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0章 我想跟你在一起/青春的死胡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当时看南哥那气势,我都感觉特别的佩服,特别的崇拜他,我实在没想到他单薄的身体里竟然有着这么大的力气,而且还有着这么好的身手。|ziyouge,com|

最主要的是他身上那股气势,特别的霸道,让我觉得就跟演电影似得。

豪哥见南哥轻轻松松的就解决掉了五个人,神色一下子变得十分的难看,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一步,接着他就看到了身后的菡姐姐,他一步跨到菡姐姐的身旁,从地上捡起一截钢筋,两只手抓着两头,一下子就勒住了菡姐姐的脖子,冲南哥说:“你别过来,你往前走一步我就勒死她,如果你非要带走她的话,那我就让你带走他的尸体。”

菡姐姐的眼睛一下子睁大了,一脸惊恐的看着我,嘴里也呜呜的叫着。

我当时一脸紧张的看着他,跟他说:“你被乱来啊!”

说完我就看向了南哥,感觉看到他在,我心里就特别的有安全感。

不过有些出乎我意料的是南哥脸上竟然是一副毫不在乎的样子,弯下身子,从地上昏死过去的一个人身上摸了摸,摸出一包烟和火机来,直起身子,将烟盒抖了一下,就有一根烟冒出了头,南哥用嘴含住之后,“啪”的点燃了打火机,把烟点燃了之后抽了一口,这才不紧不慢的看向前面的豪哥说:“你随便,反正金哥只是说让我把人带回去,他也没说是活人还是死人,所以就算带个死人回去,我也算完成任务了。”

我一听他这话,一下子急了,冲他喊道:“南哥!”

他夹着烟的手冲我一摆,依旧看着前面的豪哥,继续慢悠悠的说道:“不过,我相信带个活人回去要比带个死人回去的话要好的多,如果你非要要挟我,那我宁可带一个死人回去,不过,我先告诉你,如果她死了的话,你,和你的所有手下,都要死,行了,该说的我都说完了,你自己做决定吧。”

说着南哥脸上面无表情的看着前面的豪哥,给人一种发自肺腑的寒意。

豪哥当时被南哥这番话给吓住了,脸上满是汗,身子也有些微微的抖动着,一脸畏惧的看着南哥。

南哥抽了两口烟,见豪哥没有反应,就把烟叼在了嘴里,然后蹲下身子捡起一根木棍来,微微侧着头,将木棍一头担在地上,一头握在手里,用脚用力的一跺,就把木棍踹断了,木棍的断茬处都尖尖的往外伸着。

南哥抓着一截木棍,冲豪哥说道:“既然你下不了决心,那我就帮帮你吧。”

说着他走到了满嘴是血,半坐在地上,扶着腰痛苦呻吟着的曹老三跟前,一脚踩住了他的小腿,然后手里的木棍狠狠地往曹老三的腿上插了上去。

因为木棍的断茬处十分的锋利,所以直接就插透了曹老三身上的棉衣,扎到肉里去了。

曹老三当时杀猪般的发出了一声惨叫声。

给我看的暗暗咋舌,以前这些只在电影里看过,现实中哪遇到过啊,而且当时曹老三腿上的血都一溢了出来,给我看的心惊肉跳的。

不过我觉得他也就害怕,其实隔着棉裤,也扎不了多深,不过南哥下来的一个动作让我心里不由得一颤,只见他将扎到曹老三腿上的木棍用力的往下按了按,接着慢慢的转了起来,曹老三的惨叫声一下子不绝于耳。

南哥在做这一系列动作的时候一直抬头看着前面的豪哥。

我当时特别的紧张,生怕豪哥一生气,一下子再把菡姐姐给勒死了,所以我的手紧紧的握着,指甲都欠到肉里去了。

这时候南哥一脸阴森的说道:“怎么样,这种死法你觉得如何?”

当时豪哥被吓得面如土灰,脸上的汗也不停地往下流,最后松了口气一般一下子把勒在菡姐姐脖子上的钢筋拿了下来,充南哥说:“好,疯子南,算你狠!我阿豪认栽,人你带走吧。”

我听他这么说,一下子松了口气,扭头看了南哥一眼,南哥冲我使了个眼色,示意我过去把人带过来。

我就走了过去,到了跟前之后,我还谨慎的看了豪哥一眼,然后才走过去帮菡姐姐把绑在腿上和手上的绳子给解了开来,然后她自己把嘴上的布条拽了下来,紧接着她就哭着一下子扑到了我怀中,趴在我肩头呜呜的哭着,身子也微微的抖动着。

我当时有些拘谨,两只手一时间也不知道该放哪,就那么张着,显得有些尴尬。

这时候就听我们身后的南哥说:“行了,你们小两口别秀恩爱了,等我们离开这,你们俩爱怎么秀怎么秀,金哥还得着我的信呢,行了,咱走吧。”

我听他这么说,就扶着菡姐姐的手把她的手给拿了下来,冲她说:“没事了,好了,我们先离开这里吧。”

菡姐姐冲我点了点头,然后就跟着我一起往外走。

我当时还回头看了眼豪哥,见他的脸上满是不甘与怨毒。

等我们走到仓库门口之后,南哥没事儿人一样充豪哥笑了笑,说:“豪哥,那我就先走了,改天兄弟请你喝酒。”

说着他就转过身跟我们两个一起往外走,我当时注意到,他转过身来之后,脸上的笑容顿时就冷了下来。

后来我们往回走的时候,菡姐姐的情绪才有些稳定了下来,一个劲儿的缩在我怀里,冲我说:“许默,谢谢你来救我。”

我冲她笑了笑,觉得有些尴尬,当时南哥在那跟人打,我就站那看了,哪是我救得啊,我就跟她说:“不用谢我,你得多谢谢南哥。”

菡姐姐这时候就赶紧谢了谢南哥,南哥从后视镜里看了我一眼,笑着说:“你小子现在心里指定美着呢吧,我挨打,你当英雄。”

我有些不好意思的摸了摸头,赶紧冲他说:“南哥,你刚才可真厉害,你是不是以前学过武啊?”

南哥笑了笑,说:“饭都吃不饱,还学什么武啊,我这是跟人家打架打多了,自己摸索出来的套路,不好看,但是很实用。”

我赶紧点了点头,说:“可不是,当时给我看的老激动了,那啥,南哥,你能不能教教我啊。”

南哥冲我笑了笑,说:“你呀,你还是别学的好,放着好好的习不学,学什么打架啊。”

我当时就急了,说我学习拉不下,还跟他说我虽不主动招惹别人,但是老有人跟我过不去,找我的茬,我就说想学学自己傍身。

南哥笑了笑,说:“没事,以后谁欺负你,你就过来找我,我帮你出头。”

我听他这么说,心里暖和和的,人家才见了我一面,不禁帮我把菡姐姐救出来了,还说帮我出头,挺难得的。

我就问他为什么见了我第一面就对我这么好,他说了一句听俗套的话,“要是我弟弟还活着的话,跟你差不多大。”

然后他顿了顿,接着说:“还有就是你小子的性格,我喜欢,重情义,像我。”

本来他前面那句话还说的我挺高兴的,说完后面那句之后,我差掉喷出来,他就是变相的夸自己呗。

后来南哥就问我们去哪,我犹豫了一下,就问菡姐姐她家的地址。

菡姐姐明显受到了不小的惊吓,脸色现在还没有回复过来,一脸小心的看着我说:“许默,我想跟你在一起,行不行?”

我愣了一下,说:“那你爸妈不担心你吗?”

她摇了摇头,说她不跟她爸妈住一起,也不跟她爷爷奶奶住一起,为了上班方便,也为了找个清净的地方准备一些证书考试什么的,所以她自己租了一处房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