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5章 退一步就行了吗/青春的死胡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萱萱姐和卓小雨见秦立头上流血了,有些慌了。(www.ziyouge.com)

萱萱姐就挺着急的看来他一眼,用手拨了拨他的手,见流了挺多血的,就赶紧扶他站了起来,说:“快,我扶你去医院。”

等她把秦立扶起来之后,萱萱姐就看了我一眼,脸色挺阴郁的看着我说:“许默!这么长时间了,你就跟从来没长大一样,一句不合就动手,你跟个流氓有什么两样?!’

我当时冷冷的看着她,被刚才这一刺激,我的酒也醒的差不多了,冲她说:“是,我承认,我不是什么好人,你说我流氓我也认了,但是我许默再怎么流氓,也比某些道貌岸然的伪君子来的强的多,至少我不做作!像某些人,表面上看起来多么正直清高,但是内心肮脏龌龊到令人唾弃!”

我当时说这话的时候,特地看了眼一旁捂着脑袋的秦立,他看我的眼神带着一丝畏惧。

萱萱姐见我这么说,气的不轻,冲我说:“我看你就是你口中说的那个思想龌龊到令人唾弃的人!许默,我真的感觉你越来越陌生了,可能是我自己眼瞎,一开始就看错你了,要是一开始就知道你是这种人,我觉得不会跟你有半点交集!”

我冷冷的看着她,不冷不热的说:“说实话,我也有这种想法。”

卓小雨见气氛挺紧张的,就赶紧走过来拽了拽我的胳膊,冲我说:“许默,行了,你少说两句吧。”

卓小雨的语气虽说有责怪的意思,但是并没有责怪我的意思,跟我说完之后,就跟秦立说:“秦立,这事儿也怪你,好端端的人家许默没有说你什么,你凭什么这么侮辱人家,要是真的要追究的话,也是你的错好不好。”

被卓小雨这一说,萱萱姐估计也觉得理亏,就不说话了,倒是扭过头去冲秦立关切道:“秦立,你怎么样,没事吧?”

秦立这时候倒是会装了,咝咝地吸了两口冷气,显出一副十分痛苦的样子。

卓小雨这时候就赶紧说:“行了,也别问了,正好我们都要去医院,就一起去好了,好不好严不严重的等会到了医院人家会看。”

当时估计卓小雨对秦立表现出来的样子也不怎么高兴了,就冲秦立说:“秦立,你放心,你要是有个什么事儿的话,医药费我出,保证包着治好你,毕竟今天是我生日,是我叫来的大家,所以必须由我负责。”

我听卓小雨处处维护我,心里挺感动的,不过也没说话,就将手里的石头给扔了。

当时秦立也听出卓小雨的语气不怎么好了,就皱了皱眉头,显出一副有些痛苦的样子,说:“行了,小雨,也没啥事儿,跟这种人我也不想计较了,我自己找地方包扎一下就行了。”

卓小雨一听这话就不干了,冲他说:“那不行,打的这么严重怎么能就这么算了呢,再说,万一你以后要是落下个毛病什么啥的,多不好,我看还是我们一起去医院看看,等确定了情况,我们也就都放心了。”

萱萱姐当时还没有听出卓小雨话里的意思,就劝秦立说:“是啊秦立,我们还是去医院看看吧,这样多少能够放心下来。”

我当时倒是一下子就听出卓小雨的意思来了,卓小雨这意思是怕现在秦立虽然说算了,以后万一再头疼了,或者弄些子虚乌有的事情来赖到我身上,到时候那会更难办。

秦立见卓小雨和萱萱姐都这么说,也不好推辞了,就只好跟我们一起在那等出租车。

这会儿等出租车的时候他安静了不少,也不说话了,拿着萱萱姐给他的纸巾时不时擦着手上的血,用手紧紧的捂着额头。

等了没一会儿,出租车就来了,我们几个就赶紧上去了,卓小雨说了说我小叔现在在的那家医院,就让师傅快点赶过去。

因为这会儿都已经快晚上十二点了,路上也没啥车,司机师傅开的挺快的,所以没一会儿就到了医院了。

卓小雨去给秦立挂的号,给他挂了急诊,说怕他有个闪失什么的。

当时卓小雨那话里的意思讽刺意味挺足的。

后来是萱萱姐陪着秦立一起进去的,好像是包扎了包扎,还做了个脑ct。

卓小雨跟我一起坐外头的时候,就在那跟我抱怨说:“一看他那样就知道是装的,你打他的时候我都看到了,用的力道根本就不大,估计是喝酒喝的虚了吧。”

我一听卓小雨这么说我,虽说是玩笑话,但是我还是不服气的说:“你胡说啥呢,我是让着他呢,谁跟你说我虚了没力气的话,你要是不服咱俩等会出去开个房试试,让你知道知道老子有多大力气。”

其实这话放到平时我是说不出来的,但是喝了点酒,加上心里不舒服,我就直接说了出来。

卓小雨被我这话说的脸色一红,冲我骂道:“臭流氓!”

我白了她一眼,接着就不再搭理她。

她用手拍了拍我的腿,说:“哎,姐跟你说个事儿。”

我冲她点了点头,说让她有什么事儿直接说就行。

她一下子换上了一副认真的神情,冲我说:“许默,你说姐姐我对你好不?”

我冲她点了点头,没有丝毫迟疑的说:“好。”

“那你叫我声姐姐好不?”

“不好。”我也是没有丝毫迟疑的摇了摇头。

她有些无语,沉默了一下,就说,“好,下一个话题,那你能不能答应姐以后做什么事都不要意气用事好不好,也别老是想靠着武力解决问题。”

我看着她,没有说话,这一瞬间,她让我想起来夏梦,那个一直都劝我好好学习别再打架的高不可及的班花。

卓小雨见我没说话,语气一下子软了下来,就冲我说:“就拿刚才来说吧,你要是真把秦立打出个好歹来可怎么办,假如他铁了心要赖你,那你逃也逃不掉,再说,他的背景并不简单,不在校园里的任何帮派里面,但是却没有人敢惹他,你自己不掂量掂量这事儿吗,上周末的事情你难道就不长记性吗,混道上的人,跟我们这些学生的小打小闹会一样吗?”

我当时听了她这话,微微低了低头头,说实话,她这些话我听进去了,也说到我心坎里去了。

她见我没说话,就伸过手来抓住了我的手,冲我说:“你虽说不肯叫我姐,但我一直都把你当自己的弟弟带,相信我,我是为你好,我们这个年纪,年少轻狂是正常,但是也要有个度,很多事情不是我们想象中的那么简单,有时候让一步未必是坏事。”

卓小雨的手很白,也很软,皮肤也光滑,所以我忍不住用手摩挲了一下她的手,估计她也感觉到了我是在占她便宜吧,所有她的手微微缩了缩,想收回去,不过我给她捏紧了,一下子抬起头来看着她问道:“你确定就只会退一步吗?”

卓小雨被我这一问,问的一愣,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动了动嘴唇也没说出什么来,就只好那么看着我。

我冲她哭笑了一下,然后低下头,看着她的手,边用手摩挲着,边缓缓的冲她开口说:“我相信,要是退一步就能够把事情解决的话,那很多人会愿意退这一步,可是,往往退了一步就要退第二步,然后是第三步,第四步,第五步……一直退下去,等到退到无路可退,再奋起反抗,那就晚了,就好像今晚这事儿,他说第一番话的时候我没说话,所以他才敢说出了第二番更加过分的话。”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