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章 再好的学校,没有你,又如何/青春的死胡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们班主任看了我一眼,见我眼里满是迷茫,他就将面前的茶杯端起来,吹了吹杯口的热气,满是深意的悠悠道:“看完了没?”

我点了点头,说:“看完了?”

“看懂了没?”

我又点了点头,说:“看懂了。|ziyouge.com|”

“看懂啥了。”

我们班主任问完后就喝了口水。

我看了眼那表,然后说:“那啥,这不,倒数,曹小军嘛。”

“噗。”

我们班主任听到这话之后差点喷出来,不过好在收住了,不过还是咳嗽了两声。

我就挺关心的问他,“咋了老师。”

他赶紧抽过旁边的一张纸,擦了擦嘴,然后瞪了我一眼,挺生气的说:“我让你看倒数的了嘛!”

说着他将食指放在萧璐的名字附近点了点,说:“我让你看这,看这,你看看萧璐都下滑到了多少名了!”

我仔细的看了一眼,然后说:“这不二十一名嘛,还可以啊?!”

我们班主任听完我这话气的不轻,脸都气的通红了,然后用手用了的点着桌子,挺生气的冲我说:“可以什么可以!萧璐以前是前十名的学生,现在呢,你自己看看,现在都已经滑到二十一名了。”

说着他一下子转过身去,在那边的文件中找了找,然后又抽出一张表来,拍在我面前,说:“呐,这是第一次月考的成绩,班级第七名,现在整整下滑了十四个名次,你不觉得可怕吗?”

好在当时我们班主任办公室就他自己,其他的老师人家都回家了,要不然被他那一顿吼,我不知道得多难堪。

虽说我知道我们班主任说的是啥意思我懂,不过我还是装作不知道的点了点头,说:“嗯,确实蛮可怕的,竟然降了这么多名,那啥,老师,回头我帮你说她,让她好好学习。”

我们班主任被我这番话气的不轻,不过那我也没辙,喘了两口气,喝了口水才把心情给平复了下来,然后冲我说:”许默,我知道你成绩挺优异的,看来你早恋这事对你的成绩影响不大,所以就算我知道了,我也一直对这事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替你藏着掖着,就怕万一被学校知道了,给你俩处分,然后再耽误你们的学习,但是!”

说到这里我们班主任一个陡然的转折,然后抬起头来看向我,说:“你自己看看萧璐的成绩,都降到哪里去了,他们班主任今天直接找到了我,说让我管管我自己班的学生,别让我们班的学生带坏了他们班的学生,虽说人家是半开玩笑说的,但是我还是觉得脸上没面儿啊。”

我点了点头,也挺理解我们班主任的,所以我就说:“老师,其实那啥,考试的时候萧璐的身体挺不舒服的,她生理期不说,而且还感冒发烧了,病的挺严重的,嗓子都说不出话来了,还坚持考试,要不然她的成绩也不可能考的这么差啊。”

其实我当时就是摸着说,我也不知道萧璐当时感冒的到底发烧了没,也不知道她到底能不能说出话来,就是为了夸大点,证实是生病导致的萧璐没考好。

我们班主任听听完我这话之后果真脸色缓和了下来,不过还是抬头看了我一眼,接着语重心长的说:“许默啊,我说过,我能理解你们年轻人这种情窦初开的年纪的那种心情,但是我还是那句话,你们现在都还小,很多事并不像你们想象中的那么简单,你觉得你自己跟萧璐能走多远?”

我当时低着头,沉默了一会儿,接着才有些执拗的开口道:“她喜欢我多久,我就跟她在一起多久,除非哪一天她不喜欢我了。”

我们班主任叹了口气,说:“那你这么想,那你肯定萧璐也会这么想吗?”

我想都没想,直接点了点头,说:“嗯,我相信她肯定也这么想。”

我们班主任听完我这话好一会儿没说话,端着茶杯喝了两口水,正好这时候上课铃也响了,响了好一会儿才停了下来。

等铃声停了下来,我们班主任才换上一副和缓的语气开口说:“许默,我跟你说句实话,你这孩子聪明,很聪明,什么东西一教就会,所以现在你虽说学习不怎么认真,但是你的成绩还十分的优异,这也是为什么我一直对你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原因,我明着告诉你,你这个成绩一直持续到高三的话,那你可是要考清华北大的苗子。”

说着我们班主任似乎有些激动,停下来喝了口水,接着说:“你也知道,我们学校的教学质量在我们全市当中是顶尖的,每年考上清华北大的都能有七八个甚至十几个,到了高二的时候,我们级部文理一分科,会按比例划出级部前一百五十名的尖子成立实验班,进行着重培养,到时候你要是把心思用了学习上,清华北大那就是板上钉钉的事,你知道吗?”

我低着头,没有说话。

每个人小时候都有一个很伟大的梦想,或者是党科学家,或者是当老师,或者是当兵,我所能回忆起来的将来想成为的人就只有这三个了,我不敢说百分之百,但是班上百分之八十的同学小时候想成为的人都在这三种人之中,而这百分之八十中又有百分之七十的人都想成为科学家,也就是想将不停地上学上学上学,然后上硕士,博士,博士后……

我承认,我小时候的梦想就在这百分之五十之中,后来听人家说那些考上清华北大的多厉害多厉害,自己也想考,也想上这种最好的学府,所以,现在我班主任说这话的时候,我心里也十分的动容。

这时候办公室的门一下子推开了,夏梦从外头进来了。

那时候我们班主任教我们物理,而夏梦是我们班物理课代表,所以估计是来问作业的。

她看了我一眼,然后就跟我们班主任说下节课是物理自习,作业是啥。

我们班主任就将桌上的一摞卷子递给了她,说这节课做卷子,下课后让她收起来交过来。

夏梦走的时候看了我一眼,然后就带上了门。

等夏梦走了之后,我们班主任见我还是没说话,就叹了口气,语重心长的接着道:“我也不怕再跟你说句实话,萧璐确实学习不错,但是她理科短板性比较明显,就算将来上了文科班,她再往上窜一窜,也就考个一本里的重点学校,根本不可能和你考上同一所大学的,到时候你们俩再两地分离,敢肯定感情不会变吗?”

我还是低着头,没有说话,我不得不承认,我们班主任当了这么久的老师,思想教育缺失抓的挺好的,要不咋当了班主任了呢,这番话给我说的心里都动摇了。

我们班主任喝了口水,接着说:“你们两个要是在这么下去,不只是你的清华北大保不住,有可能萧璐连个一本都考不上,行了,该说的我也说的差不多了,你也这么大了,也能够分清利弊了,你自己回去好好地想想吧。”

说着他就挥了挥手,让我先回去了。

后来走出班主任的办公室之后,我就嘀咕了一句,“上再好的学校,没有你,那又有什么意义。”

我到了教室之后,小胖就问我怎么了,咋去了这么大一会儿。

我说没事,跟班主任交流了下感情而已。

因为我们班主任的这番话,我一晚上都挺没精神的,心里感觉挺乱的,有种怅然若失的感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