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1章/青春的死胡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在手术室外面等着的这段时间,我才知道原来他们今中午去吃饭这事儿就是个局。

赵明飞联合吴迪吴琼给我小叔和苏平他们下了套,表面上意在讲和,但是等我小叔还有苏平他们的酒喝得差不多的时候,他们在酒店早就埋伏好的人就直接冲了出来,趁我小叔他们喝醉的时候下黑手,把他们都给打散了。

我小叔和苏平两个人也不傻,去的时候也带着人手的,不过相比较吴迪吴琼和赵明飞那边,毕竟人家是早有准备的,所以人数上吃了不小的亏,一仗打下来,都或多或少受了重伤,不过我小叔受得伤格外严重,至于他受伤的原因没有人跟我说。

当时要不是他们打得动静太大,惊动了警察,要不然还不知道会出什么事。

我们在外头等着的时候大家都没有说话,我越坐感觉心里越慌,就猛地站起身子,冲一旁坐在地上的苏平走了过去,走过之后,我就蹲下冲他说:“你告诉我,为什么你们都好好的,就我小叔自己一人出了这么大的事儿。”

苏平见我这么问,一下子抬起头来看着我,眼神有些呆滞,含着泪水,嘴唇也因为情绪激动而微微的抖动着。

我当时头脑一热,就觉得他做大哥的没有保护好我小叔,现在见他还这副样子,瞬间就来了火气,一把逮住他的衣服,冲他吼道:“你还有脸哭,你做大哥的没有照顾好兄弟,你怎么能有脸坐这!”

我承认我这话说的有些过分了,但是当时我确实太担心我小叔了,也不管我这话伤不伤苏平的心,就直接冲他一阵乱吼。

因为我当时就觉得我小叔受伤的责任全部都在苏平。

苏平见我这么冲他吼,脸上伤心地情绪更浓,眼泪也簌簌的流了下来,一副十分痛苦的样子。

当时旁边的人见我情绪有些失控,都赶紧冲上来把我给拽住了,拉住我的胳膊,抱住我的腰。

我用力的挣扎着,用手指着苏平就在那骂,骂他对不起兄弟啥的,反正啥难听骂啥。

当时那帮人就用力的拉我,还一个劲儿的劝我。

我用力地甩了甩他们的手,将他们给甩开,然后指着他们几个说:“你们几个都他妈的别碰我,我小叔在里头生死不明,你们却在外面什么事儿都没有,你们怎么有脸在这里劝我!”

他们几个一听我这话,就一下子不说话了,一个个脸上也都显现出一副自责的神情。

我用手指指着他们扫视了一圈,一脸的怒色。

这时候黄卷毛就挺不服气的冲我喊:“你喊什么,这事儿也不能全怪我门吧,我们自己这不也受了伤了吗?”

他这话一说完,我的火气又蹭的蹿了上来,一下子冲到黄卷毛的身旁,一脚往他身上踹了过去,他当时也没防备,一下子被我踹了个趔趄,我就指着他鼻子骂。

黄卷毛被我踹了这一脚,从地上爬起来的时候还指着我骂,还要作势冲过来打我,不过被旁边的人赶紧给拦住了。

“你们都在这嚷嚷什么呢!”

这时候就听外头传来一个挺洪亮的声音。

我们屋里的人这时候都赶紧扭过头去往外头看,就见有几个穿着警服的人从外头走了进来。

见到这帮人之后,我们这边的人一个个的也都不说话了,脸上也显得有一丝畏惧。

那几个警察走进来之后,就责怪的冲我们说:“医院里都是病人,你们在这里瞎嚷嚷什么,自己捅了这么大的篓子,不知道丢人吗?”

被他这么一骂,所有人都一下子老实了下来。

我当时挺生气的,就直接走了出去,坐到了急诊室旁边花坛的围子上,坐在那不说话,自己一个人掉着眼泪。

这时候卓小雨就走到了我跟前,给我递了一张纸过来,轻声啜泣着冲我说:“你别担心,你小叔吉人自有天相,肯定不会有事的。”

虽说我知道她这纯粹是安慰我呢,但是我还是感觉心里暖哄哄的,就把她手里的纸接了过来,胡乱的擦了擦脸。

卓小雨坐在我身旁,轻声的抽泣着,能够看出来,她心里也挺不好受的。

我抬头看了看天,为了让眼泪不再那么肆无忌惮的往外流。

我吸了两下鼻子,冲卓小雨说:“从小到大都是我小叔保护着,我那时候发育的晚,所以在学校里老是被人家欺负,我小叔每次知道了都会跟疯了似得跑过去跟人家拼命,从小到大,他即是我的小叔,也是我最好的朋友,所以我不想看到他出一点事儿,我宁可我自己有事,我也希望他能够安安全全的。”

说到这里我说不下去了,我知道,自从我来,到现在,我小叔在手术室里头已经待了好长时间了,所以我知道他指定是受了很重很重的伤,有可能是要命的伤。

学生打架最后导致出了人命的事情以前也发生过,所以我现在特别的怕我小叔出个什么意外。

卓小雨在我旁边看了我一会儿,然后坐过来,用手勾着我的头枕在了她的肩膀上,说:“你放心,你小叔指定不会有事的,等他好了之后,你不止有你小叔保护着你,姐也会保护着你,我以后也绝对不会让你受到欺负。”

我吸了吸鼻子,就靠在她的肩膀上,脑袋有些放空的望着前方。

这时候我就见徐妍和我小叔他爸妈一起从医院门口那慌慌张张的往里头跑。

我就赶紧起来,冲他们跑了过去,然后赶紧领着他们进了急诊楼。

我小叔他妈当时挺着急的,见到了警察,就赶紧凑上去,拽着人家的手,慌忙的问:“警察同志,我儿子他怎么样了,他没事吧?”

她说这话的时候紧紧的握着人家的胳膊,声音里还带着一丝哭腔。

那个警察人不错,见她挺着急的,就赶紧扶着她坐下,不停的安慰着她。

徐妍还走过来问我怎么回事,不过见我也在那哭,她就不问了,还安慰了我两声。

后来我们在外面等了好一会儿,才等到手术室的灯亮了,门也一下子开了,从里一下子涌出来好几个护士和医生,我小叔也被推了出来。

我们这边的人一见门开了,一下子都冲了过去,那几个护士和医生赶紧把我们给推到了一边,不让我们靠近。

我当时和卓小雨两个人也被那个护士给拦住了,用力的推我俩。

不过我还是看到了躺在病床上的我小叔脸色苍白,那种很严重的病态白,眼睛也紧紧的闭着,眉头微微皱着,看来十分的痛苦。

后来那几个护士就赶紧把他给推到了病房里面去了。

我小叔他爸妈和那个几个警察就赶紧凑到那个主治医生跟前,问他我小叔的情况怎么样了。

我当时也提着一口气在那听,听到他说我小叔没了生命危险,我才一下子松了口气,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至于医生后面说的什么我小叔身上多少伤口,从腹部取出来了多少玻璃渣子,我都没有听清楚,对于我而言,只要我小叔还能够继续活下去,就足以让我感到庆幸了。

后来警察就把苏平他们几个给带走了,当时还想把我一起带走来着,但是徐妍赶紧护在了我身旁,说我没有参与到其中,卓小雨也赶紧给我作证,他们见我身上确实没有血迹啥的,这才没把我一起带走。

当时我小叔虽说没有生命危险了,但是还是住在加护病房里,家属也不允许进去探望啥的,我就跟我小叔爸妈坐在外头。

徐妍因为要看店,就先回去了。

卓小雨不想我自己一个人在那,也留下来配着我,不知不觉就到了晚上,我让她回家,她还不肯,说在这里陪陪我小叔,也陪陪我。

那天晚上我们都过的挺煎熬的,四个人都是坐在椅子上过了一晚,卓小雨估计也是累的不行了,就歪着头靠在我肩膀上睡着了。

我一晚上都没睡,就睁着眼睛靠在那,一直想着我和我小叔小时候的那些有趣的事儿,时不时的就笑声两声,给从我面前路过的护士吓得不轻,估计还以为我脑子被刺激坏了呢。

我小叔身子板好,所以恢复的也快,第二天中午的时候他就醒了,护士允许我们进去探望一下,不过让我们别跟病人说太多的话。

我们进去后,我小叔他妈看到我小叔之后就哭,嘴里还一个劲儿的骂着死孩子,他爸就在一旁说他妈,“行了,孩子这不没事嘛,别哭哭啼啼的了。”

我当时挺羡慕我小叔的,大灾大难的关头还有一个知冷知热的亲妈在,而我这辈子都再也没有这个福分了。

我走到我小叔跟前,见他那虚弱的样子,嘴便利扁,一副要哭的样子,冲他说:“小叔,我真怕你这一次就……”

我小叔有些勉强的咧嘴笑了笑,有些虚弱的冲我说:“臭小子,还记得小叔我跟你说过吗,我是铜皮铁骨,刀枪不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