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 这辈子别想我做你女朋友/青春的死胡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刚醒过来的时候感觉有点懵,不知道自己在哪。|ziyouge.com|

后来刺鼻的消毒水的味道和手上扎着异物的感触提示我这是在医院。

耳旁那个女人的声音也一直在轻轻的唤着我的名字,我用力地闭了闭眼,然后才反应过来在我身旁的是徐妍。

我扭头看了她一眼,见她两只眼睛通红,不住的吸着鼻子,看起来刚哭过。

她用手轻轻的抚了抚我的额头,问我现在什么感觉。

我有些牵强的扯了扯嘴角,开口道:“我没事。”

我嘴上虽这么说,但是感觉身上疼的难受,轻轻的动了动身子,就撕心裂肺般的疼,忍不住咧了咧嘴。

徐妍见我这么难受,挺心疼的,眼泪也掉了下来,用手握着我的手,也没有说话。

我扭头看了看窗外,见外头黑漆漆的,才知道这是晚上呢。

我这个人没心没肺久了,不知道心疼人,也不知道被人疼是什么滋味。

我妈活着的时候我体会过,但是那是很久之前的事了,久到我丝毫都不记得了。

所以现在见徐妍这么关心我,心里着实挺感动的。

不过我这人是属于那种感激别人也不会说出来的人,有些话实在说不出口,老感觉太矫情了,所以我也没对徐妍说感激的话,只不过尽量让自己的脸上看起来平静一些,让她以为我不那么痛苦,她心里多少还能好受些。

后来徐妍告诉我说下午的时候我们班主任和教务主任啥的都来看过去我了,说让我这几天好好休养,他们会查这件事的,还有我那几个朋友他们也来过了,是他们几个在操场上找到的我,后来又给徐妍打的电话。

我呆呆的盯着天花板,等她说完之后才问她,“我爸呢。”

徐妍听我这么问,一下子就沉默了下来,接着过了好一会儿才缓缓的开口道:“你爸那什么,出差了,赶不回来。”

我不知道徐妍说的这话是真的假的,我就是感觉现在自己这样了,都没个亲人陪在身边挺可悲的。

我不是个被人抢了糖果就会找大人哭诉的孩子,但是我却也是一个希望有妈疼有爸爱的孩子,只不过这对于别人家的孩子再正常不过的东西,我却一样都没有。

不知道是身上的伤太疼了还是心里太难受了,我的眼睛有些湿润了,为了不让徐妍看到,我往旁边别了别头。

徐妍问我饿不饿,我摇了摇头,她就给我削了个苹果喂我吃,还跟我说医生说了,我身上没什么大碍,就是些皮外伤,休养休养就好了。

因为我受不了医院里头这种压抑的感觉,会让我情不自禁的想起来我妈临死前我在医院的那段日子,所以我第二天就让徐妍申请了出院。

医院也没坚持,说不用打针了,让徐妍带我回去后多给我吃点营养平啥的。

从医院走之前我让徐妍搀着我去看了看长刘海。

长刘海知道我住院的这事,见我来了,当时就挺激动的,一下子坐起来了,问我怎么不在病房里休息啊。

当时他妈见了我挺烦气的,但是也没说啥。

我冲长刘海笑笑,说:“我还以为能跟你一个病房呢,陪陪你,既然不一个,那我也就不在这住了,我回家去了。”

其实我当时还有别的话想跟长刘海说的,但是碍于他妈在,我就没开口。

不过长刘海倒是丝毫的不避讳,冲我说:“默默,你放心,等你好了,我也出院了,到咱非打回来不可……”

“打什么打!”

他这话还没说完,他妈就嗷的一嗓子,还顺手摔了下手中的茶杯,发出的声音挺大的,把我们都给吓了一跳。

他妈当时脸色就特难看的冲我说:“行了,你快走吧,除了打架就是打架,怎么没见你们好好学习啊。”

“妈,许默可是我们班第二呢。”长刘海急不可耐的给我辩解。

他们当时脸色变了变,接着就开口说:“谁知道那个第二是怎么来的。”

长刘海一下子不乐意了,冲他妈吼道:“妈,你瞎说什么呢。”

我当时听这话挺不是滋味的,不过也没说啥,就赶紧冲长刘海打了个招呼就走了出来。

徐妍见我出来了,赶紧搀住了我,问我里头咋那么大动静呢,我苦笑了一下,说没啥。

后来我在家养伤的这几天,小胖和王安民他们几个都过来看了看我,萱萱姐和卓小雨还有萧璐也来了,就连我们班班长也带着我们班几个同学过来探望过我,但是唯独我最希望来的那个人没来。

夏梦,就好像我生命力那道恍恍惚惚的光,近在眼前,却又触不可及。

这几天养伤的期间我借机想了很多,很多自己以前看不开的事也慢慢的想了开来。

大概在家呆了有一个多星期吧,身上的伤虽说还没好彻底,但是也差不多了,不那么疼了,周一上午的时候我就去了学校。

当时徐妍送我去的,临走前给我塞了两百块钱,一个劲的嘱咐我好好学习,别再打架了。

我去宿舍放了个东西就去了教室,当时我们班正上英语课呢,我跟英语老师打了个报告就回了座位上去。

我当时特地看了眼夏梦,我进来的时候她看了我一眼,不过马上又别过头去了,脸上满是漠然。

我知道,我在夏梦心中那唯一一丝的好感也荡然无存了。

好学生和坏学生本来就不是同一路上的人,虽说我是一个成绩很好的坏学生。

上课的时候小胖就偷偷的跟我说打我的那几个人都被处理了,因为人太多了,所以没法全部开除,就都给了个处分。

见他没提黄卷毛,我就问他,“那黄卷毛呢,他没事吗?”

小胖一听这话脸色就黯淡了下去,接着小声说:“高一的那几个把事情都扛下来了,所以黄卷毛那帮人啥事也没有。”

我当时听完小胖这话虽说挺来气的,不过也没发作,我心里知道,指着学校各给我把事情摆平时不可能的,就算能我也不会罢休的。

我这个人打小就要强,别人欺负了我我一定要打回来,而且要双倍三倍的打回来。

小胖后来还跟我说我们高一的老大也选出来了,是十七班的曹小军。

我听说那个曹小军和萧璐一班的之后,有点意外。

小胖见我愣愣出神,就冲我接着说:“默哥,那啥,我可听说那个曹小军对萧璐一直有意思,你自己多留点心。”

说完小胖看了眼一旁的夏梦,接着冲我说:“默哥,我决定吧,你还是对夏梦死了心吧,我都是觉得你和萧璐俩人挺配的,你没见你被打那几天她担心的,你再看看人家夏梦,就跟没事人似的,就算是普通同学也多多少少得有些……哎呦……”

小胖还没说完,一个粉笔头就飞到了他头上,他下意识的用手捂着额头。

接着就听我们英语老师喊道:“朱振悦,你在下面说啥呢,给我站起来。”

小胖揉了揉脑袋,有点不情愿的站了起来,还嘟囔了句“都怪你”,我就捂着嘴趴在桌子上偷笑。

结果还没笑完,就听英语老师接着说:“许默,你也站起来,一个巴掌拍不响。”

我的笑瞬间收敛了起来,接着垂头丧气的站了起来,现在轮到小胖在一旁一个劲儿的捂着嘴偷笑了。

后来第二节下课的时候,我因为身体还没恢复好,所以我们班主任给我请了个假,让我在教室坐着,不用跑操。

我本以为就我自己在教室呢,结果夏梦也没去。

估计她早就请好假了,下课的时候她连站都没站起来,一直低着头做卷子。

当时女孩子不跑操的请假的原因百分之八十都是一句肚子疼,然后班主任就心领神会的批准了。

我们班好多男生老拿这事说笑,羡慕女生能请假这么容易。

本来我也不确定夏梦是不是生理期,不过我见她桌上放着杯红糖水,就猜到了。

当时就我和她在教室,给我整的还挺激动的,我最后犹豫了好一会儿,才主动起身坐到了夏梦的身旁,冲她说:“那啥,我这几天落下了不少功课,你能不能抽空帮我补习补习啊。”

我这话说完之后夏梦写字的笔就停住了,虽说她现在心里可能讨厌我吧,但是怎么说她心地还是挺善良的,再说,我这是主动要求学习,主动要求上进,她也没啥拒绝的理由。

过了好半天,她才抬头看了我一眼,说:“行,不过你得答应我,以后不许打架了,专心学习。”

我有些迟疑,不过还是冲她说:“那算了。”

说着我就站起身回了座位。

夏梦当时挺生气的,一直瞪着我,就冲我喊:“许默,你怎么就这么不思进取呢。”

我回头看了她一眼,没说话,低下了头,搓着手。

她好像很生气,语气里有些恨铁不成钢,冲我接着说:“许默,你现在想想你曾经说过考过我的话不觉得可笑吗,一分之差也是差,我告诉你,就你这样,你这辈子都别想我做你女朋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