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他俩绝没处对象/青春的死胡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当时小胖说这话的时候还故意带了点神秘色彩,给我气的不轻,我就冲他说:“别给老子卖关子,快点说。-www.ZiYouGe.com-”

小胖估计也看出我不乐意来了,赶紧小声地用正常的语气冲我说:“就是那啥,峰哥这人上学那会儿处过很多对象。”

我当时听了这话,顿时脸色就暗淡了下来,心想这个峰哥也不是啥好玩意儿啊,夏梦对我没啥好态度,但为啥就和她好上了呢。

我想着的功夫,小胖说了些啥我也没有注意听,他说了会儿也注意到我没有在听,就那张大肥脸凑到我跟前,冲我问:“咋了,默哥,咋看你不开心啊,你是不是和峰哥有啥过节啊。”

我当时心里挺想不开的,就将周末的那事跟小胖说了说,不过我没说我跟峰哥还打架了啥的,就光说了说我见他和夏梦俩人在一起呢,看起来还挺熟的,有说有笑的,我猜测他俩处对象了。

小胖当时听完也挺意外的,想了想,接着瞅了一眼在那认真写作业的夏梦,就冲我说:“不能吧,以前我们初中那会儿峰哥也追夏梦呢,不过也没追上,现在这不来了解放了,他又开始追夏梦了,他是属于那种夏梦讨厌的类型啊,咋可能跟他好了呢,再说,夏梦那天不是拒绝他了嘛,估计只是普通朋友吧,应该是有啥事。”

我听完小胖这分析后觉得也对,像夏梦那么讨厌那种人,怎么会喜欢他呢,估计是不知道以为啥事成了朋友吧。

后来我和小胖俩人深度探讨了一下,最后的结论就是夏梦和那个峰哥俩人绝对没处对象。

不过我俩刚讨论完就下课了,我和小胖一看俩人的作业还没写完呢,就赶紧借前后桌的卷子随便抄了抄,然后交了上去。

当时我抄的时候被夏梦看到了,她的眼神中闪过一丝鄙夷。

虽说我认为她没有跟那个峰哥好挺让我高兴的,但是见她瞅我的那副表情还是挺让我不舒服的。

接下来的两节课的卷子我全是自己做的,做完后我又把课本拿出来预习了预习。

下晚自习的时候我就故意拖了拖,想等会儿夏梦走的时候跟她一起走。

不过小胖捅了捅我胳膊,让我看窗外,我抬头一看就见前头的窗跟前站着那个峰哥呢,正往里头瞅呢,估计是来找夏梦的。

因为我离夏梦座位挺近的,所以我抬头看他的时候他也看到我了,当时他看我的眼神挺火的,我知道他心里肯定挺恨我的,我也不示弱的冲他抬了抬头,一脸不服气的看着他。

他当时估计挺生气的,脸色都变了,冲我点了点头,接着用食指指了指我。

当时他指我的时候被夏梦给看到了,我看到她脸上挺不高兴的,我心里就暗笑,心想让你小子狂,这下露馅了吧。

我见夏梦走出去了,我也赶紧跟了上去。

果不其然,到门口的时候夏梦就挺不高兴的冲那个峰哥问:“你怎么在这啊,我不是说了,不让你等我的嘛。”

那个峰哥冲夏梦笑了笑,说:“那啥,我不是怕你自己晚上一人不安全吗?”

我当时和小胖从他俩身旁走了过去,我顺嘴说道:“有些人脸皮就是厚啊,人家不让他等,他偏要等,小胖,你说贱不贱?”

当时我这话就是故意气那个峰哥的,就冲小胖问道,冲他眨巴了眨巴眼睛,想让他配合我来着。

但是小胖这人当汉奸当惯了,支支吾吾的说道:“不贱吧……”

当时听他这话给我气的不轻,我直接踹他屁股一脚,骂他,“白瞎了我的肯德基了。”

当时我还以为那个峰哥会发作呢,不过没想到他气也没抽,我和小胖走远了他也还是啥话也没说,我估计他是刻意在夏梦跟前装呢吧。

我估计他这段时间没找我麻烦也是因为估计夏梦那边吧,万一夏梦讨厌他的话就他就前功尽弃了。

回去的路上小胖就挺忐忑的问我说:“那啥,默哥,你咋还得罪了峰哥呢,那我们以后还有好日子过嘛。”

小胖说这话的时候都快要哭了,我见他这没出息的样,就来气,吗他说:“你看你那怂样,怪不得找不到对象呢,以后你对象要是被人家抢了,那人就是再牛逼,你不也得打回来嘛。”

小胖一听这话顿时激动了起来,点点头说:“对,默哥说的是,麻痹的,跟他干到底。”

后来我们回到宿舍之后长刘海一见了我就挺激动的,就跑过把我给拽了出去,问我:“默哥,默哥,那啥,我托付你那事帮我办的咋样了。”

我也不知道该说啥好,就只好将情书从裤兜里拿了出来,给他递了过去。

当时他一见那封情书之后脸色就变了,不过也没说啥就拿了过去。

我觉得挺同情他的,就冲他说:“兄弟,要不咱就算了吧,哪里还找不到一个比他好的。”

其实有时候人真的就挺可笑的,有些话安慰的了别人却安慰不了自己,小胖几个小时前安慰我的话现在被我拿来安慰长刘海,我自己都觉得自己有些滑稽。

长刘海听完这话苦笑了一下,说:“这不才被拒绝了一次嘛,兴许她就是试探试探我呢,我要是现在就放弃了,我自己都看不起我自己。”

说着他就转身往回走了,背影挺落寞的。

其实每个人的学生生涯中都有一个为了某个女生执拗到不可理喻的少年,纵然知道最后的结果如同飞蛾扑火,也会奋不顾身,很不幸运,这个被我当作兄弟的人就在我的生命中扮演了这个角色。

我当时看长刘海挺失落的,心里也很难受,为了一件不可能的事情而奋力拼搏,似乎这是好多人都存在的通病,想想挺可悲的,自己在以这种眼光看待别人的时候,殊不知别人也在这么看待自己。

因为早上很早就要军训,所以我们得早起,训练个半个多小时之后才能吃饭,加上白天训练量挺大的,感觉挺累的,一连这么多天下来,我被晒黑了不说,感觉自己也瘦了。

不过看看小胖就感觉满满的正能量,那么个死胖子来着,现在竟然瘦了一圈,肚子也少了好多。

军训汇演之后我们在教室送走了军官,说实话当时还挺舍不得的,我们教官虽说挺严厉的,但是人还不错,老是爱给我们讲点小笑话和一些做人的道理啥的,至少比我们班主任强多了。

等送走了教官,我们班主任就进来了,耷拉个脸,就跟谁欠他钱似的,得亏我们班拿到了军训汇演的第三名,要不然他还不知道对我们出个啥样子呢。

他走到讲桌上就拍了拍桌子,接着猛地提高音调冲我们说:“好了,现在军训也结束了,都收收心吧,把心思放在学习上。”

当时我们班主任有个特点,说话一惊一乍的,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嗷的一嗓子,心脏不好的人估计能给人吓晕过去,不过后来我们都练出来了,听到他的话也没啥反应了。

那时候我们军训加上周末正好军训了一个星期,接下来的日子就是上课了,那会儿因为我心里有目标,所以学起来特别带劲,有种如鱼得水的感觉,每次我想偷懒的时候都会瞅一眼旁边认真听讲的夏梦,然后自己又有了动力。

不过俗话虽说近朱者赤,但是俗话也说烂泥扶不上墙,虽说在我这么巨大的正能量的熏陶下,但是小胖上课还是该睡觉睡觉,好几次都得老子帮他打掩护,做作业的时候也老是抄我的。

有一天我终于忍不住了,就问他咋来的这所学校的。

小胖就说他是花钱买来的,家里人非要让他上这学校,他也没办法。

我当时就挺吃惊的说,“你家里那么有钱你咋还那么扣呢。”

小胖白了我一眼,说:“我们家没钱,我爸妈砸锅卖铁给我弄来的。”

我见他好像挺怕人的,就没有多问。

因为军训占了一个周,所以没过多久我们就又到了大休。

放假那天小胖被老师叫了办公室去了,好像是因为考试没考好啥的。

我就和王安民还有黑大个他们几个先去了宿舍收拾东西去了,收拾东西的时候我还问他们几个周末去哪玩啊。

长刘海当时一下子来了精神,问我能不能把萱萱姐给约出来,我不知该咋拒绝,就应承了下来。

他一听就乐了,夸我够兄弟,不过当时给我弄的心里挺不舒服的,我一直想跟萱萱姐少来往的。

等我们收拾完东西的时候小胖也回来了,风风火火的跑了进来,拍了拍胸口,才气喘吁吁的说:“不好了,门口来了一帮人,好像是冲着我们来的。”

我们几个当时一愣,就反问道:“冲我们?”

小胖点了点头,说学校门口外头一帮子人呢,其中有个人好像是我们上周在游戏厅打的那个烟花烫。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