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8章 先从硬骨头开始啃/青春的死胡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这话说完之,萧璐她爸脸上明显浮起一丝不悦的神色,用有些清冷的语气冲我说:“你们现在都是些小孩子,懂什么,你们现在不想要的不代表不是你们以后不想要的,在你们还不能确切的分清楚自己想要的到底是什么之前,我们做父母的就哟啊替你们把好人生的方向,确保你们朝着一个正确的方向前进,你知道吗?”

我摇了摇头,说:“我不懂,我也不想懂。ziyouge.com”

其实知道后来我才懂,他说的话是多么的正确,多么的有道理,被这个社会打磨的棱角全无之后再回头看自己的理想,发现那真的是狗屁不如。

不够当时的我确实无法理解到他这一番话的意义,我就低着头不说话。

萧璐她爸见这么说说不通我,就换了一副语气说:“那我问你,你希望萧璐以后的人生是好还是坏吧?”

我抬头看了他一眼,嗫嚅道:“我当然希望她好啊。”

萧璐她爸点了点头,说:“那好,既然你也希望萧璐过的好,那你就听我的劝告,以后离她远一点,当然,我这也是为了你好,听说你学习不错,你们班主任也跟我说过你以后可能会考上一所名牌大学,而且我还听说你家境不怎么好,家里好像有些困难,这样吧,我也不敢应承别的,你要是跟萧璐以后不再来往的话,那你大学四年的生活费和学费我可以帮你出,而且假如你以后要是回来的话,我还可以帮你安排份工作,当然,你要是还有其他的什么要求,尽管提出来,我都会尽量帮你实现的。”

我抬头看了他一眼,感觉眼前的这个人在不断地扭曲。

沉默了半晌,我才缓缓地开口道:“叔叔,萧璐是你的女儿,不是一件商品,请你不要用这种东西来衡量她。”

萧璐她爸笑了笑,说:“随你怎么想吧,反正该说的我也都跟你说了,你自己回去好好地思考思考吧。”

说着他没等我回答,说:“你在这里等一下,我去拿点东西。”

说完之后他就走到了不远处他的车子那里,把后备箱打开了,过去不知道拿着什么东西。

我这时候注意到车上的窗子已经摇了下来,萧璐一脸担忧的看着我,我冲她笑了笑,摆出了一个很灿烂的笑容。

她的脸上有些忧郁,不过还是冲我挤出了一个笑容。

后来她爸过来的时候手里拎着两箱礼品似得东西,走过来之后就递到了我手里,说:“过年了,替我向你爸妈问个好。”

我没有接他手里的东西,冲他说:“叔叔,你的好我帮你带到,但是至于东西就不必了,这些东西太贵重,我们吃不惯。”

他愣了一下,旋即笑了笑,硬塞到了我手里,冲我说:“收下吧,一点点心意而已。”

说完之后他就跟我说了声“再见”,就转身走了。

我就那么目送着萧璐坐着车走了,她也努力地回头看着我,后来知道她们的车子看不到影了,我才转身走了。

走到商场旁边的垃圾箱跟前之后,我就把刚才萧璐她爸给我的两箱东西扔了垃圾桶里了,但是我拿着萧璐给我买的衣服,也想扔进去来着,不过后来掂量了掂量,犹豫了一下,就没扔进去,转身走了。

吃过午饭之后,我就跟我爸回了乡下,给我爷爷奶奶上了坟烧了纸钱。

这是我们那里过年的规矩,年三十的时候要给祖宗和先前死去的亲戚上坟的。

按照我爸的意思,我妈也一起葬在了这里,我爸坚持不让我妈葬在市里的陵园里,因为我爸说那里太挤了,也太冷了,他怕我妈受不了。

我给我爷爷奶奶磕完头之后又给我妈磕了个头,站起来的时候见我爸正用一根木棍拨着坟前烧的通红的纸钱,一阵风吹来,烧透的纸灰簌簌飞起,纷纷扬扬飘得很远,很远。

我当时盯着一片还没完全烧透的纸钱怔怔发呆,见它身上的火光时明时暗,在风中翩跹飞舞,如同一只美丽的蝴蝶,向着太阳余晖散过来的方向飘然而去,不过却在逆风卷来的一瞬灰飞烟灭。

“走吧。”

我爸轻轻的拍了一下我的肩膀,踏着坚硬的泥土往回走去。

我们回到家之后天已经黑了下来,小区里也有好多户人家时不时的响起来鞭炮声。

我们回家的时候徐妍正在厨房里忙着炒菜,整个屋子里都迷茫着一股浓烈的菜香味。

我一头钻进了自己的房间,趴在穿上,扭头看向窗外,有些出神的看着窗外冲到天际,然后四散开来的五颜六色的烟花,心里顿时涌起万千种滋味,既有对我妈的思念,也有对今下午萧璐她爸的话的回味,也有对于未来的惆怅。

后来菜炒好了之后,我跟我爸下去放了两只鞭之后,我们一家三口坐一块吃了个饭,我陪我爸喝了点酒,互相说了点祝福的语气,看到他和徐妍的脸上洋溢着幸福,我的心里也感觉挺温馨的。

吃完饭之后我们就看了会儿电视,期间不少短信一个劲儿的往我手机上发,全是平日里的狐朋狗友,当然还有萧璐和卓小雨她们发的。

我本来以为萱萱姐也能给我发个呢,结果后来也没见,我懒得挨个回了,索性来了个群发,发完之后我就感觉有些困了,就跑我那屋睡了。

后来快到十二点吃饺子的时候徐妍又把我给叫了起来,让我起来吃饺子,当时我看着电视里春节联欢晚会响起的新年倒计时,我才意识到转眼间一年又过去了,不知不觉中自己又大了一岁。

因为我事先做好了记号,所以我认得哪些是有硬币的,我当时就借故吃不完,给我爸夹了几个饺子,其中好几个是包着钱的,我爸吃到之后挺高兴的,说我们家明年就要转运了,我见他开心的样子笑了笑,没说话。

后来就在我这么一种混混噩噩的状态中,年也就过完了。

第二天一大早,我就跟我爸一起去走了走一些亲戚,我爷爷奶奶生了两个儿子,一个闺女,儿子就剩我爸了,另一个在闯关东的时候没了音讯,而我姑姑也嫁了很远的南方去了,我爷爷奶奶没了之后,她很少回来,所以我正月里也不需要像别人一样走亲戚,跟我爸拜完年之后,我找了家肯德基,给小胖他们打了个电话,问他们都忙完了没,忙完了赶紧过来。

后来过了没一会儿,小胖、长刘海、王安民和黑大个就来齐了,又等了一会儿,麻子脸也来了。

我们几个找了个角落的桌子围着坐了起来,一人买了一杯可乐之后,我就问小胖和麻子脸说:“ 给你们俩说的事儿打听的怎么样了?”

麻子脸很猥琐的四下看了看,说:“差不多了默哥,我这几天早就跟咱兄弟们说过了,让他们有空的时候多注意一点,情况现在也摸得差不多了。”

小胖也点了点头,说:“我昨天也找别的学校的同学问过了,问题应该不大。”

我点了点头,说:“行,那既然都弄好了,咱也就别拖了,趁我这两天还没上班,咱抓紧时间弄吧。”

他们几个看了看,都点了点头,说没问题。

麻子脸当时将脸往我跟前凑了凑,说:“默哥,你说吧,先从谁下手?”

我迟疑了一下,略一思考,看向窗外,说:“我这个人有个不好的毛病,就是喜欢先从硬骨头开始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