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0章 从身上留下点什么/青春的死胡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那个中年男人当时上下打量了我一眼,然后挺不屑的冲我哼了一声,说:“你一力承担?你承担的了吗?”

我环视了一下一旁被打坏的桌球杆和桌球桌,冲他说:“嗯,我承担的了,这些东西多少钱,我都赔给你。……www.ZiYouGe.com……”

那个中年男人面色阴沉的看着我,冲我说:“这些东西的损坏你赔的了,但是我的面子你赔的了吗?”

他这话一说完,我们这帮人都是一愣。

不过那个中年男人又接着开口道:“要是道上的人都听说我的场子被几个毛孩子搞的乌烟瘴气的,那我阿豪以后还有脸面在道上混吗?”

听他报出自己的名号,我微微一怔,心也一下子提了起来,原来他就是刚才刘峰说的那个豪哥啊,要是他和刘峰关系好的话,那我今天不就完了嘛。

虽说我们这边这么多人,但是也不敢跟人家对抗,毕竟人家是真的混黑的,说什么时候整死我们就能够什么时候整死我们。

我这时候有些慌张,不过还是赶紧将情绪平复了下来,装出十分冷静的样子冲他说:“豪哥,今天这事儿我们在你这闹起来,确实是我们不对,我给你赔个不是了。”

豪哥冷哼了一声,说:“你们还真把自己当多牛逼的人物了,要不是中午我看场子的手下出去吃饭去了,你们真以为自己能够闹起来吗?”

说着他就冲楼上大声的喊道:“小斌!小斌!你他妈死哪去了?!”

他一喊小斌,我的心瞬间就提到嗓子眼儿了,因为刚才被我打的那个人刘峰就叫他斌哥呢,难不成他就是在这个场子看场的?

豪哥见喊了好几声没人答应,就火了,开始骂:“操你妈!老子让你留着看场子,你又跑没影了。”

我当时挺庆幸的,心想辛亏小斌哥被我给打晕了,要不然今天我不完了嘛。

不过我还没庆幸完,就听后头有人喊道:“豪哥!斌哥在这呢!”

我当时听完之后就暗骂了一声草。

那个声音喊完了之后,没一会儿就有俩人从人群中将还在昏迷状态中得小斌哥给架了出来。

豪哥一见小斌哥那死样儿,一下子火了,大声的骂道:“草泥马的!这是谁干的?!”

说着他一下子扭过头来,面色狰狞的冲我们骂,“回答老子,谁骂的?!”

当时大家见他挺生气的,也没有人敢说话,我也闷着声不说话。

我们都不承认的话,估计他能以为是我们打架的时候不相信把小斌哥给打晕的,那我们这么多人,他也不能拿我们怎么样,但是要是我站出来的话,这事儿指定会算在我头上。

我当时还想蒙混过关呢,结果这时候后面一下子传来了刘峰的声音:“豪哥!是他打的!”

他边说,边从人群中一瘸一拐的走了出去,走的时候还用手够着自己的后背,看来疼的不轻。

等他走到豪哥跟前之后,他就转过身来看向我,然后手冲我一指,说:“豪哥,我刚才亲眼所见,就是他把小斌哥往死里打的。”

我当时气的不轻,冷冷的看着对面的刘峰。

估计是感受到我眼神里的寒意了,刘峰跟我对视了一眼,就把目光挪开了,不敢看我了。

一旁的豪哥一听刘峰说是我把小斌哥打成这样的,一下子火了,两步就蹿到我跟前,一把就拽住了我的领子,另一只手反手一耳光就打了我脸上了。

他当时用的力道挺大的,打的我的耳朵嗡的响了一声,眼前也黑乎乎的,直冒金星。

我身后的那帮兄弟们一见我被打了,都急了,赶紧往前一凑,喊道:“默哥!”

他们往前一凑,豪哥身后的两个壮汉也赶紧往前迈了一步。

我怕他们轻举妄动弄出更大的事儿来,赶紧一伸手,制止住了他们。

豪哥冷笑着看来我身后的那帮兄弟一眼,不屑的开口道:“怎么着,你们这些乳臭未干的小毛孩子还想跟我动手?!”

他这话一说完,我们那帮人都挺不服气的,一个个都咬牙切齿的看着他,拳头也有的捏的嘎巴作响,但是却没有人敢动。

他们心里也都十分的清楚,豪哥跟我们根本就不是一个层次的人,我们就算今天仗着人多打了他,但是用不了多久我们就会付出更加惨重的代价。

豪哥见我身后的人都没动手,这才没有再跟他们计较,不过他拽着我的领子把我往前一拉,然后一脚就踹了我的肚子上了,给我踹的倒退了好几步,幸亏后面的人一把扶住了我。

豪哥这时候冲旁边的那个壮汉将手一伸,那个壮汉就很有默契的伸手从腰间掏出了一把折叠刀放到了豪哥的手里。

豪哥有些阴森的看着我说:“小子,别怪我狠,今天我要是安然无恙的把你给放走了,那我以后就没办法在道上混了,我本不想对你们这些小毛孩子下狠手,但是谁让你们不知道天高地厚呢,有时候人就应该为自己的年轻付出代价。”

我当时看着他脸上那个阴森的样子,有些胆怯,禁不住咽了口唾沫。

说着他将手里的刀子扔到了我脚下,冲我说:“呐,你从身上留下点什么今天这事儿就算了了。”

我当时有点没明白他的意思,就小心翼翼的冲他问:“豪哥,您这是啥意思啊?”

他皱了皱眉头,跟我解释说:“你是真听不懂还是在这跟我装呢,就是说你从你手上或者脚上切点东西下来,你要是喜欢,耳朵鼻子也都可以。”

他这话一说完,站他身旁的两个壮汉一下子哈哈的笑了起来,似乎对他们而言这是一件再好笑不过的事情。

而豪哥说着话的时候,语气也十分的平淡,好像在诉说一件再平凡不过的事情一般,就如同跟认识的人见了面随口问了一句“吃了没有”一样。

我听到他这话之后,吓的心脏陡然扑通扑通的跳了起来,咽了口唾沫,额头上的冷汗也一下子出来了。

我们高中那会儿打架打的再狠,也没有说是用刀子伤害人家的身体啥的,他这可好,直接就要我一根手指。

我说过,我这人有强迫症,牙齿磕掉了我都能难受的不行,要是一根手指没了,那跟要了我的命没啥区别。

我身后的人听到这话都急了,小声的发泄着不满,不过被豪哥的一句话又给骂的不敢出声了。

当时最高兴的人莫过于刘峰了,跟他一起的那几个人听到这话后脸色也都变得挺难看的,但是唯独刘峰一脸笑眯眯的样子看着我,给人的感觉十分的阴森。

我当时能够清晰的感觉出来自己的身体在发抖,脑海中不断的想着自己这时候该怎么办。

其实我当时也想过靠着我们人多的优势直接冲出去。

不过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用不了几天豪哥就能找到我,说不定这事儿还会牵连到我家里,所以这个想法在我脑海中一闪而逝。

豪哥见我没动静,不高兴了,冲我说:“小子,你快当儿的,咋了,难不成还想让我的人帮帮你吗?”

我有些微微发抖的咽了口唾沫,努力想装的镇定一点,但是实在是无法掩饰自己脸上的不自然,这时候我突然想到了一个人,就赶紧如同抓到了一根救命稻草一般,冲豪哥说:“豪哥,那什么,不知道金野你认识不认识,我小叔和他关系很好的。”

“金野?”

豪哥念叨了一句,接着脸色微微变了变,迟疑了一下,不过很快又换上一副坚定的神情,冲我说:“我知道金野,但是不管是谁,总不能不讲理吧,我这可是按照道上的规矩来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