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3章 追悔莫及/青春的死胡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已经不记得当时周遭的人的表情了,只是感觉耳旁全是人生的嘈杂声,有些空洞,听起来如同回声一般,让我情不自禁的感觉自己是在做一场梦,但是肚子上传来的疼痛却始终在提醒我,这并不是一场梦。

“默默!默默!”

我小叔的声音一下子近了,仿佛就在耳旁,他的脸也一下子出现在我面前,痛哭流涕着,沾满了双手的血也不停地颤抖着,悬在我肚子上刀的上方,不知所措。

在那一刻,我看到我永远都充满信心,毫无所惧的小叔眼里充满了无助与惊恐,好像一个无家可归的孩子。

我努力的想开口跟他说“我没事”,但是我张开口之后,却发现自己根本说不出话来,他的脸在我面前如纸一般褶皱在一起,眼泪和鼻涕布满了面庞,他双手用力的捶打着自己的头,无声的恸哭着,以一种我从来没见过的痛苦的表情。

这时候我上方人影晃动,在我眼里,他们的动作都很慢,很慢很慢,慢到好像时光一下子偷了个了懒一般。

东哥和苏平冲了过来,两个人一把就把我小叔给架了起来,把他往车上拖,同时嘴里还冲他嘶喊着:“走啊!快走!”

而我小叔用力的挣扎着,声嘶力竭的喊着:“默默!默默!……”

我轻轻地闭了闭眼,看着天上慢慢飘着的云彩,突然感觉很好看,是一种我从来没有见过的色彩,让我不由得努力地睁着眼睛想多看一会儿。

但是周遭的喧嚣声太吵了,让我感觉有些累了,我坚持不住了,慢慢的合上了眼睛。

闭上了眼之后,我做了一个很美很美的梦,梦里我回到了小时候,跟我小叔尽情玩耍着,我妈也还在,一切都没变,一切还是以前的样子,我忍不住笑了起来,可能笑的太用力了吧,笑的肚子都疼了,钻心般的刺痛,然后我一下子就醒了。

睁开眼之后,就问道一股刺鼻的酒精和消毒水的味道,而我的嘴巴上也不知道时候多了个罩子,让我呼吸起来有些难受,但是没有力气伸手去摘下了,只好任由它罩在我的嘴上。

我努力的努力地睁了睁眼睛,发现有太阳的余晖照射了进来,想来应该是下午了,我望着洁白的天花板,把眼睛又轻轻地闭上了,我知道,我现在肯定是在医院里,而我也没有死。

本来一个人在劫后余生之后都会感到欣喜与兴奋地,但是此时的我却丝毫都感受不到这一点,因为在我醒过来的那一刻,我把一切想了起来,想到了我小叔声嘶力竭的样子,也想到了我小叔扬起刀子的那一刻,蚊子脖子中喷涌而出的鲜血,已经我小叔被他们拽走的场景。

想到这里,我的情绪一下子又激动了起来,不知道我小叔现在怎么样了。

过了没一会儿,旁边的门就开了,接着有个人影走了过来,然后坐到了我身边,然后我就感觉有只柔软的手抓住了我的手,紧接着耳旁就传来了轻轻地啜泣声。

我扭头看了一眼,就看到了徐妍有些苍白的脸庞,低着头,轻轻的啜泣着,我的手轻轻地握了握她的手,她一下子抬起头来,看到我的眼睛那一刻,她的脸上瞬间显出一副惊喜的神情,冲我开口道:“默默,你醒了。”

说着她赶紧抹了一把脸上的泪水,冲我开口道:“怎么样,疼不疼。”

说完这话之后,她又自言自语的开口道:“你看我这话问的,怎么可能会不疼呢?”

我见徐妍一副手足无措的样子,心里一暖,冲她笑了笑,轻轻地开口道:“我没事。’

她一下子坐到我身边,看着我的脸,紧紧的抓着我的手,不知道为什么,就突然哭了,眼里的泪水一下子涌了出来。

我紧紧的握了握她的手,示意她自己没事。

但是徐妍好像是控制不住自己的情感了,眼泪不停的流,止都止不住。

我当时看着她那个样子,心里有些难受,不知道该如何安慰她,突然心里产生了难以自制的自责感,感觉自己实在是太不让他们省心了,我差点死掉,而他们也差点担心死吧。

我这时候就赶紧岔开了话题,问她道:“我爸呢?”

她这才赶紧擦了擦眼泪,冲我开口道:“你爸刚走,陪了你一晚上,也累了,我就让他先回去睡觉了。”

“一晚上?”我有些吃惊的问了一声,我记得自己受伤的时候是中午啊,难道现在已经是第二天了?

徐妍冲我点了点头,说:“你已经昏迷了一天一夜了,把我和你爸担心死了。”

我点了点头,顿了顿才开口道:“我小叔呢?”

听到这话之后,她的头一下子低了下来,冲我开口道:“你小叔现在也不知道去哪了,你爷爷奶奶也四处找他呢,都急坏了。”

我听完之后皱了皱眉头,没有说话,过了半晌才忽然想起来问她道:“你知不知道两外受伤的那个人怎么样了?”

说到这里,徐妍的面色一下子变得十分的难看,顿了顿,才冲我开口说:“那个孩子受伤了,昨天来了之后就抢救,现在也不知道怎么样了,我们哪还有心思去打听啊。”

我没有说话,知道徐妍有些事情是故意瞒着我呢,我轻轻闭上了眼睛,没有再说话。

接下来的几天,我就过起了我小叔年前所过的那种日子,躺在病床上,每天都重复着单调无聊的生活,换药、打针、进食,然后望着窗外,度过这一天。

这期间自然也来了很多人,先是我们学校的人,我们学校的校长、教务主任以及我们的班主任等等,接着就是小胖他们,卓小雨,还有萧璐,当时萧璐看到我的时候还哭了呢,就站那,不说话,也不近前,就是哭,一个劲儿的哭,非常伤心的哭,看的我的心里都难受的不行,想上前去安慰她但是却无能为力,接着就是深深的自责感笼罩着我自己,都怪我,让我自己在乎的人跟着这么的痛苦。

小胖他们来的时候,我还问他有没有我小叔的消息,他摇了摇头,说没有,还说苏平、赵明飞还有吴迪吴琼他们几个都被警察带走了,现在还没有回来呢,不过听说这件事铭哥和金野那边正在处理,尽量把事情的影响压低到最小。

我当时用尽力气一把拽住了他的领子,冲他开口问道:“你告诉我,蚊子是不是死了?”

小胖的脸色变得十分的难看,把我的手拽了下来,冲我开口道:“默哥,你别多想了,好好养伤吧。”

虽说小胖没明说,但是我可以肯定蚊子绝对出事了,而我小叔,可能自此要过上四处逃亡的日子。

后来又过了几天,我的身子养的差不多了,平日里也可以坐起来了,警察就过来了,说虽然已经找了当天的一些人录过口供了,但是还是要让我录一下口供。

我就按照他们说的要求,把那天的事情问了一遍。

警察问完之后,才开口道:“当时确实是孙坚先拿刀刺得你是吧?然后许风就冲了上来,划伤了他的脖子。”

孙坚就是蚊子,我赶紧点了点头,然后又摇了摇头,说:“孙坚趁我不备主动的刺了我的腹部,而且他还往我肚子上推了一把,我小叔当时急了,拿着刀子只是想把他的手臂划开,但是没想到孙坚自己躲了一下子,刀就划他脖子上了,警察叔叔,我小叔不是故意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