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章 七匹狼/青春的死胡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当时见萧璐那么一副难过的样子,就产生了一种保护欲,将胸脯一挺,然后冲她班主任说:"当然没啥关系,要是有关系的话,那我怎么考的挺好的,而且萧璐平常学习那么认真,你们为什么就不觉得是发挥失常了呢?"

被我这么一说,他们班主任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他转过头去看着萧璐她妈说:"现在这些孩子正好是青春期,对异性有好感也是正常,我们也能够理解,但是他们现在这个年纪是学习的年纪,要是把心思放在这上面,那他们的学习肯定会受到影响。(ziyouge.com)"

说完他还看了我们班主任一眼,问道:"老郑,你怎么看?"

我们班主任低着头略一迟疑,然后才抬头冲萧璐她班主任说:"老徐,其实这事也不是这么绝对,我觉得吧,我们现在要是硬生生的把他们俩给拆开了,也未必是好事,说不定还会激起他们的逆反心理,导致他们成绩的进一步下滑也说不定。"

等我班主任说完之后,萧璐她妈也赶紧冲萧璐班主任笑着说:"是啊,许老师,我们教育孩子关键在于引导不是吗,我倒是有个主意,既然许默成绩这么好,那么就让他给璐璐好好的辅导辅导,再给他们一点时间,要是璐璐的成绩还是没有起色,到时候我们再考虑这事怎么样?"

我当时听了她妈这话心里挺感动的,很高兴萧璐有个好妈妈。

萧璐班主任听完这话之后没急着表态,而是冲我们班主任说:"老郑,你觉得呢?"

我们班主任就点了点头,说行,接着好扭过头来冲我说:"光萧璐的成绩起来了不行,还得有你,你下次考试的时候必须进级部前三名,听到没有?"

心里挺高兴的,就点了点头,说:"成,我您放心吧。"

这时候萧璐的脸色也好看了很多,抬头看了我一眼。

后来又聊了一会儿,萧璐她妈就要走了,临走前把我和萧璐给叫了出去,说让我平日里有时间多教教萧璐,等周末的时候去她家,再好好的辅导辅导萧璐。

我点了点头,冲她说;"阿姨,您放心吧,我和萧璐一定好好学习,绝对不辜负您的期望。"

等萧璐她妈走了之后,下课铃就响了,我和萧璐正好也不用回教室了,我就跟她说一块儿操场上去散散步吧。"

她点了点头,没有拒绝。

后来我俩在操场散步的时候,我就抓住了她的手,问她考试前准备的还可以,为什么这次考试反倒退步了。

萧璐低着头,没有说话,似乎心事重重。

我轻轻的摩挲了一下她的手,轻声的说:"是因为我吗,是不是我周末老叫你出来出来的?"

萧璐摇了摇头,低着走,边走边缓声道:"我爸妈要离婚了。"

听到她这话之后,我一下子沉默了下来,心里也挺难受的,紧紧的抓着她的手,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她。

这种感觉其实我在很久以前就体会过了,只不过比她这来的还要深刻的多,那是一种生离死别的痛楚。

萧璐慢慢的走着,细长的头发垂下来,遮着她的脸让人无法看清楚她的表情。

后来走着走着,她就突然开口道:"就在我今下午上学来之前他们还吵架了呢,许默,你说我该怎么办?"

萧璐说这话的时候,语气里满是不心酸与委屈,好像一个迷路的孩子。

我的心里一柔,转过身来,轻轻的抱住了她,缓声道:"放心吧,一切都会过去的,不管以后如何,我都会一直陪在你的身边,一直一直。"

我说完这话之后,感觉怀中的萧璐的身子轻轻的抖动着,然后我就听到了她轻轻的啜泣声。

我轻轻的抚摸着她的背,没有说话,因为我觉得此时一切的语言安慰,对她而言都是那么的苍白无力。

秋末的风有些凉,或许是太冷,也或许是感同身受,所以我的身子也禁不住打着颤,感觉心里特别的压抑。

后来我俩就那么抱着站那,直到上课铃响了之后我和萧璐才分开,我帮她把脸上的泪痕擦了擦,然后哦我们俩一起往教室走去。

等我回去之后,小胖问我干啥去了,怎么去了这么久。

我当时心情挺不好的,就说让他别问了。

小胖也识趣,便不再问我,岔开话题说:"那今晚上咱揍秦立那事还干不干了?"

我扭过头来看着他说:"干啊,为什么不干,不过你带黑大个喝麻子脸他们去就行了,我晚上就不去了,怎么样,这活儿你能不能干了?"

小胖一听这话,立马来了精神,不住的冲我点头,说:"能,能,默哥,这事你交给我就放心吧,我指定给你办好。"

我点了点头,没在说什么,反正小胖早就想尝尝当老大的滋味,我晚上也要送萧璐回宿舍,所以这事交给他最合适不过了。

等最后一节课,快下课的时候,小胖跟我说了声,然后招呼着黑大个、长刘海还有王安民一起就出去了。

下课后我等到萧璐之后就跟她一起走。

在路上的时候我就给她讲各种笑话,想把她逗开心,但是她也只是轻声的笑了笑,不过对我而言也挺知足的。

后来我回了宿舍之后小胖他们还没有回来,我就等了他们一会儿。

那时候也不咋担心,他们去了那么多人,总不可连一个秦立都对付不了。

我洗刷完之后,等到了快打铃的时候,小胖他们几个就回来了。

小胖见到我之后,没等我问,就骂了一句,"草!秦立那个瘪犊子跑了!"

我有点鄙夷的看着他说:"你说你好干点什么事带那么多人连人机一个人都抓不住。"

这时候王安民就说他打听过秦立那边的人了,说是第四节课刚上课没多久的时候,秦立就提前走了。"

听到王安民的话,我皱了皱眉头,这么说的话,那秦立是早就对我心生防备了。

但是今天我刚跟校外头他找来的那帮人和解了,按说他不应该怀疑我的,但是现在他竟然提前就走了,可能是有人给他报信,不过也有可能是今下午那帮人被抓进去了,所以根本没法跟秦立说那事儿,而秦立提前走,就是出于小心,防着我而已。

所以我就冲小胖他们几个说:"明天放学的时候接着堵他,不过就咱几个人就行了,别跟麻子脸他们说。"

小胖个傻逼当时还问我为什么,王安民级给他解释了解释,他才恍然大悟。

后来第二天晚上的时候,我们宿舍几个人就一起去的车子棚,但是等了好一会儿也没见到秦立的人,我就让王安民又找他那个跟秦立同班的那个邻居问了问,说是秦立早就走了。

不只是这两天,一连好几天秦立都是提前走了。

虽说没抓到他,让人挺失落的,但是有一点好在可以肯定我们的人当中没有人出卖我们。

白天的时候我还老看见秦立和萱萱姐两个人在一起走,我看到他之后,就气不打一处来,而他也老是挑衅的看我,我就挺受不了的,冲他喊:"你小子有种以后放学别跑。"

他还没说话,萱萱姐就护在他身旁,看着我说:"许默,你想干嘛?!"

我不屑的哼了声,懒得跟她说话,直接走了。

后来我回去后越想越来气,觉得一直这么下去不行,没有揍到秦立不说,还助长了他嚣张的气焰。,不过段时间内我拿他也没办法。

那天周六上晚自习的时候,我小叔就过来找了我,把我给叫了出去,当时他一把就勾住了我的脖子,说:"你小子不错啊,听说现在整个高一的都听你的。"

我笑了笑说;"那是,不管咋说我也不能给你丢脸不是?"

我小叔就笑了笑,夸了我两句,然后跟我说:"我跟你说个事,我打算加入苏平他们了,以后七匹狼就又齐全了。"

挺他跟我说这事,我挺意外的,就问他我,"怎么这么突然呢,你不是说要观观察吗?"

我小叔点了点头,说:"这段时间我已经观察过了,苏平他们也老跟我一起玩,苏平这人确实挺不错的,人也仗义,可以当兄弟。"

说着他顿了顿,才接着说:"再说,现在体院那边那帮人得瑟的不轻,老是挑我们高中部人的事儿,故意找茬啥的。"

我"嗯"了一声,然后说:"看样子他们这是想打破和平协议啊。"

我小叔点了点头,然后抬头看了看远方,有点装逼的说:"唉,安静也已经够久了。"

我当时挺想臭他句,说,你才来几天啊,你知道吗。

不过我转念一想,我小叔上初中的时候就混的挺好的,跟那帮混的人也挺熟的,所以他们之间的恩怨啥的,他还真知道。

我小叔嘱咐我说最近别惹体院的人,别被人家拿到把柄啥的。

我就点了点头,说成,让他放心好了,我指定注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