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冤家路窄/青春的死胡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卓小雨听我说许风是我小叔之后,脸上的兴奋神色挺浓的,就问我,“那你现在能不能联系上他啊。(www.ziyouge.com)”

我摇了摇头,说:“自从他走了之后,起初还老来电话,但是后来就不怎么联系了。”

他走那会儿我才刚初一,那时候家里还没电脑,连扣扣都没有呢,更不用说手机了,我爸那段时间在家的时候他家里人打过电话来还能让我俩聊上会儿,但是自从我爸后来在外头忙,他几次都找不到我,我们的联系也就慢慢的少了下来,顶多过年的时候说上几句话。

我一这么说,卓小雨看起来挺失望的,神色也有些暗淡,不过接着她又试探性问我:“那你能联系上他不?”

我点了点头,接着又摇了摇头,说:“不一定,我爸手机上应该有他家的电话,但是现在我都半个多月没见过我爸啦。”

我跟她说的是实话,自从上次我爸去学校之后,我就再也没有见过他。

我见卓小雨似乎挺在意这事的,我就问她:“你和我小叔是啥关系啊,你俩不会是同学吧?”

她点了点头,说是同学,好长时间都联系不上了。

我当时见她那样子,就感觉她和我小叔关系肯定挺不普通的,她不知道的表情已经出卖了她了。

后来我吃饭的时候觉得有个事不知道该不该跟她说,就犹豫了一会儿,她也没咋说话。

到最后快吃完的时候,我才对她开口说:“其实那啥,我暑假的时候听我爸说我小叔有可能转回来上学……”

她一听这话瞬间激动了起来,接着就问我真的假的。

我冲她撇了撇嘴,说:“假的。”

“你妹啊!”

她情绪瞬间低落了下去。

我就冲她坏笑了一下,说:“行了,别藏着掖着了,跟我说说你跟我小叔是咋地个情况,我不信你和他是普通同学还能玩的这么好。”

她白了我一眼,借着叹了口气,说:“其实不算是普通同学,初中的时候我们的关系挺好的,老是一起玩,后来他走的时候挺急的,也没怎么来的及告别,我们那时候关系好的几个人都挺挂念他的,这几天我找人打听了打听也没找到他的联系方式,不过倒是把你和他的关系打听了出来,我这不就来问你来了嘛。”

其实我挺了解她说的这方面的,谁上学那会儿没有几个相好的异性朋友啊,而且是没有丝毫杂念的好朋友。

我见她挺认真的,就告诉她说:“其实我刚才跟你说的那话是真的,我真的听说他说要回来上学,不过这都过了一个多月了,也没见动静,估计够呛了吧。”

听到前半句的时候,卓小雨还挺高兴的,但是听到后半句之后,神情一下子就黯淡了下来。

萱萱姐和萧璐俩人也看出来卓小雨不怎么开心,萱萱姐就提议说:“等会我们一起出去玩吧。”

见卓小鱼没说话,萱萱姐就看向我,问我:“默默,你说好不好?”

说着她还冲我眨了眨眼睛。

我赶紧点了点头,说:“行啊,我正好叫上小胖他们几个,一起玩玩还热闹。”

萱萱姐就用肩膀撞了撞在一旁发愣的卓小雨,问她:“行不行啊,难得周末,一起去唱个歌吧。”

卓小雨抬头看了我一眼,说:“行,那就去唱歌吧,我请客。”

跟女生在一起我每次都不好意思让人家请客,所以我就说,“不用了,还是我请吧,晚上的饭我也请了,就当给你赔不是了。”

卓小雨听我这么说,挺开心的,说:“哟,你还知道自己错了啊。”

经她这一提,我才意识到自己把这话给说出口了,就感觉挺尴尬的,我这人是打死不会嘴软的,心想这一激动就把话给说出去了。

当时被她这一说,我就脸红了,不过也没说啥,反正是自己错了,认个错就认个错呗。

后来吃饭的钱是捉卓小雨算的,我也没坚持,要不然等会唱歌的时候我估计就不够了,我当时挺庆幸的,幸亏今下午没买衣服,要不然就不够了。

她去算账的时候我就打电话给了小胖他们,王安民和黑大个俩人都说不出来了,让我们玩就行,就小胖和长刘海俩人知道后兴冲冲的赶了过来。

我们在牛排店门口等了等他俩,大概十分钟后小胖就来了,冲三个女生打了个招呼,当时笑的,一脸的肉褶子,他脸上的伤看来也处理过了,没那么明显了。

没一会儿长刘海也来了,脸上擦破的地方也结痂了,没啥大碍,跟她们三个打了个招呼,就凑到了萱萱姐跟前,不过萱萱姐又给转到了一边。

因为离这边有一家挺不错的KTV,我们几个就一起去了过去。

这次我抢着去柜台付了钱,当时卓小雨还跟我争呢,争不过我就骂我傻,说没见过这种抢着付钱的。

我们六个人一起开了一个中包,点了几个果盘和啤酒就进去了。

进去后大家都挺不好意思的,我就起了个表率,唱了首周华健的《朋友》,中间好多气息跟不上,引得他们几个人老笑,我就跟他们说我这是因为长时间没唱了,所以功力不行了,以前我可是人称情歌小王子的。

经我这一闹腾,气氛就提了起来,萱萱姐和萧璐俩人也都点了几首歌在那唱。

过了会儿长刘海点了首蔡旻佑的《我可以》,他唱歌的时候目光不离萱萱姐,但是萱萱姐压根就没看他,一个劲儿的跟萧璐和卓小雨聊着天,跟长刘海伤的不轻,唱了一多半之后就不唱了,直接切了。

卓小雨后来唱了首歌,挺好听的,特别像原唱,当时相比原唱又有自己的特色,给我们几个人听得最后一个劲儿的让她再唱一首,她就只好又唱了一首。

在她唱歌的时候,我就冲小胖和长刘海招了招手,将他俩给招呼了过来。

等他俩凑到我跟前的时候,我就冲他俩说:“你们明天没事的时候去买个甩棍啊啥的用吧,带学校去,以后打架啥的还有个东西,正好,我们开学后还要办点事。”

他们两个听完后就点了点头,说明天就去弄,接着他俩就问我开学后办啥事啊。

我就冲他俩说:“你俩没想过咱今天爬墙出去的时候为啥被烟花烫给堵住了吗,我们也是临时起意的,他们在就知道了。”

小胖和长刘海一听我这话也一下子皱起眉头来了,当时小胖就下意识的说:“默哥,你的意思是说我们几个人中有内奸吗?”

我当时一阵无语,感觉挺为他的智商捉急的。

后来他自己就将手放在了下巴上,装出一副沉思的样子,说:“不对啊,我们几个不是一起挨打的嘛。”

他说话的时候,长刘海就反应过来了,冲我说:“你的意思是说我们宿舍的那个毛寸头?”

我点了点头,说:“嗯,我怀疑他暗地里阴我们呢,那个烟花烫来的时候肯定早就做好准备了,我估计他和毛寸头俩人以前肯定认识,要不然我们出来的时候,毛寸头咋就那么快告诉了他烟花烫呢,他俩肯定认识。”

小胖听我这么一说也反应过来了,就挺生气的跟我说:“默哥,这口气你能忍我也不能忍了,妈的,上次那个黄卷毛来打我们也是他给叫的门,这次还是他,我们这次可不能这么算了。”

我当时见他那样,就想逗逗他,便点了点头,说:“嗯,我能忍啊,既然你不能人,那你就去干他啊。”

小胖一听这话就萎了下来,冲我说:“唉呀,默哥,你看你这话,我们这不是兄弟么,得一起上啊。”

我见他那怂样就笑了,说:“那成啊,反正我的家伙是买好了,就看你们几个了,到时候整点好用的,别花里胡哨的。”

小胖和长刘海俩人点了点头。

其实打上次黄卷毛那事我就对那个毛寸头挺记恨的,现在又被他给阴了一次,我说什么也得给他点厉害尝尝了,要不然他还以为我好欺负呢。

我们几个又聊了一会儿,我就感觉喝啤酒喝的挺想尿尿的,我就让他们几个先唱着,自己就起身上厕所去了。

我找了找才找到了厕所,就在我解决完往外走的时候,就有俩人边聊着天边进来了,听说话的那语气喝的挺不少的,我当时没注意,不过那人倒是喊住了我,“兄弟,怎么这么面熟呢。”

我当时都走过去了,听那人叫我我就又转过头来了,扭头一看就呆住了,竟然是李浩明。

真是冤家路窄啊,自打上次我教训了他一顿之后,就再没见过他,现在竟然在这里碰到了,挺吃惊的,他看清楚是我之后也挺吃惊的,酒也醒了七八分,接着就冲我骂:“操你妈,今天算你倒霉,让你碰到老子,老子非弄死你不可。”

说着他就招呼他身边那人冲我跑了过来。

他身后那人也反应过来了,知道他指定跟我有仇呢,就紧跟李浩明后头向我冲过来。

当时我正好在门口那,等李浩明冲我冲过来的时候,我就瞅准机会一脚给他踹了回去,然后一下子把门甩上,扭头就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