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美梦成真/青春的死胡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小虎牙当时一听我这话就乐了,冲我说:“你打算考第一啊,是级部第一还是班级第一啊。-www.ZiYouGe.com-”

我挺骄傲的一挑眉,说:“一步一步来,先来个班级第一吧,不过也说不定一不小心就考了个级部第一了。”

小虎牙听完我这话就一个劲儿的捂着嘴“咯咯”的笑,嘴里还说着,“得了吧,你,我看是倒数第一吧,一天到晚就喜欢吹牛。”

我当时就急了,冲她说:“我承认我爱吹牛,可是这事我可是说真的,现在内容学的少,我假期复习的也挺好的,我这是建立在客观事实上得出的理论好吧。”

小虎牙还是不相信,咯咯的笑了一会儿才冲我说:“那行,那你加油啊。”

我见她也挺瞧不起我的,我就没系的搭理他。

其实这也不能怪她,那时候从小到大,凡是我身边爱玩爱闹爱打架的男孩子普遍学习都不好,就连我自己都不例外,上小学那会儿成绩一般,到了高中之后才有了好转,碰到卓小雨之后才挤入了班级学习的佼佼者行列中,在此之前这种成绩是我连想都不敢想的。

我们高中那会儿学的科目挺多的,语数英政史地生理化,加起来一共九门,所以得考两天半才能考完。

因为我本来学的还算扎实,假期复习的也好,所以考试的时候卷子我做的挺顺的,因为内容简单,好多科目我做完后还能余出几分钟来检查检查。

后来检查完了我就在那都小虎牙,她还没做完,我就冲她抛媚眼啊啥的,她就瞅我。

结果考物理的时候被老师给抓到了,问我干嘛呢,怎么打扰人家考试呢,当时就给我把卷子没收了,还把我给撵了出去,当时给小虎牙乐的不轻。

考完试那天,我就感觉神清气爽的,自信心简直到了爆棚的地步。

现在想想自己那时候太年轻了,朝气蓬勃的,就跟气球似的,一戳就能蹦好几个高,颇有种年少轻狂的意思,丝毫不知道收敛,太过高调,虽说以我现在的目光来看待过往觉得自己那种状态并不是对的,但是却丝毫都不感到后悔,因为那是那个年纪,我们本该有的样子。

中午去食堂吃饭的时候,我还冲小胖他们几个神秘的说:“我告诉你们个事,你们可千万别给我说出去啊。”

然后我就说等考试成绩下来后他们以后就得管夏梦叫嫂子了。

当时我这话一出口,他们几个当时就笑的不行了,说我成天没啥事就知道吹牛。

我就急了,跟他们说了夏梦答应我的事情,只要考了第一就和我处。

我不说这话还好,一说这话他们笑的更厉害了,尤其是小胖,边笑还边冲我说:“默哥,你可算了吧,我和你同桌,你啥水平我能不知道吗,你成天抄别人的试卷,你还考第一呢,我估计你连前三十名都进不了,人家夏梦肯答应你,就是料定你肯定考不了才说的。”

你给老子滚,我当时就觉得小胖这家伙不是东西,我昨天刚给他介绍了小胖妞,他今天就拆我的台,典型的白眼狼。

这几个人中黑大个没表态,就王安民推了推眼镜,冲我说:“兄弟,我支持你,我相信你说到就能做到。”

我一听这话就挺感动的,感觉伯牙终于遇到了子期一样,不过我还没来的及回应他,就听他接着说:“就算这次做不到,下次也能做到。”

我刚调动起来的情绪瞬间又萎靡了下去,心想这帮家伙真是群白眼狼啊。

等饭快吃完的时候,我就跟小胖他们几个商量着晚上动手干毛寸头。

不过都是一个宿舍的,以后撕破脸啥的指定不好,所以我们就想我们几个得暗地里阴他一次。

那时候毛寸头跟我们宿舍的人不咋来往,晚上睡觉前也都是去别的班的宿舍玩一会儿再回来,这几天他好像跟别的班的一个女生好了,那个女生不住校,他总是陪着那个女生去车子棚推车子,送那个女生除了校门口之后再回来。

那时候也不知道他俩过去干什么,反正就是基本上人都走光了他再回宿舍。

所以我们几个就想等他往回走的时候阴他一下子。

我们中午讨论这事的时候碰到了黄卷毛了,他当时看我那个眼光挺恨得。

也是,他在学校路混了这么多年了,竟然被我一来就搓了气焰,而且碍于卓小雨那边的面子不敢动我,给谁心里都憋的难受。

我当时也不怕他,他看我的时候我就冲他对视,眼神里也全是挑衅。

他也没说啥,就走了,估计气的不轻。

当时小胖还笑着说黄卷毛指定是被我上次打怕了,再也不敢招惹我们了。

小胖虽然这么说,但是我知道根本不是这么回事,从黄卷毛的目光里我也能看出来他跟本就不怕我。

我打听过了,黄卷毛是高二老大的好兄弟,而且这个人以一股子狠劲出名,所以他绝对不会这么善罢甘休的。

平静的背后往往酝酿的是更加惊心动魄的波澜,所以我对这个黄卷毛早就心有防范,心想等以后我实力发展起来了,非把他打服不可。

中午商量好之后,我们吃完饭就特地去超市买了点东西,要了两个那种大的黑色的塑料袋。

后来我们就把袋子套在了一起,让小胖揣了兜里了。

因为今天中午我们回来的晚,所以我们回来后毛寸头就躺床上了,依旧侧着身在那跟他对象发短信。

当时桌上扔着一袋子苹果,毛寸头见我们回来,就坐了起来,指了指桌上的苹果,冲我们说让我们吃苹果。

我们几个被他这么一客套,感觉有点心虚,都互相看了看,都没拿,说我们不吃。

毛寸头也没坚持,就说放桌上吧,我们什么时候想吃拿就行。

下午我们去上课的时候,小胖他们几个就跟我说会不会误会了毛寸头了,其实事情跟他并没啥关系,上次黄卷毛那事估计他也是说的实话,怎么说人家还让苹果给我们吃呢。

被小胖他们这一说,我心里也动摇了,心想其实这一切都是我的猜测,万一要是错怪了毛寸头可咋整。

后来我越想越心烦,走到教室的时候也没有想好到底对不对他动手了,最后我就决定今天晚上先不对他下手了,观察观察再说。

当时做的这个决定可以说让我后来十分的后悔,我一直都没有记住那句话,“对敌人的仁慈就是对自己的残忍。”

不过当时我不只是因为自己本身挺仁慈的,还因为我的意志产生了动摇,以至于我不敢确定毛寸头到底是不是故意出卖我们的。

从那次我就得出一个结论,那就是一个优秀的领导者必须有着强大的明辨是非的判断力和坚定的意志力。

后来我们到了教室上课的时候,数学课代表正在那发卷子呢。

当时我看到我考了一百三十九分还挺激动的。

那时候我们语数英三门都是一百五十分,数学能够考一百三十多分算是挺高的了,像小胖这号样的,才考了九十五分,算算比例,连及格都没及格。

我当时挺高兴的,就跑夏梦位子上看了看,顿时就感觉浑身上下被浇了一盆冷水,人家考了一百四十二,比我还高了三分。

不过后来物理化学发下来之后我发现两科加起来比她高了四分,算下来自己还比她高了一分,一个下午都给我激动的不行,心想这马上就要美梦成真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