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4章 可我不是君子/青春的死胡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回学校之前我还特地去跟我小叔到了个别,还嘱咐他让他好好养伤,别想其他的了。

我知道,他这几天心情好是因为有我在这陪着他聊天解闷,一旦我走了,他跟他爸妈还没啥共同语言,那他肯定会非常闷的。

人孤独的时候就会想事情,而我小叔指定会想那天被打的事儿,也会想怎么对付赵明飞和吴迪吴琼两兄弟俩。

他现在养伤中,想这些肯定对身体不好,所以我就劝他不要瞎想了。

不过好在我回学校那天已经是星期一了,也就意味着我再上五天的课就又可以赶上大休了,不过我们学校这两周又要进行毕业前的最后一次月考,所以学习任务还是挺重的,尤其是我在家都玩了快十天了,指定落下了不少功课,补起来得累出翔。

等我回到学校的时候,我们班同学正上课呢,我喊了个报告就进去了。

等我坐下后,小胖就挺急切的冲我问:“默哥,咱小叔咋样了?”

我就跟他说挺好的,医生说接下来只要安心养伤就好了。

等下了课之后,杜春雨他们几个就都围了过来,问我我小叔的情况,我就跟他们说了说,接着还冲他们问,有没有看到苏平他们。

他们几个就说看到了,苏平他们也是刚回来没几天,听说都想去医院看我小叔来着,但是他们都住校,学校那边不给他们请假,不放他们出去。

我点了点头,应了一声,心想那这么看的话,学校这边确实对这件事情挺重视的,我就赶紧问小胖他们这几天有没有打听到学校打算怎么处理我小叔这件事。

我当时还骂卓小雨,狗日的不上心,老子说让她回来听到啥消息就跟我说,结果她也没联系我。

长刘海这时候就赶紧冲我说:“默哥,你也别怪雨姐,虽说小叔这事儿闹的动静不小,但是学校这边还真没给个确切的答复和处理方法,就说先让受伤的同学把伤养好。”

说着他还补充了一句,“我觉得吧,这事儿有戏,小叔他们应该不至于被开除。”

我点了点头,说:“但愿吧。”

这时候小胖就赶紧跟我说:“默哥,这几天咱还是别搞什么动静了,先忍忍,暂时别急着给小叔报仇了。”

我虽没主动说要替我小叔报仇,但是见小胖这么说,我就想难不成赵明飞那边实力已经飞速的壮大了起来?所以小胖才劝我别动手?

我就问他咋回事儿。

结果他告诉我说他们开学的第一天下午学校就又把全校师生给叫了操场上,开了个校风会议,主要还是强调了一下大家斗殴和违纪方面的事儿,告诫同学们要好好学习啥的,跟前几次差不多,只不过这一次没有点名道姓的批评,而只是说了说我小叔他们那天的事儿,还说有同学受伤住院了,不过也没提我小叔的名字,看来这次学校开会主要是强调这个事件和其危害性,并没有将重点放到个人身上。

我当时还挺纳闷,心想学校这次咋这么具有人道主义呢。

因为那时候我们学校是我们市里最好的学校,所以对这个校风校纪方面抓的特别的严,基本上闹出了太大的动静,都会点名批评或者直接予以开除的,这次这么容易就把我小叔他们给放过了,有点出乎人的意料,因为后来小胖告诉我说苏平他们只是给了个处分而已。

不过后来卓小雨不知道从哪里弄来的消息让我茅塞顿开。

因为这件事跟其他几次打架斗殴最不同的一点就是牵扯到了别的学校。

其余的那几次打架斗殴都是我们学校内部的冲突,所以一旦动静闹到了,学校就会毫不犹豫的开除,因为这种事会损害学校的名誉。

然而这次除了我们解放中学高中部和体院的人参与了之后,还有别的学校的人参与了。

就是十六中的老大吴迪和吴琼。

十六中在我们市里的名声不咋好,里头的好多学生都是初中时候学习不好的,所以它的整体实力也比我们学校差的多。

这次打架事件因为掺合进来它们,所以我们学校不仅没有往自己身上揽责,而且还将责任推到了十六中的身上,十分的维护苏平和我小叔他们,说责任都在吴迪和吴琼两兄弟身上,跟我小叔他们没什么大的关系。

当然,十六中也是这么个意思,把责任推到我们学校,也维护自己学校里的人。

后来两所学校就互相推卸责任。

不过说到底我们学校成绩好,在市里口碑好,是有很大的优势的,十六中作为一座差学校,毫无悬念的在这场责任互推的拉锯战中一败涂地,让人不得不感叹,舆论的压力是巨大的。

所以后来教育局就重点整治了一下十六中,只让我们学校自己内部反省反省,自行处理就好了。

就好像一个偏心的家长,只是责怪了优秀的小孩几句,却痛骂了一个老爱调皮捣蛋的小孩一般。

所谓家丑不可外扬,我们学校也知道这事儿不咋光彩,就没有把事情闹大,只给了苏平和我小叔他们一个不轻不重的处分,作为惩罚。

至于十六中那边,他们那打架斗殴这种事情时有发生,他们早就习以为常了,而且他们本身招生就十分困难,所以也没怎么难为吴迪吴琼兄弟俩,只是象征性的给了个处分。

至于派出所那边,因为教育局的介入,说是要是追究刑事责任的话,对学生们的成长不利,所以就打算将这件事情私了,派出所就让几个涉事家长会谈了一下,自己商量好了赔偿的金额,这事儿也就算是彻底的了了。

我回去那天中午放学的时候我特地早早的去高二那楼等了苏平他们几个。

当时苏平见到我挺高兴的,问我小叔最近咋样了,还说他刚回来的时候问过卓小雨了,听她说我小叔恢复的还不错。

我当时不冷不热的嗯了一声,然后就问他,“既然你们现在也都没啥事了,那我问你,这件事你打算怎么办,不会就这么算了吧。”

我当时故意冷笑了一声,就是为了给苏平压力,他一个做大哥的,回来好几天了,也没啥动静,给谁看了心里也会觉得他窝囊。

他也知道我话里的意思,就冲我说:“小默,现在不只是你急,我和我们哥几个都急,毕竟许风跟我们可以说是拜把子的兄弟,我们恨不得现在就去把赵明飞和吴迪吴琼兄弟俩打进医院,但是……”

我见他面露难色,说话吞吞吐吐的,就冲他说:“但是?但是什么,你们是太窝囊了呢还是被人家给打怕了?”

苏平脸上带着一丝苦涩,冲我说:“小默,这事儿学校虽说没给我们开除,但是级部主任和教务主任把我们挨个叫过去谈话了,告诫我们这段时间要是再敢弄出什么动静来的话,绝对会开除我们,还有赵明飞那边也跟我们一样,他的处分比我们还严重一些,也受到了和我们一样的警告,所以,这段时间我们也不敢有什么动作了,只好先忍忍了……”

我当时见他这态度,挺看不起他的,冷哼了一声,说:“行,这事儿你不敢弄是吧,那好,那我来弄!”

说完我就要走,苏平赶紧一把抓住了我,冲我说:“小默,你急什么,我们先忍忍,不都说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吗?”

我冷冷的看着他,沉默片刻便开口道,“可我不是君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