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章 我真是看错你了/青春的死胡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看到她之后,就挺不乐意的,就问她:“咋了,你想干啥啊?我不说了咱俩以后一刀两断吗?”

她当时脸上的表情也不咋好,看起来挺生气的,就冲我说:“许默,我没想到你竟然是这么无耻的一个人!”

我听她这么骂我,一下子火了,就质问她说:“咋了,老子怎么你了,你就这样骂我?!”

萱萱姐脸色挺红的,喘着粗气,胸脯也一鼓一鼓的,看起来气得不轻。|ziyouge.com|

不过她也没说话,因为我俩这一吵,引得旁边的好多人都往我们这边看呢,她就拽着我往旁边走。

我当时也挺生气的,一把就甩开她的手,说:“老子自己会走。”

然后我俩就往操场那走去,后来走到教学楼墙根,萱萱姐见没人,就停了下来,然后转过头来看向我。

当时那地方光线不咋好,能模糊看清楚个人影,但是看不清对面人脸上的表情,不过我不用猜也知道,此时萱萱姐脸色指定不好。

所以她说话的语气也不咋好,就冲我说:“许默,我以前一直以为你这人挺光明磊落的,没想到你竟然是这么个阴险的小人!”

她这话骂的挺过分的,给我气的不轻,就冲她说:“你嘴巴能不能放干净点,我是强奸你了还是咋了,你凭什么这么骂我?!”

萱萱姐当时顿了一下,然后语气挺不好的质问我说:“晚上秦立在操场被打那事是不是你干的?你要是还是个男人的话你就承认!”

我冲她点了点头,说:“没错,就是我干的,咋了,你心疼了?!”

不知道为什么,当时我见萱萱姐那么维护秦立,心里特别的难受,一种说不出来的难受,夹杂着丝丝的酸楚,因为我突然想起来那次我被烟花烫那帮人打的那么重,萱萱姐过来把我搂在怀里的场景。

以前那个对我那么好的那个人,现在却站在我的面前为了别的男人而对我大呼小叫,还骂我骂的这么难听,我心里说不出的酸楚。

我感觉我们之间的距离瞬间被拉得好远好远,远到我根本无法相信眼前的这个人就是当初对我那么好的那个萱萱姐。

她当时挺到我这话之后,她就用力的点了点头,声音也一下子提高了,冲我说:“对,我就是心疼了!怎么了?我现在才看明白,你跟他比起来真的是差的太远太远了,一个是光明磊落的真君子,一个却只知道暗地里施阴招报复的真小人!”

她话里的意思很明显,在她心里秦立是那个光明磊落的真君子,而我就是那个阴险的真小人。

生活有时候就是这么的富有讽刺性,好人往往被当成坏人,而坏人又被理所当然的当成好人。

有时候我们见多了是与非,反而越发的丧失了分辨利弊的能力。

我当时听到她这话之后感觉脑子里空荡荡的,没想到我一直都这么在乎的萱萱姐会为了一个男的一而再再而三的对我说出这么多伤我心的话。

我一时间也语塞,鼻头有种酸酸的感觉,眼睛也有些发涩,现在我才看明白,就连我说的跟她一刀两断都丝毫无法让她心里产生哪怕是一丝丝的对我的愧疚之情。

我在这一刻才恍然发现,我内心把自己的地位摆得太高太高了,高到让我自己感觉我就是一个傻瓜,一个彻头彻尾傻到家的傻瓜。

萱萱姐见我不说话,自己还在那一个劲儿的说:“我不知道你为什么对秦立有偏见,或许是以为你的自私,也或许是因为你的自以为是,但是这都不关我的事,但是既然你看人家不顺眼,那你倒是光明正大的对付人家啊,先是跑过来跟我诬陷人家,然后又在背地里下黑手,这算什么英雄好汉啊?!你现在这么副样,这辈子也都会是这样,以前就当我看走眼了,真没想到你是这么一种人!萧璐看上你,也真是瞎了眼了!”

说完这番话之后,她的心情似乎好了一些,心里的怨气也发泄的差不多了,喘了两口气,才结着说:“你这种人,这辈子也注定只能交一些狐朋狗友了。”

说完她就没有理会我,直接就走了。

我当时一直低着头,静静的听她把话说完,期间也没有抬头,就站那低着头,紧紧的握着拳头。

一直侃侃而谈,最后甩袖走人的萱萱姐肯定不会想到,此时的我早已经泪流满面。

我知道,有些温柔就如同春天里拂面而过的微风,柔情似水,但遗憾的是只不过是一瞬,以后的以后恐怕都再也不会有了,而此时的我,也已经不再奢望有了。

我抬头了抬头,将脸上的泪水抹干净,感觉心里特别的难受,堵得慌,喘气都喘不动。

我一直都不清楚自己对萱萱姐到底是抱有一种什么情愫,但是我可以肯定的是,她在我心中的地位很重要很重要,甚至都快及得上萧璐了,我一直以为我们的友谊就会这么一直走下去,但是没想到,看起来坚不可摧的东西往往都那么不堪一击。

我呼了口气,然后就朝着前头开始跑了起来,跟个傻逼似得在操场上跑了一圈又一圈,最后也不知道跑了多久,感觉自己累得再也跑不动了,才拔腿往宿舍那边走去。

等我到了宿舍的时候已经熄灯了,不过好在刚查完房,我回去的时候正好碰到那查房的,就跟他说了声。

进屋后我端着盆子去了洗手间就洗了洗身上的汗,就回屋睡觉去了。

当时那水挺凉的,我也没试出来,就那么洗了,结果第二天早上就爬不起来了,感觉身上挺难受的,头也闷闷的,鼻子还不透气,喘气都难受,翻个身都感觉身上酸的不行。

我知道我肯定是昨晚太彪了,拿凉水洗澡洗的给洗感冒了。

我当时实在是爬不起来了,就让小胖等会去跑操的时候帮我跟班主任请个假,我不跑操了,上午的课也不去上了,毕竟身上太难受了。

后来小胖回来后给我带了份蛋炒饭,长刘海和黑大个还拎着一暖瓶热水,王安民手里拿着一袋子感冒药,当时我看他们这么对我,心里挺感动的,一点都不后悔昨天做的那事,就算跟萱萱姐彻底的决裂了,我也还是不后悔,这帮在萱萱姐眼里可以被称为狐朋狗友的人,在我心中确实那么的重要,任何人都替代不了。

后来他们几个就强迫我吃了几口饭,然后把冷好了的水和药一起递给了我,看着我吃了,他们几个才放下心来,说他们跟班主任请好假了,让我安心的睡就好了。

接着他们几个就走了,走的时候轻轻地帮我把门给带了上来。

我睡了一上午,不过没咋睡好,中间也老是醒过来,睡着的时候也老做梦,老是梦到萱萱姐一副很凶的样子指着我骂,“我真是看错你了!”

感觉就跟个梦魇似得,老是弄的我醒过来之后就感觉心里堵得慌。

后来中午的时候小胖他们几个就吃完饭回来了,还给我带了一份饭,问我感觉咋样了。

我就说感觉好了一些了,然后就从床上爬了起来,出去洗了把脸,就回来了。

小胖他们几个就让我喝了口水,然后催我快吃饭。

我吃饭的时候,小胖就跟我说上午的时候卓小雨去找过我。

我当时愣了一下,然后扭过头去问小胖,说她找我干啥。

小胖摇了摇头,说她没说,见我不在,就直接走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