么从家里带这玩意儿来我没问,后来我才知道,黑大个人如其表,也并不是一只省油的灯。

趁他们几个挑石头的时候,我就偷偷走到小胖床头坐下了,手伸到下面把藏在被子下面的螺丝刀摸了出来,别了自己的后腰上。

等他们挑好后,那个长毛存还没回来,我们就等的挺心急的,后来都决定不等他了,直接把门给关了起来。

等把门关好之后,我们几个人就把灯也关了,手里紧紧的攥着石头,等着黄卷毛他们。

不过等了有一会儿了吧,就听外头有人敲门,我就问谁啊。

“我。”

接着就听是长毛存的声音。

我迟疑了一下,就走过去开门,同时右手也摸到了后腰上,握住了那把螺丝刀。

结果门一打开,就有一只脚狠狠的往我肚子上踹来。

我早就有防备,一把抱住了他的腿,往后打了个趔趄,但是没有倒,与此同时我一下子就把腰上的螺丝刀摸了出来,然后狠狠的往我抱着的这跟大腿上扎去。

当时我用的力道挺大的,加上螺丝刀被我磨得挺尖的,就感觉螺丝刀往那人腿里头插了好一段才被阻力顿住。

我想把螺丝刀拔出来,但是估计他当时一疼,肌肉急剧收缩,一下子把螺丝刀卡住了,我拔不出来,索性就撒了手,一脚往他肚子上踹去,给他踹到了后头的那帮同伙身上。

他们一大帮人站外头走廊上,正打算往里挤呢,我就大吼一声,“砸!”

吼完之后小胖他们手里的石头噼里啪啦的砸了过来,还有一块砸我背上了,给我疼的不行,我就赶紧退了回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