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6章 门第之见/青春的死胡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当时听到王语音对那个男子的称呼之差点把刚喝到嘴里的水喷了出来,不禁有些尴尬,竟然当着人家妹妹的面调侃她的哥哥,待会他要是跟我们坐下一块儿吃饭的话我估计脸上会有些挂不住。ZiYouGe.com

不过我马上感觉情况有些不对,赶紧抬头冲那个男的看了一眼,就见他冲王语音点了点头,然后扭头看向我小叔,说:“你应该就是许风吧?”

我小叔赶紧站了起来,冲他点头笑了笑,面容上有些局促,说实话,我还是头一次见到我小叔这么一副神情呢,所以我也赶紧跟着站了起来。

我小叔冲他笑了笑,伸出了手,说:“大哥,你好,我早就听语音提起过你。”

西装男子低头看了我一眼我小叔的手,然后不紧不慢的开口道:“我不跟小痞子握手。”

他说完这话之后我小叔的手微微的抖了两下,有些尴尬的收了回来。

西装男子扭头看向王语音,开口道:“爸不是说过让你少跟这种人来往吗,你怎么还跟他一起出来吃饭。”

王语音看起来挺怕她哥的,低下了头,没有说话。

我小叔见情形有些不怎么对,就赶紧打圆场道:“那啥,大哥,你不要怪语音,是我约她出来的。”

我小叔刚说完,那个西装男一下子就扭过头来瞪着我小叔说:“我跟我妹妹说话,你能不能别插嘴!”

我小叔被他这么一说,剩下的话硬生生的吞到了肚子里去,脖子轻轻缩了缩。

我当时看了眼那个男的,觉得他特别的讨厌,心想,有两个臭钱就了不起啊,说的好像你妹妹不喜欢我小叔似得。

西装男扭头看向站着低头不说话的王语音,冲她说:“你还站在这里干什么,走,跟我回家!”

王语音一脸的不情愿,她哥伸手去拉她的时候她甩了甩胳膊,似乎不愿意走。

西装男一下子火了,冲她骂道:“你想干嘛啊?!翅膀硬了,爸妈的话不听了,连哥哥的话也不听了是吧?!”

我小叔这时候干笑了两声,冲西装男说:“大哥,要不你就让语音吃完饭再走吧,我们都点好菜了,马上上来了,也不差这一会儿功夫了。”

西装男一下子扭过头来,看着我小叔说:“差,怎么不差,我妹妹多跟你这种人在一起,就多一分学坏的可能。”

我小叔脸上的笑容一下子僵住了,似乎显得十分的尴尬,我的脸上也挺不好看的,死死的瞪着那个男人,心想有钱人都是这副死样子,嘴臭的要死。

王语音见她哥哥这么说我小叔,一下子不高兴了,抬起头来冲她哥喊道:“哥你这是干什么啊?!说话能不能尊重一下子别人?!”

她哥冷哼了一声,扭过头里来看向王语音,冲她说道:“尊重?像这种人需要尊重吗,等以后他们就是社会渣滓,你知道吗?我怎么可能让我的妹妹跟这种人在一起?!我怎么可能让他毁了你的前途!”

“哥!你够了!”

王语音这是已经气极,脸色通红,眼中一下子噙满了泪水。

西装男见王语音真生气了,稍微收敛了一下,冲王语音说:“好了,今天你见他这事儿我就不跟咱爸说了,走,跟我和你未来的嫂子一起去别的地方吃饭去。”

我小叔一直低着头,这时候抬头看了王语音一眼,冲她苦笑了一下,说:“语音,听大哥的话,去吧,我跟小默在这里吃就好了。”

王语音眼中含着泪,似乎有话要跟我小叔说,我小叔冲她轻声道:“去吧。”

西装男这时候拽着王语音的胳膊把她拽了出去,拽着她走了两步,一下子回过头来看向我小叔,冲我小叔不紧不慢的开口道:“许风,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的过去,过去的两年你过的还好吧?告诉你,我妹妹,你配不上!”

说着他就冷笑了一声,然后跟王语音后头走了。

我当时也没注意到他的话,冲着他的背影比了个中指,小声的骂道:“狗崽子,不就是下生的比别人好一些么,狗仗人似的东西,麻痹的。”

等他们走了之后,我才转过身来,看向我小叔,安慰他道:“小叔,刚才的事儿你别往心里去,我一看那小子就不是啥好东西,狗眼看人低,外表看起来还他的人模人样的,说不定内心比谁都黑暗。”

我小叔当时有些颓废的坐在桌子上,低着头,用手抓着头发,看起来似乎十分的痛苦,也不知道他有没有听到我的话。

等他再抬起头来的时候,我发现他的眼睛不知道什么时候边变得红红的了,他目光有些松散的看了周围一眼,冲我说:“默默,今天陪我一醉方休好不好。”

他说完之后,还没等我答话,就用力的拍了拍桌子,大声的喊道:“服务员,上酒!”

他这一拍一叫唤,周围的人都往我们这边看了过来。

后来我小叔就要了两瓶度数挺高的白酒,给我吓了一跳,我跟他说我俩一起喝点啤酒就行了,他不干,非得让我陪他喝白的,我没有办法,就只好陪着他喝。

我看他心情不好,就知道他是故意的想让自己喝醉呢,要是我俩都喝醉的话,那待会就回不去了,所以我当时喝的时候就偷偷的给自己倒的白酒,他喝的有些醉了,也没有注意到,或者说他也根本不在乎,只要他自己喝的是酒就足够了。

他一杯一杯地喝着杯里的酒,喝完之后又马上倒上,接连不停,菜也不吃一口,我劝他吃点菜,他只是应着,依旧自顾自的喝着,起初还跟我碰杯,后来也不碰了,就自己喝自己的。

没一会儿两瓶白酒就被他给喝了出来,他说话的时候也有些不连贯了,手指在空中画着圈,嘴里也不知道在嘟囔着啥。

看到他这样,我心里挺难受的,没想到我们才这么个年纪,就能被爱情这种东西伤的这么重,不过或许正是因为我们是这么个年纪,所以才会被伤的这么重。

后来他说完话之后一下子举起手中的酒杯,往嘴里一倒,见没倒出东西来,就转过身去大声的喊道:“服务员,拿酒!”

不过他说完这话之后,回过头来之后就一头趴到了桌子上,谁死了过去。

等服务员走过来之后,我就跟他说酒不用了,然后跟他结了账。

因为我身上的钱不够,所以我就把我小叔身上的钱包掏出来,结了账,反正是他说的要请我吃饭的。

结了账之后我就背着他出了饭店,到了路边我就拦了辆出租车,把他送回了家。

回到家的时候我爷爷奶奶见他喝的这么醉,就问我小叔为何喝了这么多酒,我就笑着冲他们说:“这不是过年嘛,他们哥几个见了,所以高兴,就多喝了几杯,爷爷奶奶,你们放心,他没事儿,睡一觉就好了。”

等我从我小叔家出来之后我心情挺沉重的,不仅是替我小叔担心,还为我自己和萧璐担心,年轻的时候我们总是以为自己能够坚强到不惧怕一切,但是等真正面对的苦难的时候,才发现自己在现实面前是那么的渺小与脆弱,脆弱到不堪一击。

门第之见就好像一条永远越不过去的门槛,就那么残酷的横担在我们面前,无论你多么努力,无论你现在优秀与否,你都已经输在了起跑线上了。

只是我有些伤心,伤心自己努力了那么久的东西,却总有人轻而易举的就得到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