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7章 疯子南/青春的死胡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说完之后我小叔又赶紧跟电话那头的金野重复了一遍。|ziyouge.com|

后来不知道电话那头的金野说了些什么,我小叔就连连点头说:“金哥,这人对我挺重要的,这事儿就麻烦你了。”

接着他又说了两句就把电话挂了。

电话挂了之后,我挺紧张的,心都攥成了一团,脸色也挺苍白的,紧紧的握着拳头。

这时候卓小雨就走过来,拍了拍我的肩膀,说:“别着急,我这就给德叔打电话,让他帮忙给打听打听。”

说着她就出去了,估计是打电话去了。

我当时急得不行了,一个劲儿的擦着汗,在病房里来回踱着步子,感觉对我而言是一种莫大的煎熬,耳旁一直都回响着菡姐姐那声凄厉的尖叫,“小弟,救我!”

想着想着我心里就越发的难受,都有种想哭的冲动了,觉得自己特别没用,就在自己眼皮底下被人家把菡姐姐给绑走了,作为一个男人,我感觉真是种莫大的讽刺。

我找了墙边,蹲了下来,两只手抱着头,不敢想象菡姐姐被那帮人抓了去之后会被怎么对待,万一他们贪图她的美色……

想到这里,我就不敢想了,感觉心里紧张的不行,心脏一直扑通扑通的跳。

后来我实在等不下去了,从地上一下子站了起来,冲我小叔说:“小叔,要不咱报警吧。”

我小叔见我着急的样子,就安慰我说:“默默,别急,你不相信别人还不相信我吗,放心,既然金哥应承了,就一定会尽心的去办,只要是道上的人干的,他都能给打听出来。”

我见他这么说,一下子急了,冲他喊道:“那万一要不是道上的人干的呢?!就算是,那都过了这么一会儿了,菡姐姐都不知道会遇到了什么不测了……”

说到这里我的声音里一下子有了哭腔,我这时候才发现菡姐姐不知不觉就走到了我心中了,并且占据了一席之地,我现在真的可以说是担心的要死。

我小叔当时也低着头,冷着脸,一副沉思的样子,过了半晌,才缓缓地开口说:“你放心,要是你说的那个女生出了什么事儿的话,我一定不会放过那帮人的。”

我当时特别想说不放过那帮人管个屁用,不过我见我小叔也挺上心的,就没有说出口。

后来我们几个又等了一会儿,我小叔的电话一下子就响了,我一下子紧张了起来,我小叔赶紧把电话摸过来,迫不及待的接了起来,“喂,金哥。”

接着电话那头的金野不知道跟我小叔说了些什么,我小叔面色一喜,然后赶紧不住的连连点头,说好。

后来说了没几句我小叔就把电话挂了,我就赶紧走上前,问他是不是找到了。

我小叔冲我点了点头,说:“嗯,金哥说找到了,是城北刘麻子那帮人干的,他已经派人往这边走了,这会儿已经在路上了,说过来接着你去领人。”

我一下子激动了起来,冲我小叔不停地点了点头。

后来等了没一会儿,就有人来了,我还以为能来多少人呢,结果就只来了一个人,是个挺年轻的小青年,穿着一件黑色的风衣,看起来挺帅的。

我小叔看到他之后,赶紧从床上往下挪了挪腿,说:“南哥,你来了。”

那个南哥冲我小叔笑着点了点头,然后说:“怎么样,这就几天身体恢复的怎么样啊?”

我小叔点了点头,说恢复的还不错,接着就让我叫南哥。

我一脸不悦的冲他叫了声南哥,心想这个金野办事儿真是不靠谱,我小叔好不容易麻烦他件事儿,都说了是很重要的人了,他也不给多派几个人,就来了个身子略显单薄的南哥,管啥用啊。

南哥冲我点头笑了笑,然后冲我小叔说:“行了,那我也就不废话了,我现在就跟你小侄子一起过去领人。”

我小叔冲他笑着点点头,说:“那就麻烦南哥了,接着就跟我说让我跟着南哥。”

南哥带着我出了医院的住院楼之后,直接带着我到了一辆车旁,我当时还以为他有弟兄在这里等他呢,就算两三个人也行啊,总比就我俩去要强的多,不过我上车之后发现一个人也没有,而且等车子走了之后,我也没见后面有车跟着我们,看来这个南哥真是一个人来的。

我有些失望的叹了口气,冲他说:“南哥,就你自己来的啊?”

南哥笑了笑,说:“怎么了,不然还要几个人啊,我们两个去就够了。”

我当时应了一声,也没有再说话,叹了口气,看着窗外没有再说话。

南哥扭头看了我一眼,说:“咋了,你怕了啊?”

我听他这么说,一下子挺直了身子,说:“怕?我还不知道怕字咋写呢,大不了就挨顿打呗,只要能把菡姐姐救出来,我就觉得值。”

南哥听完我这话之后,一下子笑了,说:“呦呵,看不出你小子还是个痴情种啊,为了个女人愿意去挨顿打,那万一要是人家要咱俩的命呢?”

我听到他的话愣了一下,想了想,觉得他说的也对,道上的人什么事都做的出来,说不定到时候谈崩了,人家真能要了我俩的命,我心里不禁产生了一丝惧意,心里就埋怨这个金野,心想办事儿真不靠谱,就只派一个人来,我鼓了好几鼓想骂身旁的这个南哥,说谁让他不多带点人来的。

不过我想了想菡姐姐,就冲他说:“人生自古谁无死,就算是死,那老子临死之前也得拖俩垫背的。”

南哥听到我这话之后笑了两声,说:“行,你小子不赖,不愧是许风的侄子,这股不服输的狠劲儿还真像他,你放心吧,既然金哥吩咐我过来帮你,我就不会让你伤到一根汗毛的。”

就凭你?我当时心里不屑的想到,扭头打量了打量他单薄的身板,叹了口气,有些无力的用手托着腮,望向窗外。

南哥估计当时也感觉到我对他的鄙夷了,不过他就是笑了笑,也没有说话。

后来南哥开着车直接带我来到了郊外一处废弃的仓库,因为这一块儿挺偏僻的,所以没啥灯光,老远的就能看到仓库门口传来隐隐的微弱的光。

等我们到了那之后,南哥在仓库门口还有几米处就停了下来,南哥就冲我说:“小子,到了,走,下车。”

我们下车之后,守在仓库门口的俩人就围了上来,手里的棍子一下子指向我们两个,冲我们说:“你们是什么人啊?不想死的就快滚!”

其实从一开始我们过来的时候,门口的两人就注意到我们了。

南哥整理了一下衣服,然后挺胸抬头冲他门说:“进去跟你们老大说一声,就说金野手下疯子南来了。”

那俩人听到这话之后脸色一下子变了,然后互相看了一眼,其中一个就赶紧转身进去报信了。

剩下的那个人就一脸敬畏的冲南哥说:“南哥,原来是您啊,兄弟我有眼无珠,刚才对不住了,说的话您别往心里去。”

南哥看着他,轻声笑了笑,说:“你放心,我疯子南不是那么容易记仇的,再说,就你这号样的,值得我记仇么?”

那人听到这句近似侮辱的话,非但没有生气,反而很庆幸的点了点头,说:“南哥说的是,我这种人不足挂齿。”

南哥笑了笑,说:“行了,有烟没?”

那个人听到后,赶紧从怀里掏出烟,给南哥点了一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