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章 跟老子玩,那老子就跟你们玩到底/青春的死胡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那会儿我们操场上人挺少的,就几个女生在那散步,而且还是一楼的,因为那时候晚自习课间挺短的,所以二楼三楼的基本上都不下来。(ziyouge.com)

我早就算好了,操场上人少,而且还安静,到时候我阴曹小军的时候肯定没多少人能注意,高一或者高二的也来不及帮忙。

我跟他后头感觉挺兴奋的,握着大头针的手也有点发抖。

曹小军估计当时比我还兴奋吧,我跟他后头都没察觉到,走起来脚步挺快的,还他妈走两步就颠颠脚尖,给我感觉特娘炮。

后来走到半路上的时候,我见从这到教学楼那边距离挺远的了,旁边的人也没咋注意,我就赶紧小碎步跟了上去。

那时候我们操场全都弄成了塑胶操场了,所以走起路来没啥声,我一直走到了曹小军身后头一米多的时候他才察觉到了,不过也没啥防备,就转身想回头看看。

我没给他机会,直接一个箭步蹿了上去,一把捂住他的嘴,另一只手十分迅速的将兜里的大头针摸了出来,用手将前头的盖一挑,然后手迅速的一扬,猛地往下一扎,就扎了他的大腿上了,给他疼的当时就闷哼了一声,身子也不住的打着抖擞。

好在我捂着他的嘴,声音没传出去。

他当时扭动着身子想反抗,我把扎他腿上的大头针给拔了下来,然后直接抵在了他脖子上,同时冷声说:“再他妈动,信不信老子废了你。”

人在死亡面前都会心生恐惧,表现出怯弱的一面,所以当时曹小军也吓得不轻,身子都软了,靠我身上,不过我用手中的大头针往他脖子上戳了戳,骂道:“操你妈,给老子站直。”

他的身子又蹭的站直了,直挺挺的,有些僵硬,接着他就冲我求饶说:“哥,哥,你是默哥吧,咱有话好说。”

我刚才说的那两句话让他听出我是谁来了,我心想正好,不用我跟他废话了,我挺凶的冲他说:“操你妈,今天算你倒霉,老子来散个步都能逮到你落单,看来这是老天给我机会弄你啊。”

我说这句话就是为了迷惑他,让他以为我是无意间撞见他的。

他咕咚咽了口唾沫,说:“默哥,默哥,那啥,其实我跟你没有丝毫的个人恩怨,全是高三和高二那帮人指示的我啊。”

我冷笑了一声,说:“是吗,那我桌上的粉笔沫子和凳子上的胶水也是高二和高三那帮人指使的你吗,操你妈!害老子坐了一个星期的写字垫。”

说着我的气一下子就上来了,因为那张写字垫被胶粘的挺难往下扒的,强行扒下来凳子上也会粘着赢了的胶水,坐起来肯定很难受,所以我就没扒,一直坐着写字垫,但是塑料的写字垫太滑了,我做着坐着屁股就滑了一边去了,坐着坐着就滑了一边去了,给我烦的不轻,所以一提起这事,我就来气。

说着我迅速的抬手就又往他大腿肚子上扎了一下子,这次我忘记捂他的嘴了,另一只手只是勒着他的脖子,所以他当时就惨叫了一声,给几个在旁边散步的女生吓了一跳,接着她们就赶紧走开了。

我用力地勒了勒他脖子,又把大头针拔出来抵在他脖子上,然后小声冲他骂,“操你妈,你再叫一声信不信老子真扎你脖子里。”

曹小军这会儿就求饶说:“默哥,默哥,你别冲动,我不叫了不叫了。”

估计我那两针扎的挺疼的,借着挺微弱的光,我见他头上都是冷汗。

我紧紧的勒着他的脖子,说:“今中午你们班的人去没收我手机也是你指使的吧。”

他赶紧矢口否认,说他不知道啊,我就将手里的大头针往他脖子上用力地一顶,给他脖子都顶破皮了,不过我把握好了力道,也就是给他把皮戳破,伤不到里面。

不过这一下子给他吓坏了,连忙求饶说:“默哥,默哥,我错了,我错了,是我干的,下次我再也不敢了。”

我们闹了这一会儿,上课铃就响了起来,这会儿操场上也没人了,我怕拖得久了再引起他班上的人的疑心,就赶紧问他我们寝室的毛寸头是不是他们那伙儿的人。

这次曹小军变得老实多了,跟我说是,黄卷毛说的让他找毛寸头陷害我,我当时冷笑了一声,然后就冲他说:“操你妈,你们不是要跟老子玩吗,老子就跟你们玩到底,我不管你这次服气不服气,反正我话给你撩这了,下次要是老子再有啥事的话,我谁也不找,我就找你,这次先给你点教训,下次我可就不会这么仁慈了,当然,如果你觉得自己以后不会有落单的时候,那你就尽管来,逼急了老子,老子啥也干的出来。”

说完后我不等他说话,手中的大头针一转,反手握在手里,然后猛地的往下一刺,直接刺在了了他左胸与锁骨之间的肌肉上,他疼的又是一声惨叫。

我连忙把针拔出来,然后将他一推,往他要上就是一脚,直接给他踹了个狗啃屎,然后我转身就跑,就留在那里唧唧哼哼呻吟着的曹小军一个人。

等我跑到教学楼的时候,我见没老师,也没急着回宿舍,先去了趟厕所。

到了厕所之后我才见自己手上全是血,我就赶紧洗了洗。

这大头针三四公分长,扎进人身体里肯定得流不少血,虽说伤口可能很快就会长好,当时指定得疼些日子,估计这几天曹小军走起路来多少有些费劲。

洗完后我又见镜子里的自己也满脸是汗,就洗了把脸。

结果我回教师的时候挺倒霉的,碰到我们班主任了,他当时正背着手在班里走呢,我位子空着,他指定知道我不在,所以我也没躲,干脆直接进去了。

我们班主任往回转的时候,看到我了,那会儿我刚坐下,他就往门口走,同时开口说:“许默,跟我出来趟。”

被他这一喊,我挺心虚的,不过也只好站起身跟了出去。

结果他把我叫出去就是跟我说了些学习上的事,说我最近好像心思没用了学习上,物理卷子错了一大堆。

我听到他这话才放心了下来,就连连点头,说我肯定好好学。

我跟我班主任说话的功夫,曹小军就从操场回来了,一瘸一拐的,还用手捂着自己的胸口那。

当时我们班离操场那边的入口有个五六米远吧,我们班主任一眼就瞅见他了,冲他厉声喊道:“曹小军!你干嘛去了!”

那会儿我们班主任和十七班班主任的关系挺好的,俩人放了学老师一块走,所以我们班主任认识他们班的学生,见曹小军回来这么晚,就喊住了他。

我当时心里七上八下的,好在曹小军上身和下身的衣服都是暗色的,所以看不出血迹来,隔着这段距离,我们班主任也瞅不见他身上受了伤。

不过我心里还是挺忐忑的,害怕他跟我们班主任说我用东西扎的他。

当时曹小军见我和我们班主任站那,挺意外的,一时间没反应过来,不过接着他就看了我一眼,当时我能看到他脸色挺阴沉的,看我的眼神不用猜也是怨毒的,我的心跳的更厉害了,心想他着肯定是要跟我们班主任告状啊。

不过出乎我意外的是他没说这事,编了个理由说他在操场掉了钥匙,找钥匙去了,说完他就走了。

当时我们班主任也没难为他,接着就又嘱咐了我两句,才让我进屋了。

等我坐下后,我感觉经过刚才那一惊,给我吓得后背上全是冷汗,脸色也不咋好。

小胖见我表情不对,就凑到我跟前来,冲我说:“默哥,咋了,你脸色咋这么难看啊,班主任说你啥了。”

我当时愣呆呆的,不过接着就反应了过来,也没回答他,就冲他说:“晚上准备好,整治整治我们宿舍的歪风邪气。”

小胖当时听我这话之后没反应过来,跟个傻逼似的往前伸着头,一脸迷茫的说:“默哥,你说啥。”

我当时挺无语的,直接说:“算了,等会一切行动听指挥吧。”

后来下课的时候小胖还没抄完作业,我就等了他一会儿,长刘海他们也在呢跟着等,催小胖快点。

结果正等着的功夫就听外头有人喊我。

我一见是萧璐,不知道为啥,一见了她之后,我心里情不自禁的一动,有种豁然开朗的感觉,然后我就冲小胖说让他们先回去好了,我跟萧璐走。

反正毛寸头一时半会儿也回不去,我也不急。

小胖当时忙着抄作业,也没搭理我,长刘海他们几个就嘘我,让我早点回去,给外头的萧璐听到了,弄的人家不好意思了,低着个头。

当时夏梦也站在位子上收拾东西,低个头,没啥表情。

我出去后就跟萧璐说:“你别听他们瞎起哄,走吧。”

萧璐点了点头,然后就跟我俩一起往那边走。

路上的时候萧璐就跟我说他们班的曹小军第二节晚自习回去的时候不知道被谁拿刀子刺了,身上流了不少血。

我当时就紧张了起来,问她,“你们班主任知道了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