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 选高一老大/青春的死胡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当时听到黑大个那话之后有点意外,心想体院的人咋搀和进来了,难不成是下了晚自习老去找夏梦的那个刘峰干的?

不过这个念头刚萌生出来之后就被我否定了,因为我知道今天晚上这事肯定是针对我的,但是我今天晚上才和夏梦一起走的,所以刘峰不至于对我生出这么大的怨恨,就算因为上次在图书馆我拿书扔了他,他想找人收拾我,但是他也压根就不认识小胖他们,不可能对小胖他们几个动手。(ziyouge.com)

所以我想了想就认定这事肯定是黄卷毛干的,至于为什么那帮人打完小胖他们之后从跑到体院那边了,估计是故意掩人耳目让我们以为是体院那边的人干的吧。

后来我也没有多问,就和小胖他们几个在外头等了一会儿,大概过了十几分钟的功夫,手术室的灯就亮了,长刘海也被推了出来,几个护士给送了病房里去了。

后来医生跟长刘海他爸妈说了说情况,说长刘海受的伤并不太严重,有点轻微的脑震荡,因为有块碎玻璃扎到头皮里头去了,所以耽误了一些时间。

其实从他进去到出来也就半个多小时,但是这半个多小时对我和小胖他们几个来说就好像度日如年。

后来见长刘海没什么事了之后,教务主任就让保安科长先把我们送了回去。

我们回来的时候已经挺晚了,得十二点多了吧,那会儿毛寸头已经睡了,我们开灯的时候给他吵醒了。

我进屋之后二话没说就从我被子底下抽出了我那条甩棍,握在手里就往外头走。

当时小胖他们几个挣脱鞋呢,一看我这架势小胖和王安民俩人顿时急了,冲上来就拽住了我,问我干嘛去。

我当时心里窝着一股子火,有点丧失理智了,就甩了甩他俩的胳膊,喊道:“你们放开我,我去干死那个黄卷毛。”

黑大个一听这话,立马从被子底下抽出了他那条铁棍,说:“走,我和你一起。”

小胖和王安民一听就急了,赶紧劝我别冲动,小胖就骂黑大个说:“你就别跟着添乱了。”

王安民劝我说毕竟这会儿事情还没有确定下来到底是不是黄卷毛干的,再说,就算真是黄卷毛干的,我去了也打不过人家那么多人啊,这样我们本来占着理的,被我这一闹,倒成了人家占理了。

我当时考虑了考虑王安民这话之后觉得挺在理的,就没有去,但是觉得心里憋屈的难受。

小胖和王安民俩人把我给拽了回去,小胖瞅了眼还拎着铁棍站门口那的黑大个,冲他喊道:“唉呀,你快回来吧,别跟着瞎搅合了。”

黑大个见我被拉回去了,只好又走了回来。

这时我注意到黑大个上铺的毛寸头正在那缩了被子里偷笑呢。

我一下子就火了,一个箭步蹿到毛寸头窗前,与此同时握着自己手里的甩棍猛地一甩,接着我一把拽住他的被子,猛地往后一拉,就给他拽下来了。

毛寸头被我这突如其来的举动吓了一跳,在我扯他被子的那刹那就跟触电一般猛地跳了起来,紧紧的靠着在墙上,一脸错愕的看着我。

我用手里的甩棍指着他冲他说:“你给我等着,我告诉你,我查完之后你最好跟这事没关系,要不然我非让你吃不了兜着走不可。”

说完我就在他被我拽到地上的被子上踩了两脚,然后就转身坐到了小胖的铺上。

小胖当时看了我一眼,说:“默哥,你看你,都一个宿舍的,你这是干啥啊。”

他说这话的时候走到了毛寸头的被子跟前,正用脚踩着呢,我瞥见他边冲我说话还边用力的用脚碾了两下子。

说完他就给毛寸头把被子抱上去了,同时冲我说:“行了,默哥,我知道你是气糊涂了,咱都是一个宿舍的,毛寸头咋可能出卖我们呢,他要是能出卖我们的话不就成了狗娘养的野种了吗。”

当时我和王安民俩人听到这话差点笑出来,最后还是忍住了。

小胖这会儿又抬起头来看了一眼在那拍被子上的土的毛寸头,冲他喊道:“对吧,兄弟。”

毛寸头愣了一下,接着怔怔的冲小胖点了点头,说:“对,对。”

他这话说完之后我就有点憋不住笑了,就赶紧换了拖鞋,出去上了个厕所就爬上床睡觉去了。

因为晚上折腾的累了,或者说被打的累了,小胖他们几个没一会儿就睡着了,我则翻来覆去的睡不着,心里感觉既难受又生气。

我挺恨我自己的,恨我自己连我自己的兄弟都保护不了,所以当时我就想,等这事过去了,我无论如何要将高一老大的地位给弄过来。

第二天上午的时候我们上课主要是讲了讲昨天考试试卷的内容,每节课老师都会毫无意外的表扬我一番,但是毫无意外的我都是趴在桌子上睡觉,因为昨晚上我失眠了好久才睡着。

所以我刚接受完表扬之后紧接着又被批评了一番。

夏梦当时见我没精神,就给我传了张纸条,问我怎么老睡觉啊,是不是昨晚没睡着啊,还问我老跟我一起的那个长刘海咋没来上课啊。

我就跟他说长刘海受伤了,住院了。

当时夏梦就回了个“哦”就再也没说什么,我也没给她回,我能够看出来她还是挺讨厌打架的男生的。

我当时心里也挺犹豫的,心想我这好不容易改变了自己在夏梦心中的形象,这要是再打架的话,我在她心中的形象肯定又会变差,但是我现在没得选,我自己的兄弟被人家给打成这样了,我要是不还手的话,那我就太窝囊了,我自己都瞧不起我自己。

后来中午放了学之后我和小胖他们几个就请了假,去看长刘海去了。

我们在医院外头买了点东西,就进去了,到了医院病房的时候长刘海已经醒了,他妈正给他喂粥呢。

见我们来了,长刘海一下子兴奋了起来,让他妈把粥放一旁,他等会再吃。

他对我们挺热情的,但是他妈对我们的态度倒是不怎么好,不过也没撵我们,把粥放桌子上之后她就出去了。

我见长刘海头上包的跟个粽子似的,我就问他咋样,头还疼不。

他就点了点头,说:“疼,不过你们这一来就好多了。”

后来我们几个就随便聊了会天,长刘海说医生说他得住两个星期的院才能好,我们就说让他好好养伤,啥也别瞎想了。

当时我还冲他保证说:“你放心吧,这顿打我绝对不会让你白挨的,我回去后肯定会给你查出来是谁干的,到时候我替你报仇。”

长刘海当时也挺激动,说:“你们别急着动手,等我回去了我和你们一块。”

“一块干啥啊,成天就知道打架打架,你不打架能成今天这样吗。”还没等我们接话,长刘海他妈就进去了,还冲我们几个说:“我看就是你们几个打死坏了我们,行了,你们往后也别来了,看也看了,你们走吧。”

“妈,你说啥呢。”

这时长刘海就不乐意了,冲他妈吼了一嗓子。

我见情形不咋对,就跟长刘海他妈说了一声,领着小胖他们几个走了。

下午的时候我们班主任就把我叫了办公室去了,问我知不知道昨晚袭击小胖他们的是谁,我当时想都没想就跟他说是黄卷毛。

我们班主任迟疑了一下,说那他打电话问问宿管大爷昨晚黄卷毛有没有在宿舍。

他打了个电话,确认了一下,宿管大爷说昨晚查房的时候黄卷毛确实在宿舍,也没出去过。

我其实早就料到了,我就跟班主任说肯定是黄卷毛指示别人干的。

我们班主任当时挺为难的,就跟我说:“老师相信你,但是现在我们没证据,也没法弄啊,这样,你回去最好问问你们宿舍那几个,看能不能认出昨晚打他们的都有谁,我们查过监控了,但是当时距离太远,看不清。”

我“嗯”了一声就回去了。

后来这事因为找不出那天晚上打人的那帮人,所以学校就跟长刘海和小胖他们几个的家长私了了,学校负责他们的医药费啊啥的。

本来应该让警察立案调查的,但是学校为了保好名声,就作罢了,让保卫科去体院那边调查过,结果啥也没查出来,我们只好吃了个哑巴亏。

打那以后我见到黄卷毛的时候,他总是冲我得意的笑,我就更加确定这事是他干的。

不过我也没对他动手,因为我们高一这两天就要选举新的老大了。

现在距离开学已经过去半个多月了,所以每个班那些好打架的刺头也都显露的差不多了,所以我们学校的老大,也就是高三的老大,派人通知了各个班混的还行的,就说周六大休的时候别回家了,在操场集合。

我当时也被邀请去了。

小胖还挺激动的,说我这是被得到肯定了,到时候当上高一的老大就牛逼了,他以后也能沾沾光啥的,泡个妞肯定好泡。

我当时就骂他没出息,成天就知道泡妞。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