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对不起,我保护不了你了/青春的死胡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等我出去之后就见小胖和长刘海俩人都被人家给抓住了,烟花烫见我出来了,挺得意的冲我一笑。-www.ZiYouGe.com-

我见小胖被打的不轻,右脸也肿了,鼻子也破了,留着血。

长刘海也被打的挺惨的,头发乱蓬蓬的,全是土,脸也擦破了,流着血,看起来挺狰狞的。

我当时还挺纳闷王安民和黑大个咋没被抓过来呢,刚想着的功夫就挺旁边传来了一声喧闹声,我抬头一看,就见黑大个和王安民也被人家抓过来了。

王安民的眼睛片有一块碎了,眼睛也歪歪斜斜的挂了脸上,嘴角破了个血口子,黑大个倒是没啥伤,就是浑身是土,好几个人按着他的胳膊都按不住他,他就在那使劲的折腾,嘴里还叫骂着。

那帮人压着他往这走的时候被黑大个给挣脱开了,回身对着那帮人就是一通打。

不过我早就跟他说过,好虎架不住狼多,旁边那帮人一拥而上就把他给按在了地上,任他再怎么挣扎也挣扎不开了。

当时黑大个给我的感触挺深的,我们每个人都在跟这个社会,跟这个社会上违背自己信念的事情做着斗争,但是最后反抗成功的有几个人呢?

但是,倘若因为知道自己不可能反抗成功就放弃反抗,那我们活着又有什么意思呢。

烟花烫见我看着黑大个怔怔的出神,还以为我怕了呢,就冲我喊,“咋样,小子,现在服气了。”

我没有理他,就那么怔怔的看着黑大个,冲他说:“得罪你的是我,把我这几个兄弟放了,要杀要剐随你便。”

说实话,我这话说的挺装逼的,虽说不至于被杀被剐,但是冲烟花烫这个狠劲,被打的好几天都浑身疼是很有可能的,不过一个人挨打总比所有人都挨打的强。

烟花烫听我这么说冷哼了一声,接着扫视了小胖他们一眼,说:“今天你们几个谁也别想走,那天我跟你们道歉道的像个孙子似的,没想到是被你们这群人狐假虎威给阴了,麻痹,这次老子要连本带利讨回来。”

说着他一下子蹿到我跟前,抬头就给我了一拳。

因为我当时光顾着看黑大个去了,没防备,别他一拳打到了脸上,给我打的趔趄了一下,不过我反应也够快,身子往后倒去的时候也给他一脚踹了裤裆上了。

可能他以为他们那么多人,而且我的兄弟也在他们手里,我不敢反抗吧,所以他也没啥防备,被我踹中之后脸憋的通红,脖子上的青筋也鼓了起来,两只手捂着裤裆那里,连着跳了两步,最后撕拉撕拉的抽着冷气,脸上表情也挺难看的,就跟他妈快死了似的。

我当时见他那表情,挺后怕的,难不成真的是蛋碎了?

他旁边那帮人见我打了他,都扑上来把我给按倒了,我当时也反抗来着,不过他们人太多,给我直接踹倒了。

那个烟花烫缓了一会儿估计就好了,接着穿着粗气指着我骂道:“操你妈,你他妈自己找死可怪不得我了啊。”

说着他就喊他那帮子人把我按地上,把我的腿分开,还冲我骂,“敢打老子,看老子今天不废了你。”

“废你妈逼。”

当时我虽然被按在地上,但是还是不住的蹬着腿,想挣扎开,给那帮按我的气坏了,直接站起来踹了我两脚,不过他们也傻,踹我的时候没人按住我,被我腾出一条胳膊来抱住了一个人的脚,直接给他往后一拉,拉我身上了,然后我抱着他的头就死劲的抡拳往上打。

旁边那帮人反应过来就踹我,我也不管,就抱着他的脑袋不住的打,给他疼的不行了估计,一个劲儿的哀嚎着,接着就开始求饶。

后头的那帮人见打我不行,就都扑上来拽我,有拽我胳膊的,有抱我腿的,后来他们就给我拽开了,我就坐地上不住的冲他们挥着拳头,那感觉就好像是个泼妇坐大街上打架似的。

当时小胖他们见我反抗,也不干了,都叫骂着挣扎了起来,不过最后还是被人家给按地上打吧趴下了。

烟花烫当时气的不行了,就冲我身旁那帮人骂,“你们真没用,这么多人治不了他自己吗?”

那帮人也被刺激到了,一拥而上就给我踹了一顿,当时不知道谁一脚踹我脸上了,我就感觉脸一麻,嘴里也瞬间一股血腥味。

我当时挺害怕的,麻痹的不会给老子把牙踹下来了吧。

我这人有强迫症,东西有一点瑕疵心里就难以接受,宁可扔了重买,现在牙给老子踹掉了,我瞬间就疯了,不管不顾的就抓住一个人的衣服,往他大腿上用力的咬了一口,给那人疼的顿时嗷的叫了一声。

那帮人就一个劲儿踹我,用拳头砸我,还有的直接拿脚往我头上踹,踹的我的头晕乎乎的,一下子没力气了,口也松了开来,然后被人一脚踹到了地上。

“许默!”

这时候我听到一个最不愿意听到的声音,虽然我头晕乎乎的,但是我还是能听出来这个声音是萱萱姐的声音,当时给我打的不行了,一点力气也没有了,也没力气喊她了,我就举起胳膊,用力地往外挥了挥,示意她快走。

但是她还是跑了过来,声音有些嘶哑的喊道:“你们都快住手,住手!”

说着她就把那帮人给拽开了,那帮人估计见她是个女的,也没对她动手,就任由她扑到了我身旁,她蹲地上见我半扶了起来,接着就问我有没有事。

当时她说这话的时候声音里带着哭腔,让我心里不由得一热,我舔了舔满是腥味的嘴唇,勉强笑了笑,接着挺艰难的对她开口道:“你怎么来了,对不起,我保护不了你了……”

当时听到这话之后她的眼泪一下子就掉了下来,一手扶着我,一手捂着嘴就开始哭。

烟花烫当时冷哼了一声,用嘲讽的语气说:“今天你们两个一个也走不了了,我倒是看看今天还有谁来救你们。”

“你他妈是不是瞎子啊,老娘站着这么久了你都没看到。”

旁边一个声音突然响了起来,挺突然的,感觉挺熟悉的,我就顺着声音往那头一看,就见卓小雨双手抱着胸站那呢,身后还跟着一个壮硕的中年男子,手臂上还纹着一条青蛇。

男人不管在什么情况下看女人都能抓到重点,所以当时我没有想着卓小雨来就我了,而是注意到了她胸前的那对在手臂挤压下变形的胀鼓鼓的胸脯,我笑了笑,抬头看着天空情不自禁道:“还是那么大啊。”

一旁的萱萱姐听到了,就问我说啥呢,什么大小的。

我就笑了笑,说没啥。

烟花烫见到卓小雨的时候还一脸的嚣张,但是见到她身后跟着那个中年男子后,瞬间脸色就变了,不过看来他并不认识那个中年男人,他就冲卓小雨道,“那啥,同学,我们以前有啥过节吗?”

卓小雨笑了笑,说:“没有啊。”

那个烟花烫一听立马就咧嘴笑了,不过他还没笑完,卓小雨就继续说:“不过现在有了。”

烟花烫的脸色瞬间就变了,似乎也挺不爽的,不过估计他也挺机会那中年男子的,估计看那男的纹身也以为是道上混的吧,就挺恭敬地冲卓小雨说:“同学,你为啥管这事啊,他们几个是你同学啊?”

“同学?同学我会管吗,我告诉你,那个是我弟弟。”

说着卓小鱼就用手指了指我。

当时烟花烫脸色挺不好看的,不过接着就冲卓小雨说:“那行,既然是你同学那今天这事就算了,不过他们得给我道个歉。”

我当时也不说话,就看着卓小雨,感觉她挺有意思的,看她怎么处理,反正人家都说了我是她弟了,吃了这么个大亏,我怎么着也得难为难为她,看看她怎么维护我这个弟弟。

不过卓小雨似乎见过这种场面,还是两手抱着胸口,看着烟花烫,笑了笑,说:“行啊,道歉可以啊,不过他给你道了歉,你得打断自己的一条腿,才能从这走出去。”

烟花烫听了这话之后脸色一变,就问卓小雨是啥意思。

卓小雨一副理所当然的态度说:“你把我弟弟和他的朋友打成这样,我让你留下一条腿,多么?已经够给你面子了。”

她刚说完,他身后的那个中年男人就开口了,“小伙子,我看你还是算了吧,要不然招惹了我们小姐,我都帮你求不了情。”

当时那中年男人说话的时候挺和蔼的,跟他身上的纹身极不相符。

烟花烫估计是因为记着上次我借游戏厅老板的名头吓走了他那事,所以他看了眼那个中年男人,冷笑了一声,开口道:“这次该不会也是不知从哪找了个人过来咋哄我的吧。”

中年男人和卓小雨互相看了一眼,一脸的不解,接着就问烟花烫说啥呢。

烟花烫审视了卓小雨和中年男人一眼,接着态度一下子变了,冷冷道:“我劝你们还是少管闲事的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