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自责/青春的死胡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熄灯铃一响之后各个寝室的灯都关了,但是楼道上的灯还开着,我左右看了看见楼道上没小胖他们几个的身影,就打算出去找。……www.ZiYouGe.com……

其实当时我已经隐隐有种不好的预感了,小胖他们几个肯定是出了什么状况。

我当时越想越害怕,挺替他们担心的,打算出去找他们,不过我还是先回宿舍把我那个大头针给揣上了。

结果我往外跑的时候被管宿舍的大爷给看到了,他就冲我喊:“喂!那位同学,你干嘛去啊!”

我赶紧转过身来,跟他说我们宿舍有四个人还没回来呢。

他一听也紧张了起来,就小跑着过来问我:“怎么了,是不是出了什么事啊。”

我就跟他说我这不就想出去找找他们吗。

他一听就说:“那行,走,我和你一起去。”

不过我们俩刚走到宿舍门口的时候,就见小胖跌跌撞撞的跑了进来,脸上脏兮兮的,鼻子也破了,不停的流着血,头上还鼓了个大包,看起来挺恐怖的,他身上也全是泥,一见了我他就哭了,跑过来扶着我的胳膊就哭,当时好像是想说啥来着,但是哭的上气不接下气的,话都说不清楚了。

我一下子慌了,握着他的手说:“小胖,你别急,慢慢说,怎么了。”

小胖边擦着眼里不停的流出来的眼泪,边断断续续的冲我说:“我们被人家打了,长…长刘海……”

我一下子急了,一把撕住了他的衣服,大声问他:“长刘海咋了,你别哭了,快带我们去。”

那个宿管大爷也慌了,赶紧冲到值班室,跟另一个在值班的大爷说让他去保安室叫人。

说完他就跟着我和小胖往外头跑去。

小胖把我们带到了后操场那边,就见一棵树底下王安民和黑大个俩人正在跪在那用手托着已经不省人事的长刘海。

当时那个宿管大爷手电筒的灯光一闪,我就见长刘海的投上全是血,当时就给我吓坏了,我赶紧跑故去,扑在长刘海跟前,用手晃了晃他,带着哭腔喊着,“长刘海!长刘海!你可别吓我啊。”

一旁的王安民和黑大个俩人都在那哭,他俩头上也受了伤,王安民的眼睛也不知道哪去了,俩人见了我就说长刘海不行了。

我见长刘海满身是血的模样,也吓坏了,就在那跟着哭,边哭还边喊着长刘海的名字。

宿管大爷当时也吓坏了,毕竟长刘海那样子太吓人了,他也不知该咋办,好在没一会儿另一个宿管大爷领着俩保安就过来了,一见这情形,一个保安就立马掏出手机来打了120。

当时那个保安也不知道长刘海是啥状况,试探了试探长刘海的呼吸脉搏啥的,就让我们先别随便移动长刘海,等医生来了再说。

接着他就给保卫科科长和教务主任啥的打了个电话。

后来保卫科科长没一会儿就赶过来了,看来他就住学校里头呢,他问了问我们哪个班的,接着就各给我们班主任打了个电话,说让他通知下长刘海的家长。

教务主任来之前救护车就来了,几个医生把长刘海抬到了救护车上,因为王安民、黑大个和小胖三人都受了伤,所以也要去医院包扎,但是因为救护车坐不开了,保卫科长就说让他们坐他的车去,我当时也嚷嚷着要去,本来是不允许的,不过后来那个保卫科长还是同意了。

去医院的路上我们都没说话,感觉气氛挺压抑的,我们几个都以为长刘海这次可能不行了,所以心情都挺差的,小胖就在那哭,哭的我们心里挺难受的。

那个保卫科长就一个劲儿的安慰我们,说让我们别太担心,长刘海应该没事啥的,我当时听出来他语气里也全是不确定,他不安慰还好,他这一安慰我感觉心里更没底了。

后来到了医院之后长刘海就被推进手术室去了,小胖他们几个也被叫去包扎伤口去了。

我当时自个儿坐在医院外头的走廊上,感觉心里特别的紧张,时不时就抬头看看手术室上头的灯,心里替长刘海捏了把汗,希望他能够平安无事。

后来我等了没一会儿我们教务主任就来了,同时还有我们班主任和长刘海他爸妈。

这还是我第一次见他爸妈,就感觉挺紧张的,不知道该怎么跟他们解释这件事情。

长刘海他妈看起来挺脆弱的,来的时候就一直哭,我们教务主任和班主任安慰了她一会儿,她还是哭。

后来我们教务主任就让保卫科长留那陪着长刘海爸妈,然后就和我们班主任一起把我叫到了就诊楼外头。

到了外面之后我们教务主任就背着手挺严肃的冲我说:“许默,你告诉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上次你那事我已经叫过你爸了,没给你开除,你现在怎么还给我惹事!万一这位同学有个三长两短,你这一辈子不得心里有愧嘛!”

我们班主任见教务主任生气了,就赶紧凑过来说:“那啥,主任,你先别着急,有什么事慢慢说,许默这孩子学习挺优秀的,应该不是那种好打架的孩子,这里头说不定有什么误会。”

说着我们班主任就冲我挤了挤眼,问我:“许默,你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知道我们班主任这么维护我完全是因为我这次考试考的非常好的缘故,和上次我大伤黄卷毛那次简直是判若两人,所以我当时就下定决心以后一定要把学习成绩保持住,不为别的,就为了打架之后还能够得到与别人不同的待遇。

虽说班主任的意思是让我给自己开脱开脱,但是这事本来就跟我无关,也不关小胖和长刘海他们几个的事,所以我就跟他们实话实说了。

当时教务主任和班主任听完之后就互相看了一眼,问我:“真不关你的事?”

我摇了摇头,说:“我和我们班的夏梦一起走的,不信你们可以问她,我回来的时候我们宿舍的毛寸头也在,可以给我作证。”

当我说到毛寸头的时候我的心里突然咯噔了一下,心想这件事会不会与他也有一定的关系,反正我料定这事肯定是黄卷毛干的,今天中午吃饭的时候他还挺得意的瞪我们呢,肯定是他干的。

当时班主任和教务主任因为我没在场,所以就没有多问我,就叫着我一起进了就诊楼里头。

后来小胖他们几个包好了出来之后被班主任和教务主任叫出去问了问情况,过了好一会儿才回来。

我当时见长刘海他爸妈心情挺不好的,就安慰他们,说长刘海吉人自有天相,肯定不会出啥事的。

结果他爸妈对我冷眼相待,估计是着急吧,他妈说的话有点挺难听的,说长刘海就是因为跟我们这些成天不学好的人在一起,才会有今天这事的。

其实我也不能否认他妈这话,要不是我的话,长刘海也不会卷入到我跟黄卷毛的恩怨中,不止他,小胖他们几个也不会挨这顿打。

我坐在一旁低着头,心里十分的不是滋味,鼻子酸酸的,眼泪在眼眶里打转。

后来我一眨眼,眼泪就低落到了地上。

等到小胖他们几个回来之后,我就蓦地站起身,抹了一把眼泪就往外走去,同时还喊道:“小胖,跟我出来。”

教务主任和班主任当时有点错愕,不过也没说啥。

小胖出来后我就问他今天晚上是怎么回事,他们好几个人为什么就长刘海受的伤那么重。

小胖就跟我说当时他们几个下了课之后就去了超市,买了点东西往回走的时候,就有个人说我在操场被人打了,小胖他们几个也没顾得及多问,就赶紧冲操场跑了过去。

等他们去了操场的时候就见没人,他们几个就四处找,结果他们正找着的时候就有一帮人从操场的一个角落里冲了出来,小胖他们几个见事不好,就赶紧往回跑,结果跑了一两步就被人给堵住了,然后他们几个就被人家给狠狠地一顿打。

那帮人当时下手挺狠的,还拿着铁棍木棍啥的,小胖他们几个根本就没啥还手的余地,但是长刘海当时被打急了,等人家打完走的时候拖住人家一个人打,结果又被人家给围起来好一顿打,后来那帮人走了之后长刘海就到了地上了。

我听完后紧紧的攥了攥拳头,说:“那你们当时看没看清那帮人长的啥样。”

小胖摇了摇头,说:“你又不是不知道操场上晚上没灯的,虽说能看清人影,但是压根看不清长啥样,再说,当时给我们都打蒙了,我们根本就没看清。”

我皱了皱眉头,说:“那你们当时就没听到那帮人里头有没有黄卷毛的声音?”

小胖摇了摇头,说当时一帮人围着他打呢,他哪里还分的出来。

我叹了口气,就跟他一起进了里头,然后趁班主任和教务主任不注意的时候,就问了问黑大个和王安民有没有看清那帮人长啥样,结果他俩说也没看清,不过黑大个最后说了句,“那帮人打完我们就往体院方向跑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