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6章 绑架/青春的死胡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其实我应该感谢刘峰的,经他这么一闹,我跟菡姐姐两人的关系更好了,当然,跟我们这的几个女服务员的关系也更进了一步,她们都一致的声援我,说要是再遇见这种事儿让我跟她们说,她们替我出头。ZiYouGe.com

后来晚上下班之后,菡姐姐就主动跑过来挺神秘的冲我说:“小默,姐姐求你件事儿好不好?”

我见她一副挺神秘的样子,冲她笑着说:“咋了,姐,不管啥事儿,你找我还能不行吗,有啥事你直说!”

她冲我笑了笑,笑起来挺暖的,让我感觉浑身有一阵暖流流过,接着她就伸手捏了捏我的腮,跟我说:“还是我弟弟最乖,等会收拾完之后你送我回家吧,我回家的时候要走一条小路,路灯坏了,我自己一个人走害怕。”

我一听是这么简单的事儿,就冲她点了点头,一口应了下来,说:“嗨,我还当啥事儿呢,你要让我当你男朋友我指定不干,毕竟太吃亏,但是要说当当护花使者还是可以滴!”

她听完我这话,装出一副生气的样子一把就拽捏住了我的鼻子,一脸愠怒的说:“好啊,小子,连姐姐的豆腐也敢吃了,吃还不说,还嫌姐姐丑,啊,你哪里吃亏了啊。”

我感觉自己鼻子都快被她拽下来了,就赶紧求饶说不敢了。

后来下班了之后,我换了身衣服就送她回家。

因为我们餐厅是十点关门,等我们收拾一下,换好衣服在回家,都快十点半了,我跟她一块儿往回走到的时候街上的人也不多了。

现在已经是深冬了,所以天气特别的冷,尤其是到了晚上,风吹在脸上有些刺痛,似乎能够穿透衣服,穿过皮肤和肌肉钻到骨头里来,寒冷直接都沁到骨缝当中了。

昨天刚下过学,今天白天化了一些,等到了晚上温度骤然冷下来之后,化出来的雪水在路面上结了一层冰凌,所以我和菡姐姐往回走的时候两人都有些小心翼翼的。

后来我走着走着就觉得路面滑的可以不用抬脚直接滑着走,所以我就快走了几步,然后一停,身子就借着惯性滑出去了好远,菡姐姐见我滑着,似乎也挺想玩的,不过因为她胆子小,所以也迟迟没有敢,就那么小心翼翼的在后头走。

我见她一副小胆的样子,就只好又跑回去,拽着她的手,扶着她的胳膊,让她在路上滑,她滑着的时候身子一直歪歪斜斜的,所以吓的她不住的尖叫。

当时路上几乎都没车,所以我们就这么在马路边上滑着往回走,俩人都挺开心的,后来她也不用我扶了,就自己滑,说要跟我比比谁快,我就跟她比,我用力的一跑,然后自己就“唰”的滑出去了,而她则在后面迈着小碎步,缓缓地滑着。

我当时已经落下她好几米了,就回头看她,冲着她笑,骂她笨蛋。

不过刚骂完我就停住了,赶紧冲她喊了句,“小心!”

她听到我的喊声之后就一下子停住了,站在原地不明所以的看着我。

我冲她摆了摆手,示意她站在原地不要动,因为我看到她身后来了一辆小面包车,我怕她再乱跑,被车撞到。

我跟她两个人对面站着,我的视线一直放在后面的那辆面包车上,想等它走了之后我跟菡姐姐两个人再走。

不过出乎我意料的是那辆车开到菡姐姐身后竟然一下子慢了下来,然后停在了她身边。

我当时心里一沉,暗道一声不好,然后就冲她大声的喊道:“快跑!”

说着我就赶紧往她那跑。

当时不明所以的菡姐姐一脸茫然的看着我,她还没来的及动呢,面包车上一下子下来好几个人,一下子就把菡姐姐给拽车上去了。

菡姐姐当时吓得尖叫了一声,不住的挣扎着,可是被人给抓住了,也挣扎不开,就被拖上了面包车,我就听到她最后喊了一句,“小弟,救我!”

紧接着面包车的车门就一下子拉上了,司机麻利的一个掉头,车就开走了,我当时不停地追着,在后头大声的骂着,但是毕竟两条腿的跑不过四条腿的,所以我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辆面包车与我渐行渐远,我最后累的无力的一下子跪到了路上,看着面包车远去的方向,直到它消失不见,我紧握着拳头,猛的抬起头,嘶吼了一声,“啊--”,将心里所有的怒气都吼了出来。

我喘了两口气,然后从地上爬起来,第一个反应就是报警,很明显,菡姐姐是被人给绑架了,所以我必须跟警察打电话求救,不过想想刚才那辆车牌的牌照被遮挡住了,我要是报警了的话,警察一时半会儿也查不出来,到时候萱萱姐还不知道出了什么事儿了呢,说不定对方知道我报警了,一生气,再做出对萱萱姐不利的事情来,所以我赶紧爬起来,掉头就往回跑,边跑边往后看着,跑了一会儿就见一辆出租车从后头过来了,我就赶紧招呼了下来,上了车之后,我就赶紧让司机师傅去医院。

我去的医院正是我小叔住的医院,为今之计,我也只能找他帮忙了。

等我风尘仆仆的赶到医院之后,就一溜儿小跑进了我小叔的病房,我当时也顾不上病房里还有其他人了,直接冲进去,冲我小叔说:“小叔,不好了,快帮帮我!”

我小叔当时正跟病房里的一个人说话呢,有说有笑的,看到我之后愣了一下,然后个赶紧坐了起来,同时冲我说:“默默,出了什么事儿了。”

估计他当时起的太急了,挤到伤口了,所以他脸上闪过一丝痛苦的神色,下意识的用手捂了捂肚子。

我赶紧跑到他跟前,问他咋了,让他先别激动。

他冲我摆了摆手,说:“我没事儿,你出啥事儿了,快说。”

我刚准备开口,就又停了下来,抬头看了看,见病房里除了我小叔他爸妈,卓小雨和那个戴眼镜的麻花辫子也在。

我见也都不是啥外人,就赶紧跟我小叔说了说刚才发生的事儿,然后跟他说能不能让他帮我找找道上的人儿,替我找找。

当然,我说这话的时候声音控制的比较小,没有被我小叔的爸妈听到。

我小叔抬头看了眼他爸妈,然后就冲他们说:“爸妈,你们先出去一下吧,我们有点事儿要谈。”

我爷爷奶奶听他这么说,就转身出去了。

我小叔见我当时挺急的,就问我被抢走的那个女生跟我是啥关系,我就跟他说是我上班的一个同事,对我很好,就好像对待亲生弟弟一样,说着我一把就拽住了我小叔的手,说:“小叔,你可一定要帮我啊,你要是不帮我的话,就没人帮我了,她对我真的很重要。”

卓小雨听到我这话之后,一下子紧张了起来,走过来问我说:“怎么,你说那个女的跟你一起在餐厅打工?”

我冲她点了点头,也没工夫给她解疑答惑,就催我小叔赶紧找人,帮忙给打听打听,看看是不是道上的人干的。

我小叔见我当时这么紧张,也挺上心的,赶紧掏出电话来,打了个电话,电话接通之后就听他说:“喂,金哥,这么晚了打扰你太不好意思了,要不是急事儿我也不会给你打电话,这次真得你帮我了。”

说着他就将我刚才跟他说的事儿跟电话那头的金哥说了,我估计就是金野,说着他就问我那女的叫啥名,我赶紧开口说:“张沛菡!”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