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被她妈发现了/青春的死胡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你说啥?!”

当时听她那话之后我一愣,接着就反应过来了,脸一红说:“那啥,不用了,我以前也老受伤的,没事的,我自己回去擦擦就好了。|ziyouge.com|”

她听完这话就摇了摇头,说:“那怎么行呢,你是因为我受伤的,我要是不给你擦擦药的话我心里过意不去啊。”

听她这么说,我感觉挺难为情的,脸也红了,就冲她说:“有啥过意不去的,我自己弄就行了。”

她听我这么说,就不乐意了,冲我说:“哎呀,你一个男生的有啥好难为情的,我是个女生我都不怕呢。”

说着她就凑过来伸手掀了掀我的衣服,我赶紧用手给挡开了,冲她说:“那啥,要不你把红花油给我吧,我自己擦。”

她撇了撇嘴,说:“那行,那你擦前面,你自己背后擦不到的我再帮你擦吧。”

我也没说话,就伸手把她手里的红花油借了过来,然后见她还没有要出去的意思,就红着脸冲她说:“那啥,要不你先回避一下?”

听我这话之后她扑哧一声笑了,接着边捂着嘴笑边指着我说:“看来还真是小初男呢,怪不得这么害羞,你把我当你姐姐不就成了,再说,我等会还要帮你擦背呢。”

其实她不提这个话茬也就罢了,见她提起来了,而且她对我还挺鄙夷的,我就想从她身上找回点面子,就冲她说:“咋了,你这话的意思是你不是那啥了是吧。”

她一听这话脸蹭的一下子红了,接着就骂我,说:“我是不是关你啥事,安心擦你的药吧。”

说着她就出去了,我见她那副难为情的样就觉得挺好笑的,心想看她这反映估计那啥了吧,想到这里我心里就挺痒痒的,心想今天就我俩在她家里,等会她给我擦药,说不定会发生点什么呢,说实话,当时我对这种事挺向往的,但是一想到长刘海,我就打消了这个年头,虽说萱萱姐不喜欢长刘海,但是我总是会不自觉的将她和长刘海挂钩,心想只要长刘海一天不队萱萱姐死心,我就一天不能对萱萱姐有非分之想。

我将自己身上的短袖脱了下来,低头一看自己身上不少淤青,那帮人下手还真他娘的狠,我暗暗骂了那帮人一番之后就将红花油往手里倒了一些,用力的搓了搓,接着就开始往身上擦。

结果我刚擦了没一会儿,萱萱姐就直接推门进来了,给我吓了一跳,我下意识的一把将一旁的短袖抓了过来,挡在了胸前,警惕的看着她说:“咋了,你想干嘛啊,我可告诉你,我会十八路擒拿手,专制女流氓。”

听到我这话她就一下子笑了,接着冲我开口说:“得了吧你,一天到晚净吹牛,来,我帮你擦吧。”

说着她就将我手里的红花油拿了过去,指了指床,让我躺下。

我挠了挠头,有点迟疑,她就喊我快当儿的。

结果她刚说完这话之后就听门外响起一个女人的声音,“萱萱,你跟谁说话呢?”

当时给我吓的一愣,心想这是萱萱姐她妈吧,咋进来都没听到呢,难不成是她家隔音太好了?

虽说我吓得冷汗都出来了,不过萱萱姐倒是挺淡定的说:“妈,我打电话呢。”

本来她以为这话就能够骗过她妈的,结果她妈直接推门进来了,嘴里还说着:“我给你买了件衣服,你穿上……这是谁啊?!”

她妈看到我之后话一下子停了,声音提高了八个声调,脸色也一下子变了,冲萱萱姐生气的问道。

萱萱姐这会儿脸色也变得挺难看的,头也低了下去,小声说:“这是我一个同学,他受了伤,所以我就让他回来擦擦药。”

我见她妈挺生气的,就赶紧冲她解释道:“阿姨,那啥,你别怪萱萱姐了,是我自己非要来的,她也没办法。”

见我这么说,萱萱姐感激的看了我一眼,看来她挺怕她妈的。

她妈直接瞪了我一眼,脸也气得通红,指着门外说:“你先给我出去,等会儿我再问你!”

其实我挺理解她妈的,不管是谁见一个男的赤身裸体的出现在自己女儿的房间里也会发飙的,所以我赶紧拿起衣服走了出去。

萱萱姐回身看了我一眼,接着狠狠的将门给摔了上来。

我走到客厅后没有走远,就躲在门旁偷听呢,就听里头萱萱姐她妈挺生气的,一个劲儿的斥责萱萱姐,说她怎么能随便把男同学给带回家呢,还赤身裸体的,接着就跟萱萱姐讲了一通大道理,说什么她这个年纪不应该早恋,要以学业为重,最后还说我身上都是伤,一看就不是什么好学生,让萱萱姐以后离我远点,估计是见萱萱姐没说话吧,她就挺严厉的冲萱萱姐问:“我问你话呢,以后离他远点,听到了没有?!”

萱萱姐估计当时挺害怕她妈发脾气的吧,就小声的说知道了。

虽说她说这话的声音很小,但是我还是听到了,虽说我也理解她,但是心里还是十分的难受,低了低头,往后退了退几部,站在客厅中央用脚摩擦着地板。

没一会儿萱萱姐就和她妈走了出来。

她妈估计是见到我就挺来气的,刚刚平复下来的心情又一下子激动了起来,接着就指着我说:“你是谁家的孩子啊,这么没教养,怎么能够赤身裸体的在人家女孩子的房间里呢,万一出个什么事情可怎么办,你妈没教过你什么是教养吗?!”

其实她骂我一顿我是完全能够接受的,但是她最后一句话就好像一个尖尖的刺一般一下子狠狠地插到了我的心脏上,疼的难受。

我低着头紧紧的握着拳头,眼泪在眼眶里打转,闷声说道:“阿姨,我知道错了,您放心吧,我以后再也不会打扰萱萱姐了。”

说完之后我就一步跨到了没钱,一把拽开门就跑了出去,就听见身后传来萱萱姐的声音,“许默!”

“萱萱,你给我回来!”

估计她当时是想过来追我来着,但是被她妈给喊住了,我走到了楼下了也没见她出来。

等我从她家小区里出来的时候本来就阴沉沉的天一下子下起了小雨,不知道是受情景渲染的原因还是被萱萱姐她妈那一通骂的原因,我心里感觉特别的难受,堵得慌,喘不过气来,就好像鱼儿离了水。

雨下的并不大,但是淋的久了衣服和头发还是湿了,我也不在乎,就那么在路上走着,走着我就哭了,边走边抹着眼泪,我平时不怎么哭,就算被人家打的再痛再重,我也从没有哭过,我不知道为什么,萱萱姐他妈站在一个成人的角度对我说的那句话会让我如此难受。

每个人心里都有一个永远无法触碰的角落,我知道,我妈就是我这一辈子最无奈的回忆,也是我这辈子任谁都碰不得的伤疤。

我就这么边淋着雨边哭着走到了家。

到了家之后徐妍正在店里收拾东西呢,见我淋的浑身都湿了,就跑过来关切的问我怎么不打个车回来啊,是不是没钱了。

我没有搭理她,直接闷头走到了自己的房间,将门甩上之后就锁了起来,扑到床上就开始哭,哭了一会儿还是感觉心里难受的紧,我恨我爸,恨他为什么要跟我妈吵架,也恨我妈,恨她为什么那么傻,要跑出去,让我这辈子都只能背负着没妈的孩子的名头活下去。

徐妍估计看出来我心情不好来了,就过来敲我的门,问我出什么事了,有什么事跟她说,她帮我。

我当时就来了气,扭过头去就冲门外吼:“人家骂我没妈,你有本事帮我把我妈找回来啊!”

吼完我就继续趴床上哭。

徐妍当时也一下子沉默了下来,过了半晌才重新敲了敲门,跟我说:“我做了你最爱吃的菜,等会出来洗个澡喝完姜汤吃饭吧。”

说完她就走了。

我趴在床上出了会儿神,心态也冷静了下来,虽说心里还是挺难受的,但是没有那么激动了。

其实有时候有些话从孩子嘴里说出来还没那么伤人,但是从大人嘴里说出来却那么的刺耳,这也是为什么同样一句话从萧璐和萱萱姐她妈嘴里说出来,我的反应会有这么大的差别。

我坐电脑跟前看了会儿电影,本来想不出去吃饭来着,但是后来饿的难受,就打开门出去了,心想都这么一会儿了,估计徐妍都吃完收拾起来了吧。

但是出乎我意料的是我走到厨房的时候徐妍正坐在椅子上自个儿抹着眼泪呢,桌上摆着好几个菜,都凉了,一点热气都没了。

徐妍见我出来了吃了一惊,接着赶紧别过头去擦了擦眼泪,跟我说:“你出来了啊,去洗个澡吧,我把菜给你热热。”

说着她就赶紧去打火热锅。

我低头沉默了半晌,接着鼓足了很大的勇气,冲她缓缓的开口道:“谢谢你。”

我清楚的看到我说这话的时候她的身子轻微晃了晃,我没再说话,转身进了卫生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